人类历史上,有文字记载的最早使用口罩类物品,是中国;并且,在20世纪初期,有一位中国人发明并推广了中国第一款口罩,也正是他临危受命,力挽狂澜,遏制了人类历史上第三次鼠疫蔓延,拯救了中华大地上无数生灵,他就是伍连德博士,同时他也是中国第一个获得诺贝尔奖提名的人。

口罩简史

口罩的历史就是人类不断对抗疾病,医学不断发展进步的历史。

古代口罩

据说,世界上最先使用口罩的是中国。《礼疏》记载:“掩口,恐气触人”;《孟子·离娄》记载:“西子蒙不洁,则人皆掩鼻而过之”。古时候,宫廷里的人为了防止口气污染而开始用丝巾遮盖口鼻。

(原始的口罩,脑补大约是这样的)

古代波斯人的拜火教认为俗人的气息是不洁的,因此在进行宗教仪式时,要用布包住脸,波斯教古墓墓门上的浮雕中,祭师就戴着“口罩”。

马可·波罗在他的《马可·波罗游记》一书中,记述他生活在中国十七年的见闻。其中有一条:“在元朝宫殿里,献食的人,皆用绢布蒙口鼻,俾其气息,不触饮食之物。”这样蒙口鼻的绢布,也就是原始的口罩。

(古代宫廷的口罩大约是这样的)

近代口罩

与古代主要是防范口气污染不同的是,近现代口罩主要用于防范病毒、细菌和雾霾。欧洲学界对于细菌的研究认识,让口罩在19世纪加快了在民间的普及。1861年,法国生物学家巴斯德用鹅颈瓶所做的实验,证明了空气中有细菌存在。1895年,德国病理学专家莱德奇发现了空气传播病菌会使伤口感染,从而建议医护人员使用纱布罩具以防止细菌感染。20世纪初,口罩首次成为大众生活必备品,席卷全球的西班牙流感夺走了约5000万人的生命,普通人群被要求用口罩抵御病毒。20世纪中后期,口罩的大规模使用次数明显频繁,载入史册的历次大流感中口罩在预防和阻断病菌传播方面数度扮演重要角色。1897年,德国人美得奇介绍给大家一种用纱布包口鼻以防止细菌侵入的方法,又有人做了一种六层纱布的口罩,缝在衣领上,用时一翻过来罩住口鼻就可以,这种口罩一直要用手按住,极不方便,后来又有人想出了用带子系在耳上,这就成了今天人们经常使用的口罩。1910年,哈尔滨爆发鼠疫,时任北洋陆军医学院副监督伍连德医生发明了“伍式口罩”。2003年,口罩的使用和普及达到新高潮,一场“非典”几乎令口罩一度脱销,各大药店门前排着长长的队伍,人们争相抢购口罩。2009年,在继2004年的“禽流感”之后,“甲型H1N1流感”让口罩大军再一次出现在全世界各大新闻媒体的镜头前。2013年,PM2.5空气危害概念的出现,引发公众对空气污染问题的重视,使得口罩等防护用品在雾霾天气期间甚为畅销。2020年,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再次让口罩脱销,防护能力强的N95口罩成为热词。

(西班牙流感让口罩大众化)(1918 年,戴口罩的西雅图警察)(口罩发展简史)

SARS、雾霾与“口罩文化”

2003年“非典”后,口罩一夜间全部卖脱销,出门的人清一色戴着口罩; 2008 年北京奥运会期间,人们戴口罩防雾霾。至此,口罩除了防范病毒也成为人们生活中的必需品,更是发展出独特的“口罩文化”,人们通过各式各样的口罩表达自己的情感,出现带有各种活泼的卡通图案的五彩口罩,口罩上“Kiss me”、“我不怕”、“众志成城”的字样层出不穷,甚至在时装之都巴黎和米兰的T台上,都出现了好几个系列的口罩时装秀,口罩带来的肃杀之气被轻松搞怪的图案渐渐消解。口罩的艺术化让它本来的功能作用和后来的装饰、调侃、搞怪作用之间的界限开始变得模糊甚至相互融合。

伍式口罩与哈尔滨鼠疫

大疫当前,口罩已经是全国人民最重要的物资之一。口罩的作用毋庸多言,但是你知道是谁,设计了中国第一个口罩吗?

他在百年前临危受命,力挽狂澜,在国外专家的质疑与反对声中,让口罩走向了防疫的主战场,从而挽救了亿万国人的生命!

他,就是伍连德博士,一个不该被历史遗忘的人……

伍连德(1879-1960),晚清时期中国最早接触现代医学科学的知识分子,中国现代医学拓荒人,世界知名的公共卫生学家,中国卫生防疫事业先驱,中国微生物学、流行病学、医学教育奠基人,剑桥大学首位华人医学博士,创建中国首个现代医学实验室,为控制人类历史上发生的第三次大鼠疫(哈尔滨鼠疫)做出重大贡献,在科学史上第一次提出鼠疫的分类并为其命名为“肺鼠疫”,第一次有组织的采取“隔离”的方法来阻断传染途径,也是华人世界第一个诺贝尔奖候选人。

(伍连德博士)(伍连德与夫人黄淑琼)

鼠疫爆发

时光倒流,1910年11月(清宣统2年),时值清王朝的最后一个冬天,一场肺鼠疫从俄国西伯利亚地区及贝加尔湖地区沿中东铁路传入中国,并以哈尔滨为中心迅速蔓延,4个月内便波及5省6市,死亡达6万多人,一时尸骸遍野,并且疫情扩散迅速,一路南下,东三省与北京近在咫尺,病魔直逼京畿,举世震惊,鼠疫的恐慌开始在全国弥漫。

(哈尔滨鼠疫)

当时清政府尚无专设的防疫机构,沙俄、日本均以保护侨民为由趁火打劫,派兵威胁清政府,如果不能有效控制疫情,将不准中国人进入参与防疫,从而轻松控制东北三省。东三省总督锡良向朝廷呈递的奏折里,称东北疫情“如水泄地,似火燎原”。1910年12月,面对神秘的瘟疫,31岁的伍连德欣然接受了清政府的邀请,出任全权总医官。

当时,医学界普遍认为是鼠疫是由鼠传染给人的,而人与人之间不会传染,控制鼠疫的方法就是灭鼠。伍连德现场调查了哈尔滨疫情最重的傅家甸,很快有了疑问:哈尔滨的冬天动辄零下数十度,老鼠怎么会大规模活动?而且当地门窗紧闭,空气不流通,室内一人染病很快即感染全家。顶着清政府禁止尸体解剖的禁令,伍连德就地解剖尸体,通过检验,在尸体的肺部中发现了大量的鼠疫杆菌。经过深思熟虑,他提出了一个在当时全新的观点:鼠疫杆菌可以通过人与人之间近距离呼吸传播(飞沫传播)的。

(伍连德参与的中国有记载的第一次人体解剖)

当时,日本派出了鼠疫杆菌发现者北里柴三郎的学生来东北疫区调查,他坚持着老师“鼠疫源于鼠”的思想,坚定地认为灭鼠才是唯一可行的防疫方法。同在东北的北洋医学堂首席教授,法国人梅斯尼也持同一观点,为此还要抢夺伍连德在东北的防疫控制权。结果,梅斯尼本人因为不信鼠疫会经呼吸传染,忽视了个人防护,在治疗病人的过程中被感染,到达疫区工作10天后即殉职。而那位北里柴三郎的高徒在解剖了疫区几百只老鼠后也未发现鼠疫杆菌。这些都佐证了伍连德的观点是正确的。虽然确定了鼠疫是如何传播的,但防控工作面临着缺少医生、药品、经费的困境。日俄的掣肘加上清政府的腐败和软弱,伍连德连找一块可以隔离病例的场所都不易。而当时在以土葬为主的中国,因冬季泥土坚硬,下葬速度极慢,数千具疫尸曝于荒野,已形成新的传染源。而且年关将近,大批闯关东的人将回关内,随着人群流动,鼠疫将波及华北乃至全国。对伍连德来说,形势已万分危急!

(1911年伍连德在哈尔滨第一个鼠疫实验室里)

110年前的“封城”与“口罩”

为此,伍连德一气呵成的提出了一系列措施:

首先,隔离患者,各城市戒严。以哈尔滨的傅家甸为例,将当地划分为四个区域,隔离监控。训练大量医务人员取代警察进行疫情监测。调动了军队及警察封锁隔离区,严禁居民跨区走动。按照收治病人的病情,将诊病院分为疫症院、轻病院、疑似病院和防疫施医处几种类型,既为不同病情的病人提供了治疗,又避免他们之间交叉感染。由于缺少隔离场所,伍连德就向当时俄国控制的中东铁路公司借了120节火车车厢暂作临时隔离营,收容鼠疫患者家属和接触者,以及出现咳嗽等症状的疑似者。由医生每日诊察,如果连续7天体温正常,即解除隔离。

同时,为全面控制交通,通过和日、俄当局交涉,关闭了南满铁路和日清铁路,要求清政府派出陆军驻扎山海关,完全断绝关内外交通,甚至要求连贡品也必须检查。

对于几千具疫尸,唯一的处理办法就是集中火葬。这对当时坚持入土为安的中国人来说将是一个巨大的伦理挑战。通过反复劝解和协调,赢得中央、地方政府以及当地官员和乡绅的支持后,1月31日,伍连德现场点查尸数,亲视焚烧,将2200多具疫尸集中火化。当时,俄国防疫部门也在旁观看了整个过程,后来他们也效仿中方的做法,把辖区内的疫尸全部火葬。2月间,俄方共焚化了1416具尸体,其中1002具尸体是从坟墓中掘出来的。

(1911年春节,傅家甸坟场焚尸,大火烧了三天)

其次,为了防止飞沫传染,伍连德设计了一种极其简单的双层纱布囊口罩,即用两层纱布,内置一块吸水药棉,戴上它就可以有效隔离病菌。这种口罩简单易戴,价格低廉,他调动了大量人力物力,确保口罩源源不断地供应给市民。这种口罩,后世被称作“伍氏口罩”。同时,大量发放传单,鼓励百姓燃放鞭炮,不仅在心理上让百姓们有了消灾辟邪的安全感,更重要的是利用鞭炮散发出的硫磺,起到对空气消毒的效果。

(伍连德设计的伍式口罩)

杀伐决断,多管齐下后,疫区死亡人数急速下降,感染者也越来越少。1911年3月1日,是伍连德到达哈尔滨的第67天。深夜,所有防疫人员聚集在总部内,仰头观看时钟。随着零点钟声的敲响,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当天,哈尔滨无一例死亡,无一例感染。之后数日,均无感染及死亡。解除隔离后,百姓纷纷走上街头,喜极而泣,劫后余生,恍若隔世。到4月底,东北三省各地的鼠疫被全部消灭。

(1911年3月18日《伦敦新闻》对伍连德在哈尔滨鼠疫防治进行报道)

历史不应忘却

110年前的这场横扫东北大地的瘟疫共吞噬6万余条生命,伍连德用“封城”打赢肆虐满洲的超级肺鼠疫疫情,这也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依靠科学手段,在人口密集的大城市成功控制传染病的行动,此后一直作为传染病成功控制的样板范例,它不仅成为了我国公共卫生和流行病学研究的起点,更奠定了中国现代卫生防疫体系的基础。近百年后,人们面对非典疫情几乎也是遵循着这场鼠疫的防控手段并沿用至今。

成功控制了哈尔滨鼠疫后,伍连德提出了一项改变了鼠疫研究史的学说:肺鼠疫。从这项理论开始,鼠疫在后世的研究中逐渐分成了腺鼠疫,肺鼠疫,败血症鼠疫等类型。为此,伍连德获得1935年诺贝尔生理和医学奖提名,这也是该奖设立50年来,第一名也是唯一一名获提名的中国人。

晚清政府为表彰其功绩,1911年5月,摄政王载沣代表宣统皇帝,在紫禁城接见伍连德博士,赏蓝顶戴军衔,授二等双龙肩章、医科进士。中国历史上,医务人员获此殊荣史无前例。

(哈尔滨鼠疫防治资料及纪念币)(位于哈尔滨医科大学的伍连德博士纪念碑)

N95口罩及其它

口罩根据材质及标准分为:

1、普通纱布口罩、棉布口罩。民用,属于纺织类,对防尘防菌没有多大效果。2、医用无纺布口罩,可以有效防止喷射病菌感染,但防尘效果不大。3、日用防护型口罩,主要用于防雾霾。4、防尘口罩、防油烟口罩(学名:自吸过滤式防颗粒物呼吸器)一般为职业防护用。用于防雾霾效果更好。

5、活性炭口罩。这类口罩是指在口罩夹层内加入活性炭,活性炭吸附能力很强,能够有效的防菌防尘,但是这种口罩会使呼吸变得困难,长时间使用会容易缺氧。

口罩生产标准:

1、N系列——N系列是美国标准,N95是按美国标准NOISH生产,厂家是3M和霍尼韦尔;医用N95口罩需要防高压液体喷溅,所以比普通N95更高的标准;以3M为例,型号1860和9132是最常用的医用防护口罩。此外,还有儿童款的1860s。普通人或者不接触高压液体喷溅的医务人员,可以选择符合NOISH标准的普通N95口罩。(如看见品牌或名字叫N95的一定是假的)N95系列型号(3M为例):1860 / 1870+ 这个型号是用于医疗作业,防湿尘等;8210 / 8511 这个型号是用于建筑工程,防灰尘等;9210+ 这个型号是用于工业工程,防砂尘及腐料等;PS:大家购买很可能买到建筑用N95防尘口罩,完全不防病毒,大家一定要仔细看,包括有名的3M品牌,虽然都是N95,但纯粹是建筑用防尘口罩,只防悬浮颗粒/微尘/花粉等,完全不防病毒,很贵但对于新型肺炎毫无作用,一定看清楚才好。N95是口罩级别,购买时一定谨记1860 / 1870+ 这个型号,或者有anti virus、surgical、flu-fighter字样的。2、KN系列——KN是中国标准,KN95是中国标准GB2626-2006,中国标准GB2626-2006是指普通KN95口罩标准。医用KN95口罩标准是GB19083-2010。(同样,普通人和不接触高压液体喷溅的医务人员,可以使用普通KN95口罩)。医用外科口罩,常见的标准是YY0469-2010,或YY0469-2011,它印在每只口罩的独立外包装上。3、FFP系列——FFP是欧洲标准,FFP2是欧洲标准EN149;FFP2标准口罩的欧洲生产商有德国的UVEX等;FFP3则是更高层次(99)的防护口罩。4、数字型号——数字越大防护等级也越高,90系列没有95的防护等级高,但是也能抵抗90%以上 ,比一般口罩好太多。用一个公式来表示,更容易明白些:FFP3(99%) > FFP2(95%) = N95(95%) = KN95(95%) > KN90(90%)

*本文内容为作者个人看法,不代表任何组织立场。

*文中图片均来自网络,如有冒犯请联系删除。

END

公众号:历史研究所

仰望人类文明的星空 探寻历史背后的足迹

(聊城荣恒医疗器械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