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亮是他老爹送来的,自己儿子第一年就考上了执业医,而且在科室里主任也器重他,这不现在就被派到市医院进修了,他高兴的嘴都合不上了。

“儿子,没想到啊,一年的天气你就成熟许多,我都担心你在医院混不下去呢。哈哈,以后我儿子就是李医生了,这次需不需要给你进修科室的主任和管事的医生送点烟啊酒啊的,让他们多照顾照顾你。”

“不用了,我进修就是我以前的同事给联系的,有他在,我进修的事情你就不用担心什么了。”

“张凡?就是你们科室以前的那个小年轻吗?他多大了?”

“和我一年毕业的。”

“本事这么大?”他爹有点不信,在县医院牛,那是县医院小,能在市医院牛,哪都是了不得的人物,他一个小年轻还能,能上天吗!

“差不多吧,市医院专门给他量身设置的编制,而且张凡就是一个外乡人,当初孤身一人来的边疆,无亲无故的能有今天的地位,你说牛不牛。”

“听着也很厉害。靠的住吗?”

“人很好,对我也不错。”

“那你和人家多联系着一点,别小气,这种有本事的人,心气都高,刚开始可能对你有些瞧不上,可只要勤联系一些,时间长了就是能交心的朋友了。而且这种搞技术的没什么心眼子,就是刚开始有点不好打交道。多少都会有一点傲气的。”他老爹一辈子的小官僚,可接人待物已经炉火纯青了,把自己的心得体会,一点点的传输给自己的孩子,这话要换其他人,他绝对不会说的,这都是自己多少年的亲身体会。

“也没有,张凡很好打交道,人也热情。各方面都很老道。”李亮知道张凡的性格,也没给他老爹多说。

他老爹开着一辆捷达,拉着李亮直接送到了市医院门口,李亮家在市区有一套房子,也不怕没地方住。

张凡早早的等在医院门口,李亮个性稍显腼腆,可他有一个优点,执行力特别强,以前在科室里只要张凡交代的事情,他绝对第一时间就去完成而且劲量做到最好,虽然不善言辞,但却是一个能干事干活的人,张凡走后,老陈也喜欢李亮,进修就把李亮推荐来了,杨成明眼巴巴的没办法。

“张哥,我来了,这是我爸爸。”

“哦,叔叔好。”

“张医生你好你好,真是大医院的医生啊,气质都有股子专家的味道。”李亮爸爸笑呵呵的说道。

“呵呵,叔叔客气了,那就先吃饭吧,宿舍也联系好了,等会带你去过。”老陈打过电话后,第二天张凡就去了老高的办公室,李亮进修也就几句的事情。老高还好奇的问了一下,王德华的情况。

王德华当了三年主任,没休过一次年假,这次却请了一个长假,他们争夺、比赛了一辈子,老高不好奇都不可能,可到他这个级别,在医院、在科室都不好意思去八卦,在张凡面前倒也没什么顾忌,他已经把张凡放到了和他一个级别的位置上。

“不知道啊,那天下了手术就说累了!然后就听陈琦主任说,王主任暂时休息了。”张凡让老高问的一头雾水。

“你啊!专心是好的,继续努力吧。”本来老高打算说说,可又一想,张凡也没错啊,没必要注意什么啊,技术好,天赋高,又不是张凡的错,难道去藏拙吗!

李亮就交给了李宏图带,张凡转科后,老李手底下又分了两个主治,老李人不错,敢放手,把李亮交给他,张凡也放心,半年的时间,得让李亮学点东西。要是遇上个不放手的老师,半年时间,天天光写病历,换药了,这进修就没啥意思了。

李亮老爹本来想让儿子住在市里的房子,可李亮一听张凡把宿舍都准备好了,就不去市里的房子了,住在医院毕竟方便一点。用张凡的话说,想学东西,哪这半年就准备着脱层皮吧,吃住都在科室吧。

李亮老爹一听张了张嘴,话没说出口可心里不是个滋味,:半年要不出科室,不得累死吗!早知道这么累,就不让亮子学医了。

兴致勃勃的李亮老爹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强忍着心酸和张凡李亮吃了一顿饭就回家了。回去的路上自言自语的说:“到底是来进修的还是来坐牢的,有家不能回,有房子不能住,这叫什么事啊。”

这真是见过贼花钱没见过贼挨打。李亮老爹只看到了医生的光鲜亮丽,却没看到医生的劳苦。

李亮和张凡吃完饭送走了李亮爸爸后,两人在街上边走边聊天。

“你准备就搞骨科吗。或者还想搞其他的专业。在县医院科室不齐全,你也没深刻的体会,先在骨科干上一段时间,再考虑考虑。”

“好的张哥,我其实也挺喜欢骨科,普外什么的说实话,真不喜欢,一个深部打结我就弄不来。”

“也是,有钱难买我愿意,只要喜欢就行。骨一科的医生都很好,你也不用担心什么,有事情就给我说,毕竟我比你熟悉一点。”

“行呢,来的时候我师傅就交代过,有什么事情先要给你说。”

张凡送李亮去了宿舍,内科楼后面的实习生宿舍,实习期还没到,也没啥人,就专门给李亮找了个没人的房子。

本来打算去泡急诊科的,可骨二科的医生不配合,有急诊手术,只要不是张凡当班,他们扭扭捏捏的就是不愿让张凡做,张凡没辙,总不能把病号拉骨一科去吧。为这事,王亚男还生气的不行,要为张凡打抱不平,张凡劝说她:“让给你做是情谊,不给你做是应该,没必要生气。慢慢来吧。”王亚男的想法虽然很幼稚,可张凡心里暖暖的。

张凡给骨二科众医生的压力太大,以前不爱干急诊的现在都抢着干,多练手总不会有错的。张凡这个榜样已经挂在半空了,大家要是还没动作,那这个科室就没希望了。

李晓随口一说,她的助理就记住了,和张凡约好时间,去了一趟车管所,把车过户给了张凡。张凡真不想要,一是人情难还,二是这车真费油。他开过霸道,虽然都是越野,可这家伙真的太费油。

周末张凡不值班,急诊也上不了,索性联系李亮和王亚男准备请他们两吃个饭。

每次去夸克县不是老陈就是李亮,吃喝都给张凡安排的好好的。李亮来市里了不请人家吃顿饭说不过去,而且王亚男跟着张凡好几个月了,琐碎的工作都被她承包了,也应该谢谢人家了。

以前车没过户,张凡也不好意思开着招摇,现在都过户了,也没必要藏着掖着的。开着车拉着他们两准备去吃个火锅,张凡对牛羊肉不是很喜好,可涮火锅的话还是可以的。

“哼!终于肯请客吃饭了,真稀奇啊。我现在也有驾照了,等会让我开一下。”一上车,和李亮打过招呼后,王亚男就开始显摆起她的驾照了。

上次下乡回来后,她就去学了一个驾照。虽然家里没车,可她老子的专车就是给她练手的,都蹭了好几次了。

小胖子李亮平时话就不多,现在多个飒爽英姿的万亚男话就更少了。就在王亚男纠缠不休的时候,张凡电话响了。

张凡给邵华妈妈做完治疗后,效果不错,给张凡治疗费,张凡死活没要。这是人情,得还。正好是周末,邵华拉着贾苏越准备请张凡吃饭。

“请他干嘛,又不是找别人看不好。没必要吧!”贾苏越不乐意见张凡,一个小医生还嘚瑟的不行,主要是张凡对她爱理不理的。

“走吧,你又没事可干,去了你就当哑巴,别和他说话不就行了。”邵华拉着贾苏越的手。

“你不会看上那个黑乎乎的家伙了吧!”贾苏越狐疑的盯着邵华,发现邵华面不改色。又说道:“我就说,那家伙高傲的不行。他不是你的菜。”高傲的人最是见不得别人有一点高傲!

“说定了,我给他打电话了。”

“打吧,真受不了你。”

张凡一看是邵华的电话,赶忙的把车停在路边,“喂!怎么了。”邵华除了第一次给她妈妈看病联系过张凡,再就没主动打过电话。张凡以为她家谁又生病了。

“张医生你好,也没什么事情,你今天有时间吗,我想请你吃饭,上次我妈妈的病多亏你了。这么长时间了,也没感谢你,真不好意思。”

张凡一听心花怒放,赶忙说道:“你真客气,你在哪我马上过来。”他连客气话都没敢说,怕对方当真。

然后又看了看车上的两个拖油瓶,现在甩掉他们,那太不仗义了,咬咬牙把电话打了过去:“那个,我这还有两个朋友,不知道方便不方便。”

“好啊,人多热闹一点,贾苏越也在呢。”

“好吧。”贾苏越!张凡一听就头疼。

挂了电话,张凡对王亚男和李亮说道:“今天有个朋友请吃饭,要不我们合在一起吧。”李亮没意见。王亚男有点不乐意,“什么啊,说好的你请客。”

“都说好了。别不高兴,下次让你选地方,让你吃个够,过几天碰到简单的手术,你主刀我给你当助手。”

“那好吧,勉强吧。”王亚男嘴角都翘起来了,得意的不行,还勉强。

这时候,李亮发声了:“哥,是不是女的啊。”

“恩!就是。”

“你女友?”王亚男来劲了。

“不是。”

“不是才怪,怪不得这么大方,你放心,看在你今天这么大方的面子上,我一定在你女友面前把你夸成花一样。以后必须让我多上手术。”

邵华在一家连锁的火锅店订的包厢,味道一般,但胜在环境、服务都不错。茶素市不大,十几分钟,张凡开车就到了。

邵华和贾苏越已经在楼上了。三人进了包厢,张凡还没介绍,邵华、贾苏越和王亚男已经抱在一起了,“亚男!多少年没见过了,还以为你去内地了。”

“没有,医学院毕业就回来了,你们两呢。都想死我了,高中毕业再也没见过了。”

张凡、李亮看着她们叙旧。她们是高中同学,那时候也没个QQ什么的,大学也不在一个城市,慢慢的就失去联系了。虽然她们两和王亚男的关系在高中也算一般,可长大成人后才懂得高中友谊的珍贵,现在老同学一见面,几个人都激动的不行。

张凡和李亮被无视了半天,等她们亲热够了,邵华才不好意思的说道:“真不好意思啊,遇上老同学了。真的要谢谢张凡了,要不然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亚男了。”然后又对李亮说道:“真是怠慢了。”

“哦,原来张凡说的就是你啊。”王亚男没等张凡和李亮说话,就惊讶的说道。而且还对张凡不停的挤眼睛。

张凡的脸刹那间就红了,黑红黑红的!贾苏越不明所以,就问道:“说什么了。你怎么和他在一起。”

王亚男看出了张凡的窘迫,笑了笑也再没继续说下去,而是对贾苏越说道:“他是我师傅,剥削了我好久,今天本来准备请我和李亮吃饭,结果邵华的电话就来了。他放下电话就赶来了。这位叫李亮,李医生,夸克县的外科医生。”

长面子,真的给张凡长面子。几句话说的张凡汗毛都笑开了口。

“他!你师傅?”贾苏越惊讶的问道,她是知道张凡的,和她们同一年毕业,而王亚男比她们晚一年毕业,一年的功夫就能当师傅了?这师傅也太不值钱了吧。

“你不知道了吧,张凡在医院很牛的。我们去夸克县医院驻点,他去的时候,那个排场,医院院长都惊动了。不信你问李亮,他们以前一个单位的,后来张凡考进了市医院,据说医院还为他量身定制的名额。”

张凡已经下定决心了,以后一定要让王亚男站立在骨一科中。太够义气了,比基友还基友,真正的铁子啊。

“是吗!”贾苏越不太相信。

邵华也挺惊讶,对面这个男生沉稳的不是一般,而且好像认识的人不少。她也就这点惊讶了,毕竟一个刚毕业的学生,本事也算不小了。

“边吃边聊,都饿了吧。你们男士点菜单吧,我们没啥忌口的,亚男你呢能吃辣吗。我记得你高中的时候你特别能吃,不知道现在还能吃不。”

“我也无所谓,怎样都行。”

张凡要推辞,可邵华一定要让张凡点菜,就是个火锅,让来让去的也不好看,张凡和李亮就开始点菜了。

她们仨个人,头凑到一块嘀嘀咕咕的。张凡点了两盘肉,几个个青菜,李亮的心早就不知道飞哪去了,胡乱的指了几下菜谱。

张凡对着邵华说道:“你们再看看还需要加点什么菜。”

邵华接过去一看,就说到:“在加几个肉吧,人多两盘不够,你们喝白酒吗?”

张凡赶忙摇头,王亚男插嘴道:“他开车呢。”

“哦,那好吧,李亮一个人喝白酒也没意思。要四瓶啤酒吧,今天一是感谢张凡为我母亲看病做治疗,二呢认识了新朋友李亮,再就是老同学聚会,我们稍微喝一点吧。这样可以吗?”说完邵华看了看李亮和其他几人。

李亮有点拘谨,不是他扭捏,而是他看上了王亚男。飒爽英姿的王亚男就是他喜欢的哪一种,前面张凡和王亚男关系不明,他患得患失,结果看到邵华后,一听王亚男所说的话,他忽然感觉他的春天要来了。

(聊城荣恒医疗器械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