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孩子…”

“不要着急,你就陪在常海的身边,时机成熟了我们会见面的。”

“好了,今天我也累了,就这样吧。”

老太君那边挂断了电话,留骆冰颜一个人回想着曾经的事。

而常海一边想着怎么快速达到先天境界,一边研究着功法,竟然一夜没睡!

看天色都已经微微亮了,常海收起了天尊诀藏了起来,又开始考虑起陈院长受陷害的事。

“陈院长肯定是被陷害的,现在嫌疑最大的就是副院长和女护士长。”

但是副院长平时很谨慎,基本上是抓不到他的把柄,看来只能从女护士长哪里入手了。

常海开始考虑能有什么办法能让女护士长露出马脚。

突然常海想起女护士长曾经偷偷克扣过自己母亲的药品,或许可以从这个方向找机会!

只要有女护士长暗自克扣药品的证据,就可以威胁她就范。

既然有了计划,常海立刻就着手去办。

常海来到医院,对母亲陈翠芳说道:

“妈!我想帮陈院长。”

“陈院长怎么了?”

“陈院长遭人陷害,马上就要被撤职了!”

陈翠芳不敢相信常海的话,脸上震惊不已。

“咋回事啊?陈院长,这么好的人怎么会招人陷害呢?”

“这个你就别问了,要帮陈院长的话,得需要您配合。”

“好,好,你说怎么配合?”

常海附在陈翠芳的耳边,悄悄的说了自己的计划。

“这样行得通吗?这女护士长虽然说话毒了点儿,但应该不是这种人吧?”

“妈,是不是这种人,咱们试试她就知道了!为了陈院长的清白,我们必须得帮他。”

“那好!妈也不是迂腐的人,如果真的是他们陷害陈院长,那咱们一定要帮陈院长讨回公道!”

常海终于说服了自己的母亲,然后就去着手准备了。

中午的时候,一个护士急匆匆地跑到急救科说道:

“不好了!602号房的病人突发紧急性症状,快叫人去看看!”

急救科的人一听,立马抄起家伙朝602号房赶去。

而602号房正是常海的母亲陈翠芳的病房。

“阿姨,你感觉怎么样?”

“哎哟!我就是胸口难受!还有这儿右边,腰上也疼啊!哦,对了,还有这!”

陈翠芳捂着大腿,装作难受的说道:

“不知道咋回事儿,我这腿上使不上劲儿啊!医生啊,我这是怎么了啊?”

听到陈翠芳身上这么多地方不对劲儿,医生也懵了,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可能是手术后引发的一些症状,你先不要着急,我们给你检查一下!”

“不用检查了!”

这时候从门口走进来,一个人竟然是穿着白大褂的常海!

“你是什么人?凭什么你说不用检查了?病人现在情况未知,必须得先做检查,搞清楚病因在哪里!”

医生看到常海这个陌生人进来,很是疑惑,对常海质问道。

“我是陈院长的助理!之所以说不用检查了,是因为陈院长已经做完检查了!”

“这是陈院长让我拿来的药方,你们拿着这个去开药就行了!”

医生将信将疑地接过药方,发现上面竟然真的是陈院长的字迹。

虽然陈院长即将被撤职,但下面这些医生现在还是不知道的,有这一份药方足以说明问题。

毕竟陈院长向来德高望重,既然是陈院长开的药方,那肯定没问题。

“好吧!那我一会儿让人把药开过来。”

说罢,医生就带着他的人和仪器走了。

这些医生刚走,刚才还哭天喊地的陈翠芳立马就停了下来。

常海无奈的笑着对母亲说道:

“妈,你刚才也演夸张了吧?还好我来的及时,没有被识破。”

“唉,妈又不是演戏的,你就别为难妈了!就刚才这一会儿妈心里都紧张的要死哩!”

常海也知道,母亲说的都是事实。

“妈,我先不跟你说了,我得赶紧去药房!”

“好,你去吧!可一定要还陈院长一个清白啊!”

来到药房之前,常海戴上了医用的帽子和口罩,这样一来,如果不是和常海很熟的人,肯定认不出这个人是常海。

到药房的时候,常海发现女护士长已经先一步进入药房了。

“小翠啊,你是在配602号房的药吗?”

女护士长在药房里对一个配药师说道。

“对啊!”

“哎!这边就交给我吧!副院长那边在找你,你快过去一下吧!”

“副院长找我?好吧,那麻烦你了!”

说完,小翠急匆匆的离开了药房。

女护士长看了看药方,发现落款是陈院长的名字。

“哼,这个死老头都快被撤职了,还有心情开单子!”

“还有那个陈翠芳,都快出院了,居然还发病!简直是活该!”

“惹到我,算你们倒霉!不宰你们一把都对不起我跑一趟!”

女护士长一边翻找着药材,一边自言自语的说着,却不知道常海早已经偷偷溜了进来,并且打开了录音。

听到女护士长的话,常海其实很想上去教训她一顿,但是为了陈院长,常海还是强忍了下来。

“三七?换成藤树根吧!”

“当归?还不如直接给你来点薄荷叶!”

“何首乌?居然还要何首乌?我看给你加点陈皮算了!”

女护士长把配方里的药材换了个七七八八,真不怕吃死人!

一想到如果自己母亲真的吃了这一味药,恐怕没病都得吃出病来!

“嗯,差不多了,就这样吧!”

女护士长一转头却,正好看到了常海!

不过女护士长没认出来捂得严严实实的常海,反倒担心常海听到了刚才自己的话。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常海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刚刚啊。”

听到常海说自己刚刚进来,女护士长顿时松了口气,又趾高气扬地对常海吩咐道:

“你!把这副药送到602号房间去!”

常海一听,心中一乐。

正愁没借口拿到这个物证呢,没想到送上门来了!

“好!我这就去!”

常海接过药材,径直朝外走去。

而女护士长则是把刚才克扣出来的药材都收了起来,准备拿到其他药店去卖。

“这么多珍贵的药材,怎么也能卖个两三百吧?”

女护士长提着药材,高高兴兴的走出了药房。

而常海走出药房后并没有前往602号房,反而直接找到了陈院长,并把药包递给了陈院长查看。

(聊城荣恒医疗器械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