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山西太原有这样一位已婚的男士,让自己的情人怀了两次孕,却拒绝离婚。而他的婚外情人上位失败之后就对男子的原配起了杀心,甚至假扮成护士为其注射氯化钾。更让人无法理解的是,在事情发生之后,这名男子的原配竟然原谅了小三。近日,二三里资讯获悉了这一案件的判决经过。

伪装成医生进医院给情人媳妇注射氯化钾

原审太原市杏花岭区人民法院审理后判定,苏某与被害人李某的丈夫袁某军系情人关系,因长期情感纠葛,苏某对被害人李某怀恨在心并伺机报复。2019年5月15日晚,苏某得知被害人李某患病住院。

同年5月19日,苏某经过查询得知静脉快推或过量注射氯化钾注射液可能造成心脏骤停,便决定通过为被害人李某注射氯化钾注射液进行报复。当日12时许,苏某到太原市××区踩点,后到太原市××区东门志华诊所购买2支10毫升氯化钾注射液和2支10毫升注射器,到山西省人民医院附近购买白大褂一件,到北大街金刚堰路口药店购买医用口罩一个。

当晚22时许,苏某携带事先准备的上的上述作案工具××院,在卫生间将氯化钾注射液抽入注射器后来到被害人李某病房,冒充医生在被害人李某的留置针内推入氯化钾注射液,因被害人李某疼痛难忍,苏某又向被害人李某的输液管小壶内推入氯化钾注射液,后离开医院并丢弃注射器和剩余氯化钾注射液。被害人李某感觉疼痛呼叫护士,护士发现异常后及时停止输液。经鉴定,被害人李某血液中、查获的氯化钾注射液空瓶中、输液器残留液体中均检出钾离子。

注射氯化钾注射液疼痛难忍被发现

苏某供述,她和李某的丈夫袁某军是姘居关系,李某不知道我们的关系。2018年11月的时候,她将一些骂李某的话打印在A4纸上,贴在李某家的楼道和车上,还给李某和袁某军手机上发送骂李某的短信,就是说李某在外面有人了,全是诋毁李某的一些话,就是想把李某名声搞臭,让袁某军恨李某,这样就能让袁某军多关心她一点,她对袁某军的爱慢慢变成了对李某的恨。

“2018年2月左右我怀孕一次,当时因为在吃避孕药期间有的,我没有要这个孩子,就和袁某军去医院打掉了,第二次是2019年3月左右怀孕的,这次我想把孩子生下来。我和袁某军说过不要在我面前提李某,2019年5月18日晚上,袁某军和我说要给李某打电话,我非常生气,但又不能和袁某军生气,所以更恨李某了。”苏某说。

5月19日上午9点左右,苏某用手机查到使用大剂量、高浓度的氯化钾快速注射会造成心脏骤停。中午12点多,苏某在租住的太原市××区东门的志华诊所购买了2支10毫升氯化钾注射液和2支一次性针管,去省人民医院旁边的商店买了白大褂准备伪装成医生,在住的小区附近药店买了口罩掩饰自己身份。5月19日下午,原本袁某军答应陪苏某去社区给孩子建档,但后来又说去不了,盛怒之下的苏某就决定给李某注射氯化钾注射液。

晚上22时,苏某来到山大二医院,穿上事先准备好的白大褂,戴上口罩来到住院1号楼10层的厕所里,将携带的两瓶氯化钾中的一瓶打开,先抽出3毫升挤到厕所里,剩下的7毫升抽进注射器装在白大褂右手口袋里,然后我进了普外科病区,在去李某病房路上有一个护士问苏某干啥,苏某说看个人,之后护士没有怀疑苏某就到了李某病房。

进去之后苏某看见李某正在用手上的留置针输液,苏某以医生的口气问她身体状况,然后告诉她需要补钾,“我要给她注射氯化钾,我从留置针那给她推进去0.1毫升左右的氯化钾注射液,李某疼的哭了,要求我不要继续给她注射,她问我能不能把药加在小壶里,我就将氯化钾从小壶加进去。加了不到2毫升。从医院出来,我把白大褂和口罩放在我住的房子里,使用完的氯化钾扔到路边垃圾桶里,剩余的氯化钾挤在1号住院楼到西南门之间的路边。还有一瓶没开封的氯化钾注射液和没使用的一次性针管扔到我住的楼房前面的垃圾堆里。”

值得庆幸的是,李某觉得氯化钾注射之后疼得有些受不了,又叫来了护士。该医院的护士在查看之后发现了异样,迅速对李某进行了救治,并拨打了报警电话。

据了解,苏某在被抓的时候已经怀孕三个月了,李某动了恻隐之心,为其出具了刑事谅解书,并放弃了16万元的赔偿。她说自己可以给苏某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法院认定为故意杀人罪

原审法院认为,苏某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苏某已经着手实行故意杀人行为,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未得逞,系犯罪未遂,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苏某归案后如实供述其罪行,可以从轻处罚。苏某取得被害人的谅解,酌情从轻处罚。判决:一、苏某犯故意杀人罪(未遂),判处有期徒刑六年;二、扣押在案的物品,由侦查机关依法处理。

山西省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后认为,上诉人苏某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上诉人苏某已经着手实施故意杀人行为,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未得逞,系犯罪未遂,依法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上诉人苏某归案后如实供述其罪行,可以从轻处罚,取得被害人的谅解,可酌情从轻处罚。原判认定上诉人苏某犯故意杀人罪(未遂)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延伸阅读:

医生与女患者发生关系聊天尺度很大 官方:党内警告

“这样对我一个肝移植女患者,还威胁、辱骂我,他有没有触犯医生的医德医风。”5月11日,护士节的前夕,江苏盐城的严女士终于收到盐城市卫健委的回复,涉事医生被党内警告处分,并被调离工作岗位,但严女士对这份官方处理仍不满意,她表示将会继续申诉。

>>>看病认识主治医生说给介绍肝病专家治病被骗宾馆发生关系

今年40岁的严女士是一名肝移植患者,2018年底在住院治疗过程中认识了盐城某医院肝病科一位44岁副主任医师。“我以前找他看病的,他是我的主治医生,但我的肝脏移植手术是他的前辈做的,他同学是江苏某医院负责肝源的医生。”

“2019年5月份的一天下午,他说给我介绍肝病专家,就把我叫到无锡一个宾馆,当时我住在无锡,我老公是在无锡。我当时说就在楼下谈,他说要给我介绍专家,让我先上楼吧,他跟我说,他们科室的几个医生都在,包括他们科室主任我都认识的,因为我经常住院一住院就十几,其他几个医生我都认识。”

“他说带我去见专家商讨病情,我本以为其他医生都在,可是并没有,是他把我骗上去的。”严女士回忆,“进入宾馆客房,刚开始这位医生没做什么,但后面就发生性关系,我也不清楚他为什么会对我这样子,我是不愿意的,他是违背我的意愿,而且我的体格反抗也是没有用的,我走10分钟路都困难。”

严女士说,他对她做了那些事情之后也害怕,“他怕我去讲,还带我去吃饭,哄着我去喝奶茶,说你别那个,马上给你介绍上海瑞金医院他的一位治疗肝病的老师。”

主治医生与女患者发生关系 官方:党内警告 调离岗位

刘女士称自己被主治医生逼迫发生性关系,她希望盐城市卫健委能给她提供盖章的书面答复

>>>不敢得罪医生在医生值班室和宾馆开房发生性关系

“后面一年最多也就和他发生过10次关系,因为我是肝硬化病人,身体虚弱,不能做这种事情。到2019年12月份,我已经发展到肝癌,病情严重,那时我是在住院期间,他给我发短信息,有时候是叫我去他医生值班室,还有就是在宾馆,他开的房,都发生了性关系。”

严女士解释当时没有报警的原委,“说实话,我是得癌症的人,也不敢得罪医生,我去医院看病都是点头哈腰,每个生病的人都这样,谁敢得罪医生。当时他说帮我介绍到哪里换肝,他是利用他的职务便利和人际关系,我是看病为了省钱,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性交易。其实也没有省钱,我还给他同学送了1万多块钱。”

>>>两次报警想摆脱手术后不愿再有瓜葛称对方纠缠不休

“2020年2月份,我做了移植手术后,那时候已经肝腹水,肚子里都是水,做完手术恢复得不是很好,住院住了20天。”严女士表示做完肝移植手术后,就明确拒绝和这位医生有瓜葛,但对方还一直纠缠她不放,2020年1月1日和16日,曾分别在无锡和盐城两次报警,“我移植手术完成后就不愿意和他再有关系,我说我早就跟你没得关系了。”

>>>想把事情解决掉转账支付3万封口费逼女方打借条

严女士说,对方曾主动联系她,付给她3万元封口费,“他说和我结束了,这3万元是他转账支付的。”

“2020年8月28日,他在宾馆让我给他打个条子,逼着我说要把这件事情解决掉。我是他的病人,我拿他也没有办法,那天晚上半夜三更,他把纸和笔拿到我面前是,他让我写借条,但我写的是分手费。”

严女士说:“当时我害怕得差一点跟我老公摊牌。他给我3万元,我也没敢跟家里人讲,但现在家人除了我父亲之外都知道了,如果我不说的话,我命可能就没有了,他不断辱骂我。”严女士称一个医生对患者做了不可描述的事情,不可理喻。

>>>被指登门逼着还钱女患者称对方纠缠不休欲要回3万

严女士说,事件升级是因为这位医生的变本加厉。“他给了3万,又想要回去,跑到我老家盐城来逼我,我说这3万元我在纪委是可以给你的,他到我家打110,说我欠他3万块钱,他还打我,我才手术后恢复几个月,他就这样子下手,意思是想让我死嘛。”

严女士承认,“我打电话给我的弟弟,我弟弟找人尅了他,被我扇了几个耳光,因为我身体弱也反抗不了,我是正当防卫。”

严女士说:“他后面还是不断纠缠,我跟他没有关系了,我就给他老婆截图发信息,我说我是肝硬化晚期的肝癌病人,怎么这样子对我?但他老婆根本就不管他,我没有办法。”

>>>愿意心平气和了结双方在派出所签署终止关系的协议

“刚开始也没有保留证据,后来我就录音了。”严女士提供的录音显示,涉事医生承认做错了,愿意心平气和地和严女士了结此事。

”他通过关系就跟我谈条件,说愿出20万来平息这个事,劝说我改了在派出所的口供,这个事我本来就不是要钱的,但他怕我去医院闹,最终还是给了我15万元,今年1月在派出所里签了一份终止关系的协议,上面说不允许我到纪委再去告,还让我删除了他怎么在宾馆里骂我打我的录音证据,说我如果违反协议就要退还这15万。”

>>>付钱代表事情了结?医院拿出终止关系协议称两性自愿

严女士告诉华商报记者,因为涉事医生的一些言行,促使她举报维权。“他后面在科室里又说我的坏话,说我敲诈勒索,说我勾引他,说他是受害者,说我一个重病患者侵犯他,还说要告我,我忍无可忍,最后决定还是向有关部门反映,我找了盐城市卫健委,还向盐城市纪委反映过。”

严女士说:“我那时候患有抑郁症,经常夜里睡不着觉,我认为医院知道这件事情就应该处分他,我找了医院,医院说给他警告处分,调离原工作岗位,但没有给我书面处理的意见,只是口头通知我的家人。”

“医院给我说他给了我15万元,就代表这个事情已经了了,本身连警告处分都不应该给的,医院还拿出了终止关系的协议,说我们是两性关系,属于自愿的,我说我是医院的病患,他是医生,他是不是违背了医生的职业道德?”

严女士并不相信医院的处理,“他现在还正常上班,说是调离岗位,但他还是在肝病科,医院护士给我说,院方怕我去闹,只是暂时让他回避一下。”

>>>家人支持女方维权称被辱骂威胁殴打“脑子里就是这个事”

严女士介绍,今年46岁的涉事医生是盐城人,“他没有离婚,他还有孩子,他是党员,是副主任医师。”

肝移植手术后,我一直服免疫的药,身体虚弱,不能动气,必须保持肝功能正常,如果一年不出意外的话,移植必须要渡过危险期,他辱骂、威胁、殴打,我的精神都很紧张,夜里都没法睡觉,整天脑子里就是这个事。”

“他三番五次地威胁、辱骂我一个肝移植病人,但凡有点人性的人,怎么会对一个重症病人下如此毒手?更何况他还是一个副主任医师,有没有触犯医师执照的相应规章制度?”

>>>被批做医生没道德“本身我也没有要钱,是他自愿给我的”

严女士表示,好在家人支持她维权,“我上个月找过他科室主任,说他暂时不在,以后不知道。”严女士提供的录音证实了她的说法。

“我的诉求就是希望院方给他一个处分通报,给我一个盖章的书面东西,因为别人会误以为我是想跟人家要钱,本身我也没有要钱,是他自愿给我的。”

严女士还要求涉事医生在医院内部给她赔礼道歉。“他在科室里说我敲诈勒索,得给我道歉,我到底有没有跟他要钱,还是他自愿给我的?我都有录音,他还要对我父母道歉,他曾经在电话里辱骂我的母亲,我也有录音。”

严女士表示:“我觉得他作为医生没有道德,胆大狂傲,我的诉求是他当着他们院长和科室人的面给我道歉,然后给他一个处分,这件事情就结束了。”

严女士认为她的要求不高,“我反映投诉了4个月了,现在维权很难,盐城市卫健委给我说5月11号会给我答复,我一直在等,如果不给我答复,我就到南京到北京去反映。”

“他当初主动谈辞职的,我才没有追究,可他并没有辞职,而且还很张狂,他让我找院长和主任,说他们拿他没办法。”在严女士看来,一定要追究这位医生的责任。“那张纸(行政处分)只是代表他免去了刑事上的罪责,院方知道这个事就应该给他一个处理。

>>>双方当事人录音曝光“你想要多少钱”“对不起,我不要钱”

5月13日,华商报记者多次联系涉事医生,询问是否还在肝病科工作,是否已受到相应处理,“你去问卫健委,我不需要回答你的任何问题。”随即挂断了记者的电话。

华商报记者随即联系医院负责人,求证是否医院已对涉事医生作出处理,这位负责人回应称“是上级相关部门相关单位进行管理的,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随后再未接听记者的电话,其手机也转入语音留言。

一段严女士和肝病科负责人4月21日的通话录音显示,对方向严女士保证,涉事医生已调离科室,“不信的话,上次不是让你看了排班表嘛。”这位负责人表示也同情严女士,“院长通知,他已经调离我的科室,我以我的人格担保,我说的是他现在已经调离,以后真的不知道。”

严女士提供的2020年12月21日与涉事医生的通话录音显示,涉事医生承认犯事,承认自己无理,称愿意心平气和地与严女士解决事情。“你想要什么,你说吧,要多少钱,我给你。”

面对严女士为什么要给钱的询问,涉事医生表示:“没有办法,要不然,你不让我安生啊。”严女士回怼:“你不是要告我敲诈勒索吗?对不起,我不要钱,你不管给我多少钱都没有用的,这件事情我会找你们领导处理的。”

>>>医院调查党政纪处理婚姻存续期内与他人多次发生不正当关系

5月11日,严女士的投诉终于得到盐城市卫健委答复。盐城市政府热线回复称,医院于2021年2月接到严女士的反映,经医院调查了解,严女士因疾病多次在该院住院治疗,并于2019年5月起与主治医生长期保持亲密关系,后因两人发生矛盾关系破裂,女方在向盐城警方报警,告其强奸,后经警方侦查,认定其行为不构成强奸,并在派出所双方沟通协商后签订协议,以男方一次性支付15万元分手费方式结束交往。涉事医生在婚姻存续期内与他人多次发生不正当关系,违反生活纪律,医院党委研究决定,给予其党内警告处分,同时给予调离原工作岗位的行政处分。

>>>女方回应卫健委答复是被逼发生关系不认同“保持亲密关系”

5月12日,严女士向华商报记者表示,她虽然等来了盐城市卫健委的官方答复,但她并不满意,她对“保持亲密关系”的表述并不认同。

“他是强迫、逼迫、胁迫我,这要写清楚,这些我都有录音为证,他跟女患者发生这种事情,我是一名肝硬化晚期加肝癌的肝移植患者,我的身体状况,学医的应该知道,他作为主治医生还强迫我跟他发生性关系。” 严女士希望市卫健委能提供书面答复。

(聊城荣恒医疗器械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