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月,拐点到底什么时候能来,还是未知数。

抵抗新冠病毒,势必是一场持久战。

除口罩之外,都不需要李佳琦出面带货,各种酒精杀毒剂、消毒液也成了断货王。

在家到处喷洒酒精、84消毒液……我理解很多人惜命的心情,但这些消毒的神奇操作可能更要命。

酒精不能乱喷

第一位出场的,就是醇类消毒剂中的代表人物——大名鼎鼎的乙醇,也就是酒精了。

其他种类的消毒剂都是浓度越高消毒效果越好,可酒精偏不,75%的酒精的消毒效果是优于100%纯酒精的。

我们之前介绍过,从“酒精能消毒”突发奇想觉得喝酒也能消毒,纯粹是没有科学依据的,不能消毒不说还可能损伤肝脏。

酒精的正确使用方式为浸泡或擦拭,不包括喷洒!不包括喷洒!不包括喷洒!重要的事情说三遍。[1]

如果实在对“喷洒”这种方式有执念的,出门左转找含氯消毒剂(84消毒液、漂白粉),当然施用对象不包括人体。

酒精易燃易挥发,喷洒在空气中的量较大时,在密闭的小空间里遇到明火,比如厨房里的煤气灶,确实是有引起爆炸的可能性。

所以答应我,这么危险的事情还是不要作死了好吗?

要是没死于病毒,却死于烧伤,这找谁说理去?

其实,对于非医护人员的普通人来说,也不推荐每天用酒精来擦拭皮肤消毒,除非皮肤有伤口。

虽然用酒精来消毒皮肤并不是不可以,但不要忘了我们的皮肤是什么做成的?

也是蛋白质呀。

还记得用酒精消毒伤口时那撕心裂肺的痛吗?那是你被酒精伤害的细胞在求救啊!

因为酒精的消毒作用是通过使蛋白质变性而达到目的,经常这么做,容易造成皮肤的损害。

妹子们忍心看到自己的手变得红肿、脱皮吗?

买多少护手霜都不够。

湖北的医护工作者们每天用酒精消毒也是迫不得已,因为她们长期暴露在高危险因素的职业环境里。

但对于普通人,每天外出回家或接触外卖员、快递小哥后马上正确地用流水和肥皂洗手,足矣。

倒是可以用酒精棉片多擦拭手机,毕竟这是大家每天触碰次数最多的东西。

但假如皮肤有破损,就算疼也要用酒精消毒了,因为新型冠状病毒能通过接触传播,而皮肤是人体的第一道防御屏障。

实在疼的难以忍受了,可以把酒精换成碘伏。

碘类消毒剂安全有效,如果说它有什么比较讨厌的缺点,估计就是它的颜色了,大概没人会喜欢到处都变成一片土黄色。

另外一类过氧化物消毒剂,消毒效果好,分解后的产物无毒无害,包含过氧化氢、过氧乙酸等,不管是喷洒、浸泡、擦拭、熏蒸都可以。[2]

消毒剂也别乱喷

除了酒精、碘伏、过氧化物消毒剂,这次热卖的杀毒产品,就属84消毒液、漂白粉这类含氯消毒剂了。

而含氯消毒剂因为价格相对便宜、杀毒范围广,是目前用的最多的一种杀毒剂了。

含氯消毒剂剿灭微生物的主要大杀器是它溶解于水中产生的次氯酸的氧化作用,次氯酸浓度越高,杀灭微生物的效果就越好[5]。

所以,买回来的含氯消毒剂,大多都是需要根据说明书稀释后使用的。

结果我就看到好多朋友把84灌进喷洒瓶,把家里上上下下喷洒了个遍。

病毒活不下来了,但家里原本正常的空气也可能被你污染了。

尤其对一些哮喘患者和过敏体质的人来说,在家里到处喷射消毒剂,还可能诱发或加重病情。

另外,还要注意含氯消毒剂不能与洁厕灵同时使用。

因为洁厕灵的主要有效成分是盐酸,84消毒液的主要成分是次氯酸钠,漂白粉则为次氯酸钙,两者加在一起不仅发生反应会生成毫无消毒作用的氯化钠(或氯化钙),还会产生有毒的氯气。

还有些人觉得酒精和84王炸和王炸强强联手,相当于上了双保险让病毒无处可逃。

但实际上,这样做是浪费消毒剂。

酒精和84还是能发生反应生成对人体有害的氯仿,只不过要在大浓度下,且反应并不猛烈也不迅速。如果真的担心消毒力度不够,单一使用酒精或84,并加大剂量就好了。

含氯消毒剂被广泛用于餐具的消毒、自来水的消毒、医院消毒、疫源地消毒等。

并且现在许多城市最近都组织了对主干道、公共场所和设施的消杀,所用的也是含氯消毒剂。

但含氯消毒剂比较不稳定,受光、热等影响容易分解而失效,且有刺激性、漂白性、腐蚀性。[1][5]

过量的含氯消毒剂与水中的一些藻类有机物反应,还会产生有致癌性的化合物。

所以千万不要看到钟南山团队从新冠肺炎患者排泄物中检测出了活病毒,害怕自来水厂的那点消毒不够意思就“吨吨吨”往自家储备的自来水里倒含氯消毒剂。

没必要,真心没必要。

还可能对人体有害,把自来水烧开就是了,就算有病毒也都死光光了。

以毒攻毒不可取

除了前面我们讲到的液体消毒剂外,还有一类是气体消毒剂,包括环氧乙烷、臭氧、甲醛等。

但这几种气体均对人体有害,在医院消毒中须由专人操作,所以居家也不推荐。

物理消毒法里面,还有个紫外线灯。

紫外线消毒虽然消毒能力强,但由于被消毒物品的遮挡效应,存在不少死角无法被消毒到。

而且过程中容易产生臭氧,且稍有不慎紫外灯容易对眼睛和皮肤产生损害[4]。

所以,紫外灯都必须在房间里没有人的情况下打开,现在大家很多都还宅在家里尽量少出门,所以也不建议在家里装上紫外灯消毒。

要是在家里捂了那么久没出门,却反而被晒得像去赤道溜达一圈一样黑,真是欲哭无泪啊!

所以实际上对于大部分非湖北地区的普通家庭来说,天天用84拖地、喷洒室内简直是杀鸡用恐龙刀,没必要。

而且就算你想这么大肆用,现在你还能买到那么多消毒剂吗?

毋以事小而不为

有时候,最简单的才是最行之有效的,包括消毒。

除了上述提到的化学消毒法之外,不要忘了常见的物理消毒法,比如煮沸消毒、高温高压消毒、灼烧消毒、微波消毒。

这些你在家里都可以轻松办到。

比如彻底煮熟食物、用微波炉消毒餐具、用高压锅消毒毛巾等等。[7]

有时候,能保你平安的并不是什么花里胡哨的招式。

作为被疫情影响却又只能干着急的我们能做些什么?

比如,无特殊情况尽量不出门。

实在要出门,少去人群聚集的地方,且注意戴口罩防护。

回家后立即把外出时身上穿的一套衣服鞋帽换下,且正确洗手。

家里多开窗通风换气,如使用空调请定期清理滤网。

食物与饮用水要彻底烧开煮熟,家庭成员一起吃饭最好采用分餐制并使用公筷公勺。

下水道和洗涤槽可用开水消毒,厕所和马桶可适当使用洁厕剂。

勤换洗衣物,用热水加上普通碱性洗衣粉或洗衣液足以去除衣物上可能携带的微生物。[8]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这次疫情或多或少都影响了我们每一个人的生活。

但愿疫情赶紧过去,我们再也不需要用到那些消毒剂了。

【参考文献】

[1].卫生微生物学[M]. 人民卫生出版社, 1984.

[2].马晓霞. 临床上常用消毒剂及其使用方法[J]. 中国医药指南:学术版, 2008, 6(9):130-132.

[3].崔树玉, 陈璐. 胍类消毒剂及其研究进展[J]. 中国消毒学杂志, 2011(06):91-93.

[4].何彩凤, 刘晓华. 紫外线空气消毒存在的问题及对策[J]. 中国消毒学杂志, 2010, 27(2):233-233.

[5].吴礼龙, 邓昉. 含氯消毒剂[J]. 中国兽药杂志(1):48-50.

[6].Kampf G, Todt D, Pfaender S, et al. Persistence of coronaviruses on inanimate surfaces and its inactivation with biocidal agents[J]. Journal of Hospital Infection, 2020.

[7].李临生, 张京东, 张昌辉, et al. 消毒剂的应用[J]. 日用化学工业, 2005(03):47-51.

[8].杨振洲, 兰鑫. 家庭预防性消毒方法[J]. 中国媒介生物学及控制杂志, 2003, 14(4):245-247.

[9].https://www.cdc.gov/infectioncontrol/guidelines/disinfection/disinfection-methods/index.html

(聊城荣恒医疗器械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