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卫生组织起初反对普通人带口罩,而美国卫生及公共服务部在今年2月29日,曾在社交媒体要求民众停止抢购口罩,因为这样做无法避免市民大众感染,并引发医护人员无法得到充足口罩的风险。

但与此同时,越来越多西方国家开始认同口罩可能存在成效,捷克丶奥地利丶意大利等地区陆续呼吁民众外出或在人多地方时配戴口罩。美国近期也重新审视其建议,美国疾控中心建议民众在公众场合用衣物遮掩脸部。但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有关决定时强调,自己不会戴口罩,认为这只是当局的建议。

多份欧美媒体起初也对口罩存疑,但在3月到4月,开始逐渐为口罩“平反”。其中,很多媒体均引用了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接受访问时的一番说话:“在我的角度来看,欧美最大的错误是人民不戴口罩,病毒是透过飞沫及密切接触传播,飞沫是关键,你说话时要戴口罩,因为说话时总会喷出飞沫。而很多感染者都是没有病症,如果他们戴口罩,就可以阻止带有病毒的飞沫逃出去传染他人。”

权威期刊《柳叶刀》在3月20日和3月21日分别刊登香港医学专家的文章,敦促各国政府重新检视是否要否定口罩的作用。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社会医学讲座教授林大庆丶香港医学会传染病顾问委员会主席梁子超丶英国伯明翰大学流行病学教授郑家强在文章中指出,没有证据证明口罩有效,亦不等同有证据证明口罩无效,在面对新流行病时选择有限,很多人体内存在新冠病毒但没有病症,戴口罩可以减少患者喷出带有病毒的口水。

香港大学传染病专家高本恩(Benjamin Cowling)等人承认,有关口罩能否在社区具备对抗呼吸道疾病的证据不足,不当使用口罩亦会减低了防护作用,甚至增加感染风险,但事实上医护人员及医院患者广泛使用口罩,其中一个重点是避免口液接触,目前证据显示新冠病毒可以在出现病症前传染,如果每个人都戴口罩是可能可以减少社区传播,而一些地方出现歧视戴口罩者的情况,全民戴口罩反而不会令患者不敢戴口罩。

高本恩的团队在2013至2016年于香港一间私家医院,寻找了246名有呼吸道感染症状的患者,分别安排他们随机戴与不戴口罩,并再检测他们呼出的空气,结果发现戴口罩明显可以减少喷出的病毒,这份研究在今年4月3日刊登在《自然》期刊,并指这份针对流感和呼吸道病毒的研究显示了口罩的功用,亦可以套用在人类冠状病毒上。

美国耶鲁大学7名来自不同学系的学者在4月初发表一项针对42个国家与地区的宏观研究,显示香港丶台湾丶日本丶韩国具备“有病便戴口罩的习惯”的地区,平均日增个案比率是10%,但其他地区日增个案比率为18%,单凭表面数字不能够直接推论口罩的成效,所以他们加入了政府何时采取限制公共活动、关闭学校及办公室等措施,来作为对照因素,发现有无戴口罩习惯仍然有显着差别,而在死亡率上差异更大,有戴口罩习惯的地方死亡率增长为11%,但没有此习惯的地方死亡增长率有21%。

研究人员强调,研究不能够包括所有潜在因素,但他们认为,如果从这个模型显示,戴口罩可以降低10%的感染率,已经可以预防数以万计的死亡个案,换取数以兆计美元的经济价值。

英国《全球卫生安全》编辑保罗·努宜(Paul Nuki)在英国《电讯报》撰文指出,西方卫生部门过往从个人角度出发,去决定口罩是否有效,因为如果一个普通人带错口罩,或是经常用手触碰口罩,会增加感染风险,但事实上这个问题应该是以社会去看,以非个人层面。

香港传染病学医生曾祈殷接受BBC中文访问时直言,世卫在疫情时期否定戴口罩是“犯了严重错误”。

“在香港医学界眼中,世卫在今次疫情所扮演的角色和影响近乎零,它说没有事,即是更有事,从命名问题丶是否宣布大流行,它根本是形同虚设,各个国家是各自去打仗,没有一个人去统领,叫世界各地的人去装备,结果一些国家现在就医护装备不足,”他说。

他指出,世卫以及西方国家称没有证据证明口罩对付流行病是不合理,因为在流行病爆发时做出一个“完美研究”十分困难,例如在SARS爆发时期,难以在医护人员和研究人员忙碌的时候采集及时有效数据。

香港中文大学呼吸道疾病专家许树昌接受美国媒体《时代》访问时亦指出,很难有肯定的科学证据去说明口罩功效,在医学研究上也存在道德问题,不能够强迫一些人不戴口罩去接触病毒。

全民戴口罩的风险

(聊城荣恒医疗器械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