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电台通信车的那段情缘沈忆成

我入伍被分配在坦克25团指挥连15瓦电台一台。当时连里有四台短波通信车,三台15瓦通信车和一台50瓦通信车。每个15瓦电台编制一台15瓦通信车,15瓦通信车是由北京212吉普车改装的,通信车上装有电台架子和车载供电电源,电台架子按装在正副驾驶座之间,大八一收发信机就安装在架子上,车载供电电源由一块坦克电瓶驱动一台逆变器,利用原车的发动机给电瓶充电,车载天线就是59坦克的四米鞭状天线。通信车用于解决了坦克部队在机动过程中对上的通讯联络问题,一个电台编制四个人,包括:台长、报务主任和两名报务员。我们一台的任务是随团基指行动,二台是随团前指行动,三台是随团后指行动。平时这三台北京212吉普车通信车并不在连里,归团小车班管理,基本上是供团首长乘坐之用,电台也不装在车上。只有在执行任务时通信车才派到连里,装上大八一电台随团司令部行动。

另外指挥连还有一台苏制的50瓦通信车(嘎斯51),和六部71型电台,接下来给大家讲的就是有关它们的故事:1950年12月7日坦克25团的前身,坦克独立第2团在徐州茅坪车站成立,团直属的指挥连同时组建。1951年11月在哈尔滨为了抗美援朝,作为我军首批改装的苏制装备的10个坦克团之一,一次接收了一个苏军T–34坦克团的全部装备,包括T-34/85中型坦克30辆,IS-2式(斯大林2号)重型坦克6辆,轮胎式装甲输送车5辆,122自行火炮4辆。以及保障分队的全部装备。那时指挥连编制有侦察排、有线排、无线排、装甲车排。这台50瓦短波电台通信车和71型短波电台就是那时指挥连的主要装备。当时的苏制坦克、自行火炮、和装甲车装备的是短波电台型号是HF-9-RS和10LT。坦克团对上对下的无线通信都是短波通信。 我1973年入伍时苏制50瓦通信车编制在一台,由于它是制式通信车,不能挪做它用,所以一直是由指挥连管理,那时的50瓦通信车的驾驶员是岳进贤(1971年北京平谷入伍),他平时不在台里,生活和工作在二排六班(摩托班),只是在执行任务时才回到台里,所以台里的老兵给老岳起了个外号,管他叫“岳大使”,意思是电台派驻六班的大使。岳进贤退伍后,由马建忠(1974年河北唐县入伍)从运输连调入,接替他开50瓦通信车。我第一次上这台50瓦通信车是刚下连不久,那时我们还没去师里学报务,记得是个星期五(武器保养日),报务主任剧连贵,打开通信车门,我随台里的老兵上去打扫卫生,保养电台。那时这台50瓦通信车是封闭的,平时基本不用。驾驶室和电台室是分开的,电台室里干干净净,设备状况良好,随车物品放置有序。那时50瓦发信机好像还在,只是不能用了。但7512收信机还完好,加上电后还能收到电台信号,随车的150瓦汽油发电机也完好无损,车箱里的工作台、电风扇、车窗的窗帘都是好的。车箱内右后角有一个冬天取暖的小铁炉子,炉子是烧煤的。

这台苏制嘎斯51通信车从1950年装备指挥连,到我们入伍它的车龄已经20多年了,驾驶楼显得有些破旧,但车辆的技术状况机械状况还很不错,跑起来很有劲,一点也不输给大解放。最露脸的是1974年冬季野营拉练,25团从山阴县返回浑源途中,在一个村子过夜。那天夜里突遇寒流下起了大雪,气温降至零下20多度。我那天夜里在50瓦通信车里值下半夜的班,车里的小炉子火烧得很旺,车里非常暖和,炉子上始终烧着一壶开水。虽然车外的天气异常寒冷,但我在车里一点也没感觉到。 那时候没有车辆防冻液,汽车水箱里加的是普通的水,到了冬季汽车入夜前都得将水箱中的水放净,第二天出车前要忠新加水。严寒下发动冷车也是一门技术。天亮了岳进贤过来发动车,我一开车门才发现雪下得很大,天气非常寒冷。老岳不紧不慢地开始发动车辆,他先往发动机上浇了一点热水,然后用摇把摇了一会,由于车里烧着炉子,所以车体是热的,又有一壶滚烫的开水。老岳做完准备工作,坐进驾驶楼一脚马达下去,车就发动起来了,然后他将热水全部加进了水箱,前前后后也就用了不到15分钟。车辆正常后,老岳上车一边烤火一边跟我聊天,他说昨晚放水时就跟电台值班的交代好了,让天亮后给他准备一壶热水。老岳告诉我:人家坦克上有加温锅,坦克驾驶员们早早起来,点燃加温锅,通过加温锅给坦克供热,严寒之下坦克都能发动起来。可咱这汽车就比较麻烦了,好在咱们通信车上有炉子,一夜下来起到了车体保温作用,再加上这壶热水,所以没费劲就把车发动起来了。我俩正聊着,小车班的人跑来向我要热水,好在老岳用了那一壶之后我又烧了一壶,他提着壶走了,可是一会儿又跑回来,说还是不行,电瓶都打光了,叫我们去帮着拖车发动。老岳就开着通信车过去帮他们拖车发动,我在车里一边值着班,一边帮他们烧水。一会我们就帮着小车班拖着了几辆汽车,拖着的车辆再去拖别人,这些轮胎车辆最后就这样才全部发动着了。部队按时出发了,我们的老岳和嘎斯51也算立了一功。

从1975年以后50瓦通信车,就成了我们的电台值班室,平时执勤的大八一电台和139收信机搬到了车上,从此结束了我们在一间屋里,同时值班和休息(补觉)的历史,过去在一个屋里,一旦有电报了想睡个好觉是不可能的。

指挥连的两瓦班早期时装备的是71短波电台(两瓦),因为那时的苏制坦克、自行火炮和装甲车装备的是短波电台,型号是HF-9-RS和10LT,团指挥机关是通过71电台对坦克实施指挥的。看过电影《英雄儿女》的都知道,英雄王成就是用71短波电台,向指挥部高喊着:“向我开炮”。71电台是报话两用,有老兵讲,在朝鲜战场上曾经用71电台和双极天线和北京通过报,可能是那时空间的电磁环境不复杂吧。我们在报训队快毕业时用71电台搞电台实习,使用鞭状天线信号好时,通个七八公里不成问题。

1966年坦克25团换装了国产59中型坦克,59坦克装备的是苏制A220超短波调频电台,发射功率16瓦,由于是超短波调频,A220之间的通信距离最远也不过16公里。听老坦克兵讲原来苏制坦克装备的短波电台能够通46公里呢。指挥连两瓦班也在25团换装59坦克的同时换装了A233B超短波调频(两瓦)电台。这种电台使用的是碱性充电电池,所以通信连修理室负责对A233B电池进行充电。淘汰下来的71电台交给了我们15瓦电台,由于它是报/话两用与当时15瓦使用的81电台可以互通,我入伍时每个“15瓦”台还配有1部71电台。我入伍后还使用它搞电台实习,那是1974年夏天,台长剧连贵带我和张瑜携带一部71电台,到坦克一营的驻地唐庄,搞电台实习。到了1975年这批71电台经我手,移交给雁北军分区的民兵了。

1976年全军掀起装备技术革新的浪潮,在连领导的鼓励和支持下,我们用废旧的双极天线(多股裸铜线)制作了一个两米长直径50公分的笼锥形天线,横(斜)向安装在15瓦通信车车顶上,取得了不错的通信效果,提高了一定的通信距离。1977年10月北京军区装甲兵司令部通信处,组织所属坦克师、团无线通信分队,在北京南口地区进行专业进行比武。允许携带自己革新的天线参加比武,我们一台代表25团参加了比武,当时就携带这台安装笼锥形天线的通信车参加了比武。

1979年通信连一台换装了150瓦(116)短波电台通信车,50瓦通信车就随之淘汰了。当时的一台台长是韩玉振,这台150瓦通信车也是他亲自接来的。新装备的150瓦通信车,是河南省鹤壁市无线电四厂生产的,它是在北京212吉普车底盘上改装的面包车,车上装有150瓦(116)短波发信机和236收信机,车辆运动中仍然使用4米鞭状天线,还配备了有一部小发电机(小油机),可以在行进间发电给电台供电。这台150瓦(116)短波电台通信车的装备,大大提高了坦克25团的通信联络能力。

那时的短波通信车一直存在着三大缺陷,一是:汽车发动机点火系统对短波通信产生的干扰,正好全覆盖短波通信频率。二是:电台设备供电系统比较落后,通信设备的供电采用的是另置的发电机,它的工作效率很低也不方便。发电机使用汽油做动力,使用和维护都比较麻烦。另外野外工作时发动机的噪音很大,容易暴露电台工作位置。三是:通信车装备的都是鞭状通信天线,这种天线的发射效率很低,它电磁场是垂直极化的,发射的电波中天波的成分很少,基本是靠地波通信的。电波沿地球表面传播,随着通信距离的增加,衰减的非常厉害,所以通信距离有限。不管发信机发射功率多大,双方使用鞭状天线时,其通信极限距离不会超过15公里。我们平时短波通信主要是使用的是水平架设的双极天线,每部电台都装备便携式双极天线,由于它的电磁场是水平极化,发射的是天波,靠电离层反射,通信距离很远,15瓦短波电台使用双极天线就可以通几上百甚至上千公里。但是它不能安装在通信车上,行军过程中如遇联络不畅,我们就只能把车辆停下来,快速架起双极天线,一般两个人架设完毕,需要2-3分钟左右,有时遇到紧急情况就干脆不架天线杆,由人把天线拉起来,快速沟通后,完成电报收发后,收起天线继续前进。很显然短波通信车的这三大缺陷,严重制约着我军机动中的通信联络。当时全军各部队都在开展技术革新来解决这三大难题,北京军区装甲兵司令部通信处的通信技术革新小组在这方面走到了全军的前面,通过几年的不懈努力,取得了优异的成绩。革新成功了通信车发动机防干扰设备、150电台直流供电(晶体管高压键控逆变器)、车载可调谐菊花天线。我和乔克强1978年从25团通信连调入该小组工作(我是2月份调入,乔克强是4月份调入),我们调入时,革新小组几代人在孙发(时任通信处副处长,1979年任处长)领导下,已经在技术上攻克了这三大难关,革新成果得到了总参通信部和北京军区的表彰,并在全军试行推广。我和老乔的主要工作是,将三项革新成果,结构上坚固化、产品化、配件化,通信车改装工作流程化。我俩带领3名战士,安装上述三项成果的改装时间,从原来的每台车十几天,缩短至2-3天,1978至1980两年多的时间内,我俩带领3名战士为全军各部队改装了近20台150瓦通信车。

1979年5月总参通信部在北京阳坊(坦克24团驻地),进行全军150瓦通信车改革性能测试选型会,准备测试评选出最好的革新成果,然后定型装备全军。全军各部队对短波通信车的革新成果聚集北京。总参通信部组织了专业测试设备和人员对与会的革新成果进行了严格的测试,为了得到革新天线在空中的准确测试数据,还从空军调来了一架从法国进口的“云雀Ⅱ”直升飞机。我和乔克强做为北装通信革新小组主要成员参加了会议。时任坦克25团通信连一台台长的韩玉振,携带坦克25团新装备150瓦通信车参加了会议,承担会议的技术保障工作。坦克7师无线连干部报务员刘建国(原坦克25团通信连报务员)也参加了会议的技术保障工作。会议期间,党和国家领导人华国锋、邓小平等接见了与会代表(5月31日)。我和乔克强、韩玉振、刘建国都参加了接见,并与党和国家领导人合影留念。会议结束后,由于坦克25团在会议保障工作中表现出色,作为奖励北装通信处决定给坦克25团的150瓦通信车改装了菊花天线,这是北装通信处给北装部队坦克师、团通信分队改装的第一台车。我和老乔亲自改装了这台车。

(聊城荣恒医疗器械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