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太久空空的大街,乖巧又配合的患者,你我穿戴整齐打怪兽,奈何超人都是凡人,而后余生想做个凡人,救死扶伤,平平淡淡过一生。”

28日,凌晨1:45分,浙江省首批支援湖北荆门医疗队队员,浙大邵逸夫医院ICU男护士刘祥发了一个朋友圈状态,记录下他一层层穿好防护用品,准备出发与病魔斗争的日常。

简短的几十秒,是每日的常态,更让我们看到了前线医务工作者坚持、坚定与坚强。

同样是血肉之躯的凡人,一旦穿上“铠甲”,他们却变成了打怪的超人。

今天,是浙江省首批支援荆门医疗队抵达的第17天。在这支医护队伍中,有35名来自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的医护人员组建的呼吸危重团队,其中11名队员组成的“男护士团”一直引人关注。

刘祥就是其中一位。

在投入前线工作以来,刘祥所在的邵逸夫医院医疗队创造了一个又一个“邵医速度”。

他们在荆门第一人民医院(北院区)的一层病区,用不到一天的时间建立了一个ICU;他们成功将荆门市首例ECMO患者撤机,并恢复到撤掉呼吸机;他们目前收治的22例患者当中,成功将5例危重型转为重型……

他们专业、勇敢,细腻、柔软,但只有一个目标:把危重型患者一个个从鬼门关拉回来。

在ICU内,邵逸夫医院医疗队队员与荆门当地医护人员混编在一起,相互学习,磨合进步。但每次排班,刘祥他们主动要求管理最危重的病人。

气管插管、拔管,床边卧位胸片,俯卧位通气,翻身给药等照护细节,都要与新冠患者的零距离接触,他们冒着巨大的感染风险与挑战。

刘祥说,单就“俯卧位通气”这一个护理细节来说,就需要5位护士同时来进行。俯卧位通气是针对气管插管的危重病人进行了护理操作,主要是为了通出肺部痰液,让患者通气更为顺畅。

“一个班下来,贴身穿的洗手服总是黏在身上。”

荆门一战是难啃的硬骨头。每次上班,刘祥都会感受到ICU病人在充满酒精、碘伏等消毒水的病房经历着恐慌与黯淡。

“而我们,或许会成为他们求生的一点微光。”他曾经在日志中这样写道。

到荆门两周以来,刘祥说,虽然很多时候,因为患者极为危重,他们也会出现短暂的无力感,但当一些患者不断向好,他们又重新斗志昂扬。

昨天,荆门市首例ECMO患者在成功撤掉ECMO的基础上,又撤掉了呼吸机,今天情况更为好转。刘祥看到他,就好像看到了信心和希望。

“我现在觉得,这些不断好转的患者,也是我们医护人员前行的一道微光。”刘祥说。

刘祥是位90后,女儿刚满一岁。妻子是位会计,当刘祥选择到前线,她满腹不舍。直到抵达荆门的一周后,妻子才发来信息说“祥哥,我想通了。”

在工作之余,刘祥最开心的是,莫过于跟女儿的视频连线,肉嘟嘟的女儿已经开始学着叫爸爸了。“我要每天让她见到爸爸,记住爸爸的模样。”刘祥说。

那束患者与医务人员共同看到的微光,正逐渐凝聚成为一道光芒,让更多人看到春天与希望。

(聊城荣恒医疗器械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