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到消毒,大家肯定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各种各样的消毒剂。但是当我们在选购消毒剂的时候面对种类繁多的产品又不知道选哪种。当前疫情已经得到了初步的控制,但在这场战役真正结束之前,不能松懈,要防止疫情反扑。所以在这里给大家盘点一下不同种类的消毒剂,并分析其优劣。跟大家聊一聊普通人在家应该如何消毒,毕竟“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目前市面上常见的消毒剂无非分为以下几大类:

1, 醇类消毒剂:最常见的是乙醇(酒精)和异丙醇,属于中效消毒剂。75%的酒精能够杀灭细菌繁殖体,破坏多数亲脂性病毒,是最原始但也很有效的消毒液。它不仅可以用于物体表面的喷洒/擦拭消毒,还可以给皮肤黏膜消毒。但缺点也很明显——会引起酒精过敏及火灾甚至爆燃事故。

2, 酚类消毒剂:同样是历史比较久远的一类消毒剂。主要有苯酚(石碳酸)、甲酚和对氯间二甲苯酚(PCMX)三种。广泛用于环境喷洒消毒、医疗器械和衣物消毒,也可用于皮肤和外伤的消毒,用途非常广泛。但是苯酚和甲酚对人体有毒,只有PCMX可以安全的用于人体。

3, 过氧化物消毒剂:常见的有过氧化氢(双氧水)、二氧化氯、过氧乙酸。这类消毒剂较为廉价、对环境也没有污染。但是不适合对物品、衣物进行消毒。而且其皮肤黏膜刺激性比较强,一般不建议家庭使用。

4, 含氯消毒剂:这个应该是大家最熟悉的,84消毒液就属于此类。所谓含氯消毒剂是指溶解后能够产生次氯酸的消毒剂。并非名字里面带个“氯”字的都是含氯消毒剂。次氯酸是一种高效的消毒剂,但对人体刺激性比较大。所以多数情况下只是用于环境喷洒消毒,而且操作人员务必佩戴好胶皮手套、护目镜和口罩等必要的个人防护措施。而且含氯消毒剂还有漂白作用,不能用于衣物消毒。所以不太适合普通人家用。另外,使用84消毒液的时候切记不要和洁厕灵混合,会产生有毒的氯气!

5, 其他:如氯己定是一种高效的表面活性剂,季铵盐类(如苯扎氯胺)都有一定的消毒作用。常用于皮肤黏膜的消毒和伤口的处理。

综合看下来,同时适合环境喷洒、物品消毒、衣物消毒甚至皮肤黏膜消毒的也就只剩下酚类消毒剂了,尤其是安全无刺激的PCMX。所以PCMX不仅在2017年入选第20版WHO基本药物标准清单[1],而且也是普通老百姓能够很方便买到的消毒剂之一。

谈到酚类消毒剂可能大家会多少有点陌生,但如果你是70、80年代出生的,那么在你的童年阴影中或许就有医院里到处弥漫着的“来苏水”味道。这个来苏水的主要成分就是甲酚,因为甲酚有挥发性,所以有特殊的气味。而更早的时候,医院里弥漫着的是另外一种酚类消毒剂的味道——苯酚,也就是石碳酸。外科能走到今天其实很大程度上就是靠苯酚消毒剂打下的基础。

我在《西医外科故事》一文中说到过赛麦尔维斯医生通过接生前洗手大大降低产妇产褥热发生率,挽救大量妇女生命的故事。这其实就是外科无菌术的起点。

英国医生约瑟夫·李斯特首创用石碳酸(苯酚)洗手,并对医疗器械消毒,大大降低了外科手术的术后感染风险。甚至1865年,他使用苯酚对患者外伤进行包扎,取得了良好的疗效,避免了截肢。从此以后酚类消毒剂成为一种用途广泛的消毒液,广泛应用于环境、器械甚至皮肤、伤口的消毒。

约瑟夫·李斯特

从此以后,李斯特医生所开创的外科消毒技术成为外科操作的基本原则,他本人也被维多利亚女王封为男爵,名留史册。150多年来,酚类消毒剂以其可靠的消毒作用、广泛的消毒用途而受到青睐。

前面提到的产褥热其实直到20世纪上半叶还在困扰着很多产妇,屡屡夺走产妇的生命。而那时,一款含有PCMX的新型消毒液进入临床并有效预防了产褥热的发生。1933年英国医学会年会上,一篇论文报道这款新型消毒液减少了50%的产褥热。而这款消毒液的名字很多人都听说过——滴露(Dettol)。这个消毒剂成分对氯间二甲酚(PCMX)同样也是一位英国人,雷诺博士在1932年,合成出来的一种新型酚类消毒剂。这款消毒剂是目前毒性、刺激性最小的酚类消毒剂。

会议发言成为第一篇证实含PCMX的滴露消毒液安全有效的关键文献。Colebrook在《分娩及产后抗菌剂的使用》(Antiseptics in Labour and the Puerperium)(1936)一书中指出滴露消毒液已经作为医院日常的消毒手段,用于手术中手和外阴的消毒。在使用期间,因不同级别的溶血性链球菌引起的感染发生率均降低了50%。

在此之后,含有PCMX的滴露消毒液逐渐成为更多医院的选择。酚类消毒液也正是靠着PCMX的安全和多用途逐渐成为更多家庭的消毒剂选项。

既然PCMX有这么多好处,而且老百姓可以很方便的买到,它能否杀灭nCoV-2019呢?

我相信这是大家最关心的问题,那么我们不妨从一些重要的文件和学术文献中寻找答案。首先从时间倒序看一些重要文件:

2020年2月19日,我国卫健委官网公布《关于印发消毒剂使用指南的通知说明》[2]。这份指南中指出“新型冠状病毒属于β属冠状病毒,基因特征与SARSr-CoV和MERSr-CoV有明显区别。目前尚无新型冠状病毒抗力的直接资料,基于以往对冠状病毒的了解,所有经典消毒方法应都能杀灭冠状病毒。2003年SARS疫情暴发时,世界卫生组织在相关指引中仅提到紫外线对冠状病毒杀灭效果差;针对本次新型冠状病毒,仅提出氯己定对其无效。”

解读一下,就是前面提到的所有种类消毒剂中,仅氯己定(一种表面活性剂)对新冠病毒无效,其他各类消毒剂(包括PCMX在内)都是有效的。因为新冠病毒是一种新型病毒,目前对该病毒的直接研究还太少。而且作为容易突变的RNA病毒,毒株自身抵抗力也在发生变异。但是综合既往文献对同源病毒的抗力报道,认为PCMX可以杀死新冠病毒。

2020年2月4日,新加坡政府公布了防控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消毒及清洁产品目录。这份目录直接将具体产品(包括使用浓度)列入其中,方便了本国公民购买[3]。

在列表中我发现了超市里常见的一款消毒液,这款也是我家一直在使用的

由于新冠病毒是一种新出现的病毒,目前对其抗力的直接研究都还在进行中,尚无直接文献证据显示何种消毒剂对其有直接的杀灭作用。目前这些指导性文件也都是根据既有的文献报道做一个合理性推测产生的。目前各方面引用量最多的三篇文献是:

1,1998年,Wood[4]等使用悬浮检测法发现人冠状病毒OC43(七种可引起人类感染的冠状病毒之一,只引起普通感冒)相较于其他的病毒对于PCMX有较强的的抵抗能力,PCMX杀灭这种病毒的效果不好。也正是因为这篇文献,哈佛大学医学院UTD(Up to Date)得出PCMX对新冠病毒无效的结论。国内很多科普大V也第一时间把UTD的观点转述给自己的关注者。造成公众认为PCMX无用。

2, 这篇比较久远的文献似乎证实了PCMX对冠状病毒的作用不好。但是其研究方法在Wolff等人的书《Coronaviruses with Special Emphasis on First Insights Concerning SARS》(2006年出版)[5]中受到了质疑,作者认为悬浮检测法与实际的消毒剂应用场景区别较大:悬浮检测法病毒受到消毒剂的威胁更小,而quantitative carrier test (定量载波测试,QCT-2)则更类似于表面消毒。也就是说Wood等的文献采用的研究方法事实上是借鉴了杀菌剂的评价方法,已不属于目前国际公认的病毒灭活测试方法。所以作者采用了QCT-2对人冠状病毒229E进行了检测,结果是PCMX对其有效。

3, 另外,Dellanno等人2009年的论文《The antiviral action of common household disinfectants and antiseptics against murine hepatitis virus, a potential surrogate for SARS coronavirus》[6]则用鼠肝炎病毒代替SARS-Cov进行了表面测试(surface test),得出的结论是PCMX对于鼠肝炎病毒有效。

可见三篇文献似乎都在用PCMX对冠状病毒进行杀伤力检测,但实际上不仅使用的冠状病毒种类不同,连研究方法也不一样。如果仅仅通过一篇22年前的文献就否决了PCMX对新型冠状病毒的杀伤力,我认为这样还是草率了些。相信未来随着更多相关研究产生成果,一切都会水落石出。值得注意的是,UTD[7]现在已经不再引用Wood[4]等的论文,并删除了有关对氯间二甲苯酚(PCMX)对新型冠状病毒无效的内容。

所以目前我们还是应该以我国卫计委发布的《消毒剂使用指南》作为标准,选择安全有效的消毒剂进行家庭消毒。前面我已经提到了,酚类消毒剂的使用场景是非常广泛的,可用于物品的表面喷洒消毒、器械的浸泡消毒、纺织品的浸泡和洗涤消毒、皮肤甚至开放伤口的冲洗消毒。而且只要避免误食和接触粘膜(口鼻眼等),其使用是非常安全的。

以我本人的典型的生活场景为例:当我从外面购物回家,先使用稀释的滴露消毒液(1瓶盖稀释入416ml水中)对鞋底、购物袋等进行喷洒消毒,然后将外出的衣物单独悬挂在通风处。可以使用含有PCMX的洗手液或酒精凝胶免洗洗手液洗手。然后换上居家服就可以了。在洗衣服的时候加入滴露消毒液(手洗机洗不同,以说明书为准)。如果有皮肤轻度的擦伤或者割伤,也可以用稀释的消毒液(约合1瓶盖稀释入400ml水中)进行冲洗,作为first aid手段。

在疫情期间尤其要重视消毒液适用主要是出于两点考虑:

1, 清除可能沾染的nCoV-2019,预防感染。目前我国和新加坡卫生部门印发的消毒剂使用指南都认为PCMX是有效的,所以我们可以先按照建议去正规使用。倒不是说PCMX一定是最有效的,但它却肯定是安全,容易买而且也是用途非常广泛的。

2, 预防其他可能引起感染和发热的病原体。如流感嗜血杆菌、金黄色葡萄球菌、大肠杆菌等。因为体温一旦异常,将很大程度上影响你的出行。毕竟现在所有公共交通和各大商超都要测量体温后才能进入。

最后,国内疫情虽然已经得到有效控制,但正如钟南山院士所讲的,目前我们防控的重点应该从防止国内疫情蔓延转向严防输入性病例。所以越是在疫情阻击战即将胜利的前夜,我们越不能松懈。

参考^世卫组织基本药物标准清单,第20版(2017年3月)^http://www.nhc.gov.cn/zhjcj/s9141/202002/b9891e8c86d141a08ec45c6a18e21dc2.shtml^https://www.nea.gov.sg/our-services/public-cleanliness/environmental-cleaning-guidelines/guidelines/interim-list-of-household-products-and-active-ingredients-for-disinfection-of-covid-19^abA. Wood, D. Payne. The action of three antiseptics/disinfectants against enveloped and non-enveloped viruses[J]. Journal of Hospital Infection, 38(4):283-295.^Manfred H. Wolff, Syed A. Sattar, Olusola Adegbunrin,et al. Environmental survival and microbicide inactivation of coronaviruses[M]. Birkhäuser Basel, 2006.^Christine Dellanno, Quinn Vega, Diane Boesenberg. The antiviral action of common household disinfectants and antiseptics against murine hepatitis virus, a potential surrogate for SARS coronavirus[J]. 37(8):649-652.^https://www.uptodate.com/contents/zh-Hans/coronavirus-disease-2019-covid-19?search=%E5%86%A0%E7%8A%B6%E7%97%85%E6%AF%92&source=search_result&selectedTitle=2~53&usage_type=default&display_rank=2

(聊城荣恒医疗器械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