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可能!”魏不惑瞪大了双眼,难以置信。

“竟然只用了一招!”魏老也无法抑制地感叹。

就连对谢庄有信心的陈潇潇也惊了,根本搞不明白谢庄是怎么做到的,更不用说其他的吃瓜群众了。

“这个新人竟然这么强吗?”

“一招败敌,这也太猛了吧!”

“我靠,他好帅,妈妈爱了!”

“男妈妈闭嘴!”

……

“怎么可能,你竟然真的能找到我?”被打的鼻青脸肿的王安难以置信地吼道,“你的速度怎么会这么快!”

“哈!”谢庄双脚完全落地,重新站直,笑道,“这就是杰出大学生吗?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

“混蛋!”这嘲讽顿时刺激得王安满脸通红,他疯狂地调动灵力,空气顿时响起了尖锐的嗡鸣,竟是在重伤之后,依旧凝聚了四道锋锐无双的风刃。

“我要杀了你!!”

“啧……”谢庄想了想,自己好像刚刚才从隋天那里拿到了一个雾鸦妖纹,似乎正好是能控制空气的妖纹。

那就在你最擅长的地方将你击溃吧!

呼啸的无形风刃朝着谢庄冲来,而谢庄却临时抱佛脚,引动了雾鸦妖纹的力量,右手前伸,所有空气尽在掌握。

“轰!”

近在咫尺的大风,不禁瞬间吹散了那四道风刃,更是将本就重伤的王安轰在了墙上,狂猛的风压几乎要把王安的皮肤都吹掉,而他的意识更是在撞到墙上的瞬间就陷入了昏迷。

收起了大风,谢庄撇了撇嘴,睥睨着弱小的对手,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一般!”

但逼还没装完,谢庄突然感到了一点灵性的恍惚,这恍惚一闪而逝,似乎是雾鸦的次级污染。

嗯,有点难受,不过,谢庄很快就稳定了自己的意识,丢下了在墙边躺尸的王安,走出了角斗场。

“这算是我赢了吧!”谢庄扫了眼去救治伤员的工作人员们,冲魏不惑挑了挑眉,“你的新助手不过如此啊!”

“哈,干得不错,谢庄!”陈潇潇也看到了魏不惑吃瘪的表情,她顿时毫不在乎地笑了起来,身高不够,但也尽力拍了拍谢庄的肩膀。

“现在还有什么话说?”谢庄也发话了,“我可能不太会实战呢,但你的小王也不太行呢!”

“啐,晦气,真是废物!”魏不惑低骂了一声,狠狠地瞪了谢庄一眼,接着说道,“好,在新助手的竞争上,这次是你略胜一筹,陈潇潇,等我晋级深渊,再找你切磋!”

话毕,也没再在这里受辱,转身就跟着担架上的王安离开了测试间。

倒是另一边的魏老没有走,甚至连本来看谢庄不爽的表情都有了些变化:“确实有两下子啊,谢庄,污染测试仪很少出错,而你的实力也像是能够驾驭住污染的样子,不得不说,你确实有可能在旧神面前保持清醒。我改变看法了!”

“嗯……”谢庄有些不解地往陈潇潇那里看了一眼,搞不清这老头的意思。

“魏老是控制局的研究院院士,他为人诚实正直,但最讨厌不稳定的因素,虽然有些护犊子,但他既然说改变了看法,那就改变了看法。”陈潇潇倒是解释了一句,给了魏老一个台阶。

“你这丫头!这是暗中嘲讽我没教好孙子啊!但魏不惑那个小子能杀诡异就算是充分利用价值了,他就是这样!”魏老也笑了笑,接着脸色一肃,冲着谢庄说道,“行了,我回去了,希望你真的没被旧神影响,那对于我们控制局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看着魏老走回他的办公室,谢庄到最后也没搞清楚这家伙是好是坏,不过现实总是这样,灰色地带最多。

“好了,你能打败王安,也就不用再进行实战之中的测试了,现在你剩下的就只有人性之轴和灵性之线这两个测试了。”陈潇潇也转身对着谢庄说道,“这两个分别测试你的人格心理,还有你的灵性强度。”

“我先参加哪个?”

“先做人性之轴的测试吧,那个比较简单!”

……

人性之轴的测试有点类似于一种心理学测试,谢庄被要求面对一个屏幕,观看上面展出的各种图像影片,同时,测试员会不断地快速给出各种各样的问题,而他需要重复问题后出现的单词。

“是否感到撕心裂肺?王冠”

“王冠”

“是否有水珠从天而降?王冠”

“王冠”

“是否在月明十分感觉自身超凡脱俗?偏转”

“偏转”

……

在单人房间之中,谢庄完成了这有些莫名其妙的人性测试,他估计到时候可能会有心理学家去分析他的微表情和语气,从而判断他的心理情况。

但谢庄对这一点还蛮自信的,他一向是正能量,心理健康的新时代好少年,从来待人友善,可谓是社会主义培养下的结晶,怎么可能通不过这么简单的测试呢?

唯一有些问题的是,在整个测试过程中,谢庄经常会感觉到恍惚,那像是新接触的雾鸦妖纹的次级污染,但却很轻微,让他没有太在意,或许过几天就会好了?

“我的测试结果怎么样?”谢庄跟着研究人员走出了房间,忍不住问道。

“专家们还在分析,要不您先进行灵性之线的测试,估计结束后您就能够知道结果了!”研究员的态度明显很尊敬,这得益于谢庄刚刚展示的实力。

“可以!”谢庄也从善如流,“你给我介绍一下这个灵性之线的测试吧!”

“好的!”研究员带着谢庄走到了一个古怪仪器的面前。

这是个看起来庞大臃肿,内部传来复杂噪音的大型金属方块,连接着淡绿色的胶皮椅和一个插满了电击,闪烁着深红光辉的半圆形头盔,所有的表面都布满了银色的纹路。

“这就是用于测试的飞升仪,运用了阵法技术和现代科技,我们将会模拟出一个向星界攀爬的天梯,然后营造不同层级的污染压力,从而判断灵性的等级,一般来说我们会根据您最后处在的高度来判定的,100米以下是基础级别的灵性,100米到500米是延展级,而500米到1000米则是连通级,1000米到5000米是创造级,之后以此类推。”

“阵法技术,那是什么?”谢庄听到这个有些玄幻的词,有些好奇。

“这是我们仿造妖纹撬动超自然力量的一种尝试,具体的情报您可以用贡献度去情报库进行兑换。”

“好吧!”谢庄没想到控制局也有类似模仿妖纹的思路,他之后一定要去看看这些知识,说不定触类旁通能让《离火生灵功》再上一层楼。

“您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谢庄坐上了胶皮椅,带上了头盔。

伴随着刺耳的电流声和渐大的嗡鸣声,谢庄的意识渐渐昏沉。

在某个瞬间,他感觉自己开始坠落,没有空气,没有声音,没有冲击,只有从下方传来的巨大力道,拉扯着他不停地坠落。

他的周围是无垠的星空,而下方则是无穷尽的海洋,在这中间,则是不同色相,七彩的光晕。

“这……”

有些惊异,又有些沉醉于这美丽而恢弘的景色。

那体验有点像是高高飞起的人类,看到了海边的日出晕染了云层的惊艳感。

“这或许能拿来做全息游戏?”这是谢庄冒出脑海的第一个想法,接着,他注意到了那根悬挂于天际,不知道通向何处的透明丝线,那根线微微地摇摆着,仿佛是天堂垂下的蛛丝。

谢庄本能地抓住了它,轻而易举,他能感觉到自己的灵性聚集成了手的模样,但向上的力却抵不过向下的重力。

谢庄还在滑落,他根本搞不清自己在什么位置,直到他一路顺着丝线滑到了接近海面的位置,这才惊险的停了下来。

就像没有蹦过极的人根本无法想象那种恐惧,当谢庄处于不断加速的高速坠落之时,他也没怎么反应过来之前所谓的隐藏的想法,而只是下意识地抓住了唯一的救命稻草,并牢牢地吊在了这个位置。

还没维持多久,下一瞬间,一切化作黑暗,他再次回到了现实,而耳边也响起了研究员惊喜的声音。

“3700米,创造级。”

“竟然是真的创造级?怪不得能血虐那个王安?”

“但我听说他不是只掌握了两个灵级的妖纹吗?”

“这又有什么关系,创造级就是吊啊!”

“有一说一,确实,那贝城估计要成为南边最安全的城市了!”

“但他不是观想了旧神吗?这样的人,没有问题……”

“嘘,这你也敢说,他听得见,而且,如果是创造级的人,说不定真的可行!”

……

我是创造级?我的灵性又增长了吗?

谢庄起身,心中也有些惊喜,他能够看到周围的人脸上的喜悦和敬佩,显然这一次,所有的研究员和服务人员,都发自内心地为他感到高兴。

和刚进入控制局时的那些人的态度完全不同!

“好小子!居然是创造使!”就连已经回到办公室的魏老都再次走了出来,满脸惊喜,“天生强大的灵性,如果是你的话,你真的可能抗住旧神的污染!”

“原来我猛是因为灵性强的原因吗?而只要不断强化《离火生灵功》我未来会越来越强,这就是光明的未来吗?”

一边兴奋地想着,谢庄看向了陈潇潇,发现她却仿佛理所当然一般,欣慰地朝他点了点头。

“咦,潇潇姐早就知道了吗?”

嗯?

就在谢庄准备去和陈潇潇庆祝一下的时候,恍惚再次袭来。

他的灵性突兀地感应到从下方传来的呼唤,那呼唤若有若无,不断地重复着含糊的音节组成的呢喃:

“adguma,mutaluawa,hulinan,sadaluda,iaia,pengwas,pengwaslida”

错乱无序的音节像是从红月里衍生而出的魔音,又像是森林中野兽的梦呓,带着某种让人震颤,迷醉和堕落的诱惑。

谢庄仿佛看到了无穷的猩红色的影子,像是癌变的细胞,蚕食着他的身体,浸染他的灵魂,控制他的一切。

“草……”谢庄勉力进入了冥想空间,不停地运转着他自创的《离火生灵功》,借着那对高维真理的模仿参悟,不断保持着意志的清醒,纯化着自身的灵性,但这种抵挡却相当的极限,他感觉自己像是暴风雨中的扁舟,飘摇着,绝望着。

而在谢庄身前的研究员更是惊呆了,他看着谢庄,接着便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般,浑身开始泛起红色的肉肿,那突兀的肿瘤形成的怪异形象冲击着研究员的视线。

这是!?

陈潇潇和魏老同时震惊。

“不好!”陈潇潇意识到了不妙,一个瞬移便将谢庄塞进了她那黑漆漆的异空间,但这一反应还是晚了,那不幸直视这一幕的研究员,疯狂地惨叫着,浑身同样发生了剧烈的异变,可怕的肉瘤疯狂的生长,破损的血和肉钻破了衣服,似乎要将他变成一个血肉组成的怪物。

“他这是被污染了!”魏老虽然惊骇,但反应不慢,瞬间就建起了一道镜墙隔绝了其他的人的视线。

“怎么可能?他可是扛过了旧神的污染的,怎么会出现这么严重的污染反应?”陈潇潇也有些恍惚,她焦急紧张地说道。

“是那扇门!”魏老想到了什么,惊骇欲绝地高叫着,“他的灵性被那扇门后的怪物污染!”

“你说的,难道是那扇封印之门吗?”陈潇潇也惊了。

“是!不行,我得过去看一眼!”魏老摇了摇头,不放心地说道,“如果封印破损,我们就完了,至于你的助手……”

“我会处理好的!”

“诶,可惜!”魏老嘟囔着,往镜中一钻,便消失在了测试室。

(聊城荣恒医疗器械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