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回到程武乾对铁甲尸开枪,魏大勇冲出房间的前一刻。

秦皓解决血尸,进屋躲避铁甲尸的时候,意外闯进一个干净整洁的房间。

转头看到摆在房间里的瓶瓶罐罐,还有桌上的画着红色心形标志的箱子。

才反应过来,自己进入了医务室。

卫生员听到动静,拿着武器从里屋小心翼翼的走出来,以为是活尸。

看到是秦皓,他心中松了一口气,随后急忙问道:“外面情况怎么样?”

他听到程武乾的命令后,一直躲在房间里,也不清楚外面现在的局势。

但是听到轰隆隆房屋倒塌的声音,他心里感到非常不安。

“不容乐观,副队长缠住了铁甲尸,但是没办法对付它,其他人也没枪,只能躲在房间里。”秦皓快速说道。

卫生员闻言,一脸焦急,“要是那枚特殊子弹没用掉,铁甲尸算什么!”

秦皓一听,想起魏大勇说过的话,“再硬的脑袋,也有脆弱的地方。”

更重要的是后一句话,他记得魏大勇说过,铁甲尸最难对付的是,它那一身刀枪不入的黑毛。

黑毛刀枪不入,但是怕火,这是铁甲尸的弱点。

“用火烧,铁甲尸不是怕火吗?用火烧死铁甲尸。”秦皓说道。

卫生员看了眼他,无奈道:“铁甲尸是怕火,但你能把铁甲尸一直摁在火里烧不成?”

“特殊子弹能把铁甲尸烧成重伤,是因为里面有附着性极强的易燃物质,能一直附着在铁甲尸身上,把它全身的黑毛烧光为止。”

“只是拿火燎的话,没办法点燃铁甲尸身上的黑毛。”卫生员解释道。

秦皓有些失望,低头思索办法,眼角瞥到房间里的瓶瓶罐罐,灵光一闪,说道:“用酒精,你不是有消毒用的高浓度医用酒精?那个应该能点燃铁甲尸。”

卫生员听完秦皓的话,愣住在原地,一拍手,“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可以用酒精制造燃烧瓶,点燃铁甲尸,烧光它身上的黑毛。”

至于为什么不直接烧死铁甲尸,是因为活尸变成血尸后,皮肤和皮下脂肪融化,形成一种奇特的黏膜。

那层黏膜能够抵挡强酸、强碱的腐蚀,对火焰也有极强的抗性。

铁甲尸身上自然也有那层黏膜,只不过被黑毛覆盖,看不到。

卫生员说干就干,他拿出医务室内的酒精制作燃烧瓶,对秦浩说道。

“你去多找些人,只有我们两个不够。”

秦皓离开医务室,寻找其他幸存的士兵。

没走多远,就碰到了亮子几人,告诉他们这件事后,几人分别行动,寻找其他人。

等到众人聚集,卫生员也制造好了简陋的燃烧瓶。

玻璃瓶内灌上高浓度医用消毒酒精,瓶口用棉花和纱布塞紧,棉花和纱布浸透酒精后,一点就着。

卫生员看着简陋的燃烧瓶,叹息道:“如果有汽油就更好了。”

酒精容易挥发,能燃烧的时间不久,汽油制成的燃烧弹,烧着后会一直黏在皮肤上,直到无物可烧。

“每人一个,准备行动。”亮子接过指挥的责任,对众人说道。

众人上前,一人拿起一个燃烧瓶。

“我们的目的是点燃铁甲尸,烧掉它那一身黑毛,不能硬拼,丢完燃烧瓶就跑。”亮子脸色凝重的对众人说道。

众人点点头,秦皓也拿了一个燃烧瓶。

分配好方向,采取围攻的方式,增大命中几率后,众人离开医务室。

之后,就出现在魏大勇看到的那一幕。

初衷是好的,可现实非常残酷,他们的燃烧瓶,根本砸不到移动速度惊人的铁甲尸。

就算是铁甲尸停在原地,隔着十几米也很难砸中。

转眼间,冲出去的四人就被铁甲尸杀死,一人还被自己的燃烧瓶活活烧死。

躲在暗处,准备第二波上的众人,心中一片阴影。

甚至有人想要后退,不想去送死。

亮子拍了拍秦皓的肩膀,秦皓转头看着他,小声问道:“干嘛?”

“燃烧瓶给我,你没练过投掷,丢不准。”亮子说道。

秦皓闻言,犹豫一会,把燃烧瓶递给亮子,看到亮子往外面走去,秦皓连忙拉出他的手臂,“你干嘛?”

“完成任务!”亮子脸色认真的说道。

黑暗中,那张略显单薄的面容,带着一丝难以掩饰的恐惧,眼神却散发着无比坚定信念。

秦皓感觉,亮子眼中的信念之光,有些刺眼。

也许正是因为他心中没有这种信念,所以他才会觉得亮子的信念,格外的令人惊心动魄。

他放开了抓住亮子的手,他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去阻止一个战士。

秦皓唯一能做的就是,拿起自己的砍刀,对亮子说道:“我掩护你。”

亮子闻言,点点头,没有再说话。

就在亮子准备冲出去的时候,另外几个方向的士兵先一步冲出来,怒吼着朝铁甲尸冲去。

几人吸引了铁甲尸的注意力,亮子和秦皓趁机朝铁甲尸冲去。

两人不断的逼近铁甲尸,越来越近,十五米……十三米……十米……

越近,危险越大,命中率也越高。

嘭嘭嘭~一个个燃烧瓶落在地上,将周围点亮。

秦皓看到卫生员倒下,身体被铁甲尸撕碎。

所有人都倒下了,只剩下他和亮子,两人距离铁甲尸只剩下六七米的距离。

亮子果断丢出手中的燃烧瓶,燃烧瓶带着火光,朝铁甲尸飞去。

秦皓看着空中的燃烧瓶,心中狂喜,这次一定能中!

他已经开始在内心欢呼。

铁甲尸抓起尸体,一个转身,燃烧瓶砸在尸体上,爆开大片火焰,点燃尸体身上的衣物。

嘭~燃烧的尸体落在地上,溅起大片尘土。

铁甲尸身上被溅到的点点酒精,也在短暂的燃烧后,熄灭。

铁甲尸只有几根黑毛被火焰烤的卷缩起来,一点事都没有。

秦皓脸上的喜色瞬间僵硬,眼中露出恐惧之色,恐惧中夹杂着深深的绝望。

一道黑影在他眼中快速放大,铁甲尸冲到他面前,一爪洞穿亮子的身体,手臂一挥,就将秦皓打飞。

“咳咳咳~”胸口被铁甲尸的手臂贯穿,亮子止不住的咳嗽,口鼻涌出大量的鲜血,可是他脸上却露出得逞之色。

手臂抬起,来自秦皓的燃烧瓶,重重的砸在铁甲尸脑门上。

燃烧瓶破碎,高浓度酒精淋了铁甲尸一身,刺鼻的酒精味,将它身上的腥臭都掩盖。

嘭~亮子的身体被撕成两半,丢出去。

燃烧瓶成功命中铁甲尸,但是这个燃烧瓶没有点火。

铁甲尸只是被浇上一身酒精,一点事都没有,亮子白白牺牲……

嘭~枪声响起,铁甲尸身上溅起一道火花,火花点燃酒精,瞬间把它变成一个火炬。

(聊城荣恒医疗器械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