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静海开车带着四大活宝提前40分钟到达面试场地——岩城警察培训基地。学校地处郊区,规模相当大,设施齐全先进,长年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大量警察在此接受短期培训。

面试放在五号教学楼的一楼教室内进行,共设有六个面试室。从贴在墙上的面试序号表上看,参加面试的人总共有58人。秦静海和四大活宝安排在面试室三考试,秦静海序号为3,四大活宝直接排在他后面。

面试上午九点正式开始,每名考生限时20分钟。考场设有候考室,考生按照考试时间提前40分钟进入候考室。这样,已完成考试的考生就没有机会与未考的考生碰面,避免了可能的舞弊现象。

教学楼的空地前围着一群考生在交流,秦静海带着四大活宝也凑了过去,只见当中一人正在大谈特谈可能考到的面试题目。他说的不少题目,比如特卫队员的必备素质,自己与别人相比有什么特别的优势等,秦静海完全没有准备过,听得暗暗心惊,忙吩咐四大活宝认真听,认真记。到后来,另一些考生也开始交流自己准备的题目,内容太多了,哪里记得住。秦静海担心听得过多,反而把四大活宝给搞懵了,干脆带他们离开,在教学楼对面的小花园里坐下来等候。

考生中大部分是男生,也有七八个女生。秦静海怀中的回天玉不时出现异动,说明来了气场强大的高手。他开始仔细观察感应到的考生,猜测哪一位可能是自己的师弟。

九点正,轮到秦静海进候考室,临走前,再三吩咐四大活宝不要四处乱跑,抓紧时间记熟考题和答案。谢恩却嬉皮笑脸地凑到他耳畔小声道:“秦哥,别紧张。不就是考试嘛,小意思。到时候看我的。”

秦静海看着他一脸得意的样子,担心道:“老四,这里高手如云,你可别乱来!”

谢恩只是“嘿嘿”坏笑。

第一场考试准点开考,秦静海进入候考室候考,里面已坐了十一个参加第二三场考试的考生,其中两人是女生。他挑选了教室最前排靠窗户的位置坐下,从这里稍稍转身便可看见教室里的其他人。

教室最后排坐着一位四十多岁身穿警察制服的工作人员,不时把眼扫描全场,门口也有一位,负责管理候考室的出入。

手机在入场之前已交给工作人员统一保管,候考室内考生不准交流,但允许看自己带进去的复习资料。

大部分考生仍在忙碌地看资料、记答案,另有三人和秦静海一样什么都没带,很无聊地东张西望,其中一人甚至趴在桌上打起了瞌睡。

秦静海一边悄悄地观察他们,一边努力体察藏在怀内的回天玉对气场的感应。他发现回天玉只对其中两人产生感应,一个是正在打瞌睡的考生,另一个是身材瘦小戴着一副黑边眼镜的青年。这就意味着在座的十一个人中,只有这两人功力稍高,其余的稀松平常,不值一哂。

黑眼镜青年显然也在观察其他考生,与秦静海目光相交时莞尔一笑,点了点头,以示问候。秦静海也向他微微点头,回了一笑,心道这人倒是挺像五师弟万寿的,可惜候考室内不允许交流,没法与他说话。

不久,第一场考试结束,第二场考生离座进场。紧接着谢天和另外五人进入候考室。谢天一见秦静海,便高声打招呼,后排监管的警察立刻站起来大声训斥谢天。谢天不服气地嚷道:“干什么,打声招呼都不行?”

监管警察怒道:“不遵守纪律者,取消考试资格!”

谢天大怒,冲上去要揍他。“在爷面前也敢耍威风……”

秦静海忙拦住他,把他摁在了座位上,随后向监管警察连声陪笑道歉。监管警察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嘴上骂了一句,才回到后排座位上。

谢天又想站起来,被秦静海死死按住。

“谢老大,咱是来考试的,要在人家手里讨碗饭吃,忍忍,忍忍。待会进场考试,万事要听考官的,千万不可发火,被取消了资格,这阵子就白忙乎了。”秦静海压低声音吩咐他。

谢天低了头不说话。秦静海继续道:“只要进了特卫队,找人的事还不是小菜一碟。你肚量大,碰见不顺心的小事自然是不会再计较的,是吧?”

这话中听。谢天展颜一笑,道:“那是。”

秦静海把谢天推到最里侧靠墙的座位上,自己则坐在了外侧,这样,谢天要有所动作就必须先经过他。

两人刚坐定,一个细如蚊吟的声音钻进了秦静海的耳朵。

“题目来了!第一题,1分钟自我介绍;第二题,为什么要加入超能特卫队?第三题……”

正是谢恩的声音,不知用了什么手法竟能把声音传送到他耳朵里,千里传音术?

这小子一开始就神秘兮兮的,知道他要搞鬼,没想到竟然偷来了题目,还说出了答案,但愿别被他们发现!取消资格,就惨了。

既然题目到手了,乐得坐享其成。想来谢恩一定已告诉了其他人。他很想提醒谢恩,小心行事,却无能为力。

很快轮到他进场考试,临走前对谢天千叮咛万嘱咐,要他凡事忍耐,不可由着性子乱来。把门的警察连催了他两次,才急急走出候考室。

考室就在一楼,秦静海推开考室三的门,只见教室内的桌椅都移到了两侧,中央空出一大块空间,三名身着警服的考官端坐在一排课桌后面。在他们的正前方两米处摆着一张小木椅,显然是给考生坐的。

尽管知道了题目和答案,秦静海心中仍是有些紧张,毕竟是头一次进这样的考场,所以都不敢抬头正视考官。

旁边的一名考官指了指椅子,示意他坐下。秦静海坐了下来,只觉得浑身不自在,两只手不知往哪摆好。

“考号?”一个熟悉的声音问道。

秦静海吃了一惊,不自觉地抬起头来。他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神情严肃,目光里流露出令他难以捉摸的深意。

云凤!坐在正中,显然是主考官。她竟真的做到了,担任了考室三的主考官。

秦静海心跳加速,云凤在这,是福是祸?她手握生杀大权,会公报私仇吗?

他惴惴不安地答道:“三号。”

“请用1分钟时间,介绍一下自己,但不要报出姓名。”

秦静海早已有所准备,不假思索回答道:“本人出生于天京泽亚村,家境贫寒,父母早亡。高考后放弃了上重点大学的机会,走上社会打工谋生,开过大货车,送过快递,当过外卖骑手,现在顺县大碗酒店担任经理。我没有经过拜师学艺,超能力应该是与生俱来,逐步激发的。这次特卫队扩招,我希望能施展自己的超能为维护社会秩序贡献一份自己的力量。谢谢。”

云凤身边的两名考官脸上露出了微笑,微微点头,显然对秦静海的介绍非常满意。云凤依旧板着面孔,没有作出任何反应。

其中一名警官忽然碰了碰云凤的手臂,向窗外指了指,小声道:“领导过来巡视了。”众人一起望过去,只见外面走廊上,丁局长、黎元旦和两名警官正站在窗前往里看,丁局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显然也很赞赏秦静海的回答。

丁局长是这次面试的主考,黎元旦是副主考。他非常欣赏秦静海,所以特意过来看一看。

云凤举手行军礼,丁局冲她摆摆手,转身带人离去。

丁局一行走远,云凤板又起面孔冷冷地对秦静海说道:“请介绍并展示你的超能力。”

秦静海双手一合,淡淡地道:“其实到现在为止,我自己都不清楚我的超能力有多强。主要是超常的体能、力量和速度吧。我就向考官先生做一个简单的展示吧。”

他喝了一身“起”,整个人连带椅子慢慢升入空中,一伸手将门边的热水瓶隔空抓到了手里,另一手将一名考官桌上的茶杯抓了过来,斟满茶,送了回去。满杯的茶杯稳稳当当地平移至桌上原来的位置,滴水不溢。

两名考官情不自禁喝彩鼓掌。云凤瞪了他们一眼,道:“雕虫小技,何足挂齿!”

秦静海伸手去抓云凤的茶杯时,却没有抓动,立刻觉察出是云凤暗中发力阻挡。便逐步加大力度,云凤的力量也在暗暗加强。她明显有意想要让他出洋相。

秦静海调动了回天玉的力量,将场力延伸,把云凤整个人连同桌子椅子一起托了起来,浮在了半空。

云凤没想到他敢来这一手,猝不及防,待想要阻止时,人、桌、椅已升至半空,并且上下移动,仿佛在与秦静海玩儿童跷跷板。

另两名考官见表演得精彩,大声喝彩叫好,使劲鼓掌。云凤连连发力,想要控制局面,但秦静海的力场极为强大,无论她怎么使力,也产生不了任何干扰作用,顿感颜面尽失,脸腾地红了起来,猛然抓起桌上的茶杯发力向秦静海掷了过去。

秦静海右掌一转,将茶杯在空中稳住,慢慢推向云凤嘴边,想逼她喝上一口,待见她脸涨得通红,杏目圆睁,显然已怒极,不敢继续,急忙收功落地。

“大开眼界,大开眼界啊,”一名考官对云凤笑道。“云警官的身手果然高深莫测,厉害,厉害!”

云凤心中恼怒,同事不知其中缘由,一味盛赞,只得尴尬地一笑,道:“继续!”

另一名考官道:“我看他这么厉害,可以打满分了,不用继续了吧?”

“不行!考试环节不能省!”云凤冷冷地道。

她原本打算让他出乖露丑,先杀杀他的风头,没想到自己差点出洋相,好在两位同事并非超能者,凡胎肉眼看不出其中关窍。

“现在进入最后一个环节,完成考官的指定任务。”云凤表情认真地说道。“根据你的超能特点,你的任务是头顶地倒立,前后走十步就算完成。”

这明摆着带有捉弄秦静海的意思。另外两名警官对视一眼,脸上露出惊讶的神情,但云凤是主考官,必须听她的。

姓云的竟然真的对自己不依不饶,公报私仇!

但现在生杀大权捏在她手里,秦静海不得不屈服。这样的动作没做过,也不知怎么做,一时心下迟疑。

“做不了的话,可以选择放弃!”云凤冷笑道。

臭小子,大色狼,看你怎么下台。她心里暗暗得意。这是她临时想出的一招,没想到奏效了。

你最好知难而退,如果照做的话,一定给你加点力,非让你头昏眼花分不清东南西北不可!

秦静海知道,如果他放弃,云凤一定会说他没有完成考试所有环节而给他打零分,这样他进特卫队就无望了。

他想了想,决定勉力一试。运功腾身而起,在空中翻了个身,双脚贴上天花板,整个人完全倒立过来,快速在天花板上走了十步,随即跳回到座位上。

另外两名考官立刻又鼓掌喝彩。云凤瞪了他们一眼,道:“没有按要求做,不及格!”

“你……”秦静海不悦道。还真没完没了,非要卡我不可?

云凤冷冰冰地道:“你别不服气。我怎么说的?以头顶地倒立行走十步,你是怎么做的?”

一名考官听了似乎不太服气,插话道:“云警官,我觉得考生做的比你要求的境界更高,应该打满分啊。”

另一个也附和道:“我也觉得是这样,云警官。”

云凤“哼”了一声,严肃道:“我是主考官,我说了算!”

看起来她是铁了心要整自己了。秦静海无可奈何,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空地上,准备做倒立的动作。

这时,外面忽然传来激烈的打斗声和发力时的吆喝声,听声音像是谢天的声音。

不好,这活宝终于还是忍不住与人动上了手。

猛听谢天一声大喝,一人发出惨叫,重重地跌落在地。

“混蛋小子,敢跟爷斗!”是谢天略带得意的的声音。

听起来是他与人打架打赢了。

“谢仙门四大活宝,敢在这里撒野!”是黎元旦的暴喝声。

紧接着是更加激烈的打斗声,似乎四大活宝已同时出手了。

云凤一听见是黎元旦与人动手,迅速从打开的一扇窗户蹿了出去。秦静海担心四大活宝,也跟着跳了出去。

只见谢天四人吼声连连,正在外面的空地上与黎元旦打得不可开交。

黎元旦身为特卫队队长,果然功力深厚,以一敌四,不落下风。在场的不论是警官还是考生绝大多数是第一次看见高手交战,统统跑出来围观。

黎元旦大喝一声,纵身跃上了对面教学楼的楼顶,四大活宝紧跟而上。五人一边交手,一边互相呵斥。

“今日你们自己送上门来,就别怪我黎某不客气了!”

“嗬,不客气又怎么样?老子偏要送上门来,偏要报考你的狗屁特卫队呢!”谢地高声道。

“做你的清秋大梦!特卫队会收你们?”

“哈哈,怕了吧?怕了我们,是吧?”谢恩大笑道。

谢地也大笑道:“他怕了!我们一来,他只好辞职溜之大吉了!哈哈哈哈。”

谢君道:“狗屁特卫队我们参加定了。赶快溜回家洗洗睡觉去吧!”

“放你娘的狗屁!想进特卫队,先问问黎某的五雷轰顶!”黎元旦大怒,竟爆出了粗话。

“他要放五雷大屁!哇,臭死了,臭死了!”谢君嚷道。

“啊哟,吓死了,吓死了。五雷大屁来了,快跑啊!”谢地阴阳怪气地揶揄道。

黎元旦怒极,腾地跃升至高空,挥舞双臂,祭出一枚光闪闪的金蛋,开始布气运功。

“老二、老三、老四,你们小心了,他真要放大屁!”谢天提醒道。

他们吃过一次五雷轰顶的苦头,晓得厉害,虽然嘴上说得轻松,心里却是紧张兮兮的。

“五魁首!”谢天大叫道。

五魁首是谢仙门一套极为厉害的组合阵法,需要四至五人联手组阵,原是用来驱动“无限乾坤盂”御敌的,威力无穷,挡者披靡。

此刻他们手里没有无限乾坤盂,而且只有四个人,阵法威力便难以发挥,但面对黎元旦可怕的“五雷轰顶”,聊胜于无,毕竟五魁首可组合四人之功协力对抗。上一次他们就吃亏在各自为战,结果输得一败涂地。

狂风骤起,电闪雷鸣,招尚未发出,四人已被风刮得睁不开眼睛,果然声势惊人。黎元旦已将功力提至极致,蓄势待发。他下了决心这次决不轻饶这四个讨厌的恶徒,务求一招击垮他们。

“等一下,”谢地朝他喊道。“我们的五魁首阵法天下无敌,你这小小的五雷轰顶,我们根本不放在眼里。但是,但是……五魁首,五魁首,要五个人才成魁首,我们现在只有四个人,我们威力无比的法宝也没带在身边,所以……所以我们需要更多的时间布阵发功……”

“老二,你什么意思?”谢天道。“五魁首四个人照样可以的。”

“老大,我……这不是在拖延时间嘛?”谢地压低了声音道。

“哦,那你说话轻一点啊,”谢天若有所思地道。

“啊哟,我肚子有点痛,想上厕所……”谢恩哭丧着脸道。

“老四,关键时刻,你又想开溜!”谢君瞪着他道。

“不是啊,我早上起来就……”谢恩辩解道。

“你们四个混蛋在嘀嘀咕咕什么!想拖延时间?没门!”黎元旦狂笑道。“现在知道怕了。来不及了,看招!”

雷声隆隆响起……

“停!”谢恩举起双手大叫道。“停!黎副主考,今天我们是来报考特卫队滴,不是来打架滴。要打也得等我们考试考完了再打!”

“对对,”谢地立刻附和道。“考试前打就是破坏考试纪律,你看,下面那么多人在看,考试都不考了,影响不好吧!”

“我觉得有点道理,”谢天说道。“你身为副主考,带头破坏考试纪律,成何体统?大家说,是吧?”

谢恩得意洋洋地道:“就是!这事得先问问主考,我们是遵守考场规则的模范考生,不能坏了纪律。副主考归主考管,我们应该先问问主考。”

“主考呢,主考,你在哪里?”谢地大声喊道。

他们你一言我一句,大呼小叫,在下面围观的所有人都把目光转移到了主考丁鹏副局长身上。

丁鹏咳嗽了一声,清清嗓子,朝楼顶高声道:“黎队长,我觉得他们说得有理。先考试吧,你们一闹,乱了秩序,大家都跑出来围观,考试不能正常进行,影响的确不好……”

“对不起,丁局,这几个恶人敢在这里行凶打架,已经破坏了考场纪律,不惩治他们,何以服众!我看他们就是来捣乱的!”黎元旦语气严厉地说道。

他恶狠狠地盯着四人,狞笑道:“今天你们说什么都没用!接招吧。”

“我们才不是来捣乱的,就是来考试的。”谢恩嚷道。

“我们在候考室好好地等候考试,你一来就坏了考场纪律。捣乱的人是你!”谢地喊道。

五雷轰顶的滋味早已领教过,四人心里其实怕得要命,这时忽然找到了一个逃避的好理由,岂会放手。

“好,你们想考试,是吧?”黎元旦冷笑一声,“现在就由本副主考直接对你们进行面试考核,接得住五雷轰顶,算你们考试过关。接不住,嘿嘿!自认倒霉吧。”

这话一放出来,封住了逃避的退路。四人面面相觑,一时不知如何应对。

“五雷轰顶!”黎元旦不再与他们啰嗦,抓住时机,运功发力。

震天价一身炸雷响起,数道闪电从空中携耀眼的亮光以摧枯拉朽之势袭向四人。

四人知道再也躲不过去,不再说话,摆开架势全力发功抵抗。

片刻,乌云滚滚,电光、烟火大作,仿佛有无数烟花在同时炸开,四人的身影渐渐消失……

“我命休矣!”

杀气腾然而起!笼罩在烟火中的四人心里几乎同时跳出了这个念头!

(聊城荣恒医疗器械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