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是否因为今年雨水丰厚,所以水果价格才会飞涨。我对水果没有太多的需求,外出的时候如果确实没有什么东西吃,也曾经用水果果腹。 倒是我太太比较喜欢吃水果,搞医学的对健康饮食多少还是有些了解,也算是职业病吧。

我从来不敢说她是职业病,尽管适应她那些洁癖需要很强大的忍耐力。她却经常讲说我有强迫症,逢人就说。 

这个我也没法反对,事实也的确如此。家里住的是老房子,曾经看着总闸电线的走线不舒服,就把它全部拆了然后重新布线,再用医用胶布写上名称编号,贴在电线上。因陋就简,也还是能够实现基本的要求。 

也曾经把入户有线电视的信号线加装屏蔽,全手工,一整天没吃饭,直到把它搞定。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没点儿强迫症,想做成点儿事情几乎就只能靠父母或者靠运气。

我觉得我的强迫症并非是很轻微的,至少不是最严重的。在这方面,生产处的刘哥才是一绝。 

自从我入厂就认识刘哥,那时候他还很年轻,刚刚进入生产处,个子不高,身材魁梧,精力充沛,那个时候他的头发也还是原汁原味的。 

在我们工厂,生产处并不是负责生产管理的部门,它的职能是协调跨车间任务的生产进度。所以在生产处,最主要的科室就是调度室。 

调度室的工作跟工厂所有车间都是要同步的,有车间24小时轮流转,调度室就也是24小时轮班的。 

除了收集生产指标完成情况,如果哪个车间在生产期间发现蒸汽、冷冻水、压缩空气、氧气、氮气啥的不够用,或者有其他紧急需求的,就可以打电话给生产处。因此调度室人不多,但是都是精英。 

除了调度室,还有一个计划科,主要就是负责排计划。经营处那边来了订单,就是计划科排给各个车间。尤其是机加几个车间,平时的生产任务都是满负荷的,因此相对比较不好安排。另外,还有一个原料科,就是统计各个车间所需要备货的原材料,然后汇总统一发给供应处。 

刚刚认识刘哥的时候,他就是计划科的。大概干了三五年,被“下放”到机加三车间做副主任,也是主管生产的副主任。 

读过《马里亚纳玄燕鸥》的大概会记得,机加车间曾经接受过海爷和梅姐的改造。改造完成后,后续的持续改善就是交给车间自主完成。 

大概就是那个时候,刘哥接触了一些精益生产的理念,然后就慢慢开始病入膏肓。 他的办公室,绝对没有一件多余的文具、一片多余的纸屑。他的杯子、饭盒、水瓶啥的,都是整整齐齐干干净净的摆放在指定位置。 

再过几年,刘哥又回到生产处,做了生产处的副处长。官大了,但是毛病没改。搬去办公室的第一件事,就是亲自把办公室打扫了一遍。 

这一打扫就耗费了半天时间,用其他同志的话来说,就是刘处他的办公桌前后左右,连只死苍蝇都找不到。而且更夸张的是,地上的纸篓、工作鞋、移动小办公柜,都用电工胶布在地面划了线,所有的物品必须放置在指定位置。 

后来据说,刘哥连家里的厨房都改造了,把酱油瓶子醋坛子的位置也都标示清楚,不允许乱摆放。弄得刘嫂都不敢随便进厨房,洗菜做饭都要征求刘哥的允许。 

工厂机加能力的提升,一半缘自于厂领导,尤其是海爷的高瞻远瞩。另一半,则是像刘哥一样的基层管理人员不断进行自我挑战自我提升的结果。 

听很多人讲到一个课题,说是工作和生活要尽量的分开。道理大家都懂,但是执行起来比较有难度。 

有时候自己也在思考,为什么工作和生活一定要分开呢,又为何事这么难分开呢?不同的行业不同的岗位,可能要求也是不尽相同吧。 

刘哥的所谓5S,对我来说不是什么挑战。一开始就在海爷的严格要求之下,连走线这种“小事”都要严格按照横平竖直的要求来完成。平时自己的桌面虽然不及刘哥的整洁,也差不到太远。 

但是如果是半路出家的,那就要适应一下了,比如说小明。 

小明是搞技术的,在他的内心深处,感觉只有那种“图纸像小山一样堆在桌子上”的景象,才能表现出他的繁忙、还有重要性。 

他说小时候曾经听到过一句话,说是桌面的文件太乱,只要自己找得到,其实就不会是什么问题,反而会更有效率。 

于是就拿着这根鸡毛当令箭,刚刚到27号的时候,也还是大  大咧咧的,没把这个规矩放在眼里。 

直到有一次梅姐看到了他的办公桌,然后就耐着性子苦口婆心的讲了一整天的时间管理啥的,然后小明立即改掉这个毛病。不为别的,只求梅姐闭嘴,世界就消停了。 

最近有机会去到小明现在的办公桌,那个程度也不亚于刘哥,也是强迫症晚期患者。所有的物品全部放了定置线,办公台附近没有半件杂物。 

小明也是在工作过程中不断推进精益生产,然后也养成了自己的工作习惯。至于他是否如刘哥那样把工作习惯带回去家里,那就不得而知了。 

小明在办公室的工作习惯,也传递给了他周边的同事,久而久之,也就成为了大家的工作习惯。如果谁的办公桌不整洁,大家都会看着不舒服。 

然后去到生产线,要求就更加严格。也只有这样,才能做到眼睛里不揉沙子,才能做到精益求精。 

以前说到机关办公室,总是说到茶杯和报纸,但是现在的办公室,基本都是技术型,都有基层工作经验,又大部分是年轻人,也引进了许多工业界的先进做法。 

年轻人的办公桌,显得更加人性化一些,也比较整洁:除了办公用品,还有一些方便加班的小玩意。相信电商们在这个领域,也没少下功夫。 

单单说到办公用品,也是早就更新换代,办公室看起来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比如说看板,每天更新不同的信息。以前是手抄报的形式,后来是粘贴板,现在都换成LED显示屏了。以前是数字,后来增加了图表,现在都是动画形式。 

人都是逼出来的,每个人的业绩都上墙,个人不努力的话业绩肯定受到影响,甚至还会影响到自己所在的团队。 

而且也都清楚,一个职位,一堆人都在惦记,你自己不行,团队马上就可以找到合适的甚至更好的替代者。这样一来,谁能有机会偷懒呀? 

现在网络和通讯都发达,就好比我们广州办公室的看板,数据和工厂实时同步。我们做的好不好,工厂那边一清二楚。 

其实,这些进步,也都得益于咱们的基础设施建设,以及技术层面的日积月累。有了市场,就有了大数据;对大数据进行分析,找到发展机会,反过来也推动技术层面的持续改善。 

这就是戴明环,也就是经常讲到的PDCA。刚开始会认为这个太简单,但是咱们中国人有些时候就是太聪明了,或者说太容易耍小聪明。其实只要踏踏实实把PDCA做好,个人体会,在工业界领域,就没有什么做不好的。 

比如说5G,疯子封杀华为那些天,对咱们来说真的就是一个机遇,一个自力更生的推动力。 5G技术,其实在军事领域已经得到了很广泛的应用。

目前华为所做的,无非就是要把这个技术普及到民用领域。 像猛禽、闪电II,它所谓的独立作战指挥系统,数据共享和通信,其实采用的就是5G技术。很多技术领域都是这样,最先进的技术往往都是在军事领域得到应用,成熟以后再推广到民用。 

于此同时,西方尤其是老美,还是需要让军用技术对民用技术保持一个代差,这样也才能保证它核  心技术的巨大军事优势。 

华为这一票,尤其是在西班牙和伦敦进行的5G技术展示,让老美压根儿就没有想到,咱们在这个领域已经把民品做成了军品的技术规格。 这个才是疯子害怕的,因为这个形势让他的军事优势方面的代差迅速化为乌有。 

老美打仗,最在意的就是代差。比如沙漠风暴行动,老美率领的联军,用第四代技术和战术,直接瘫痪甚至抹除了萨达姆大叔的第二代防空系统。在后来的入侵西域督护府,形势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有了代差,就可以确保用最小的代价赢得最大的战果。但是一旦打赢了再去占领,在非对称作战环境下,作战武器代差不是那么明显的时候,老美的伤亡数字就会直线上升。 

如果华为的5G进行商用,尤其是拥有天朝这么大规模的市场,那么可以预见,从5G开始,咱们不说领先于世界通讯技术的发展,至少在这个领域是不会落伍于最前沿。 

而华为的市场,也不只在国内,满地球都可以找到华为,尤其是一些被疯子制裁的国家。 这样一来,无论是猛禽还是闪电II,所要面对的就不再是有数倍代差的对手,它们能够体现出来的优势也就不会再那么明显。 

当前广泛应用的4G系统有一个主要的挑战,就是信道带宽的分配。比如1000M的带宽,如果10个用户同时使用,那么每个用户分到的就是100M;如果100个用户同时使用,那么每个用户分到的就只有10M。 

5G技术从根本上就解决了这个问题,1000M就是1000M,每个用户都是1000M,10个用户这样,100个用户、1000个用户也是这样。 因此,只有通过5G技术,才能更好的实现自动驾驶、才能够实现集群通讯、才能够实现即时响应。 

疯子不明白的是,为何一夜之间,咱们的技术就得到如此大的发展;疯子明白的是,其实他阻挡不了咱们的发展,他能够做到的最多也只是延缓咱们发展的脚步。 

现在要求疯子取消限制的有两种人,一种是确实不希望看到贸易  战的,这些当然是有识之士,其实骨子里面也是希望继续在当前的全球化供应链模式下继续捞金的。 

还有一种却是希望继续“温水煮青蛙”,让咱们继续受制于人的。他们希望能够让咱们放弃在一些核  心领域的研究和发展,这样以后真的产生矛盾的时候,让它手里还有牌。 

咱们也不傻,教训太多了。至于表面功夫,肯定还是要做,但是具体落实到行动中,就要看清楚想明白。现在亡羊补牢,还来得及。 

另外,老美也不傻,它延缓其国内的5G应用不是因为技术障碍,也不是因为钱,而是他需要时间来研究,怎么样能够让它的军用技术与民用技术保持适当的代差。 

也正在它还在研究的时候,华为、中兴等企业,却丝毫没有懈怠,迎头赶上了。这一局,让它哑口无言,只能耍无赖。 

曾经有进行过测试,用两百架无人机模拟空中堡垒。也就是说派一个集群出去,对方看到的是一架空中堡垒,那么怎么防? 

直接打导弹过去?最多也就是损毁几架无人机,甚至大炮打蚊子,一架都碰不着。 那么同时,这些无人机要怎么样才能让这个集群长得象是空中堡垒呢?这就需要即时通讯。 这个,就是5G能实现的。 春晚的时候,在广州小蛮腰旁边,无人机表演了一场灯光秀。这个,其实就是技术展示。 

现在要去发展的,已经不只是把彩虹组成集群。当下研究的,甚至是怎么样提升退役战机的空中姿态稳定性。这个,才是真正有战略意义的课题。 

如果能够充分利用退役战机进行饱和攻击,即使每架战机只携带两枚导弹,那么集群出动的时候,任何在航程范围内的目标都将成为靶子。 

不仅仅是利用退役装备那么简单,这个方案也同时解决了应急的问题。真正有需求的时候,可以直接从库里面调配,从实质上提升了威慑能力。 

以后已经不存在飞机坟场的概念,那应该被称为特战仓库。 而5G,就是实现这个情景的那台放映机。这场景,想想就美好,也难怪疯子疯了乱咬。 

因为他树敌太多,即使不是在咱们周边,在其他热点地区,他也会碰到一样的问题。因为,咱们物美价廉,而且得道多助,又不想干涉别人家的事情,所以咱们不会碰到疯子那些烦恼。 

若是把从二战开始的机械化作战称为常规战争,把从海湾战争开始的空中优势作战称为精准打击战争,那么未来的战争一定是非对称战争,它将通过高强度的通讯、高精度加工的武器和高度智能化的作战指挥,来实现以前所不敢设想的战役和战术目标。 

在前两种战争模式当中,老美都是开创者,也是最优秀的实践者和最大的受益者。但是到了非对称战争模式,咱们就应该当仁不让了。 

以上的总结和展望,要鸣谢的是装备部家属大院门卫一位姓谭的大爷。是他老人家在百忙当中,利用两盘象棋中间短暂的休息时间帮忙总结的。 

咱们不如大爷,人家接触的人脉广泛,可以高屋建瓴的总结观点并发表意见。咱们只是立足本职工作,把自己的事情做好。 

数据的传输,曾经是空基SAR的一个瓶颈,当年突破为了突破这个瓶颈,也确实动用了很多的资源。有了5G,有了高性能服务器和存储单元,SAR的精度就会越来越高。 

前几天高分二号出来,秀了一张三峡大坝的照片。照片本身的清晰度自不必说,把这么样的高解析度的照片传回来,这本身就是一个大的进步。 

其实我倒是不太关注网上的新闻,实在是信息爆炸的年代,而且也很难要求这网络新闻当中的准确性和客观性。 

为了点击率,恨不得把自己的名字都改了,这样的诚信水平确实不敢恭维。而且,有多少煽风点火的隐匿其中,恐怕也没有人说的清楚。犯不上跟那些不存在的人和事去计较,所以也是难得糊涂。 

也不是所有的新闻都不看,比如需要舒缓心情的时候,就喜欢看看国足的新闻。把国足新闻当娱乐新闻来看,还是挺有意思的。 

在《美索不达米亚之眼》里面,提到过归化孔卡、提升国足水平的设想。当时还挨了几句骂,没想到,现在居然就实现了。 

其实往大了说,对咱们而言,举办世界杯的确是刺激GDP增长的一个途径。那么往近了看,不参加世界杯决赛阶段比赛,又怎么能成功申办世界杯呢? 

就好比满世界被归化的咱们的乒乓球、羽毛球和跳水运动员,人家早就动手了,只是咱们自己还在纠结。 

千万甭提什么“十六亿人口里面挑不出十一位踢足球的”鬼话,如果这样的话,那难道剩下五十几亿人口里面就挑不出一个打乒乓球的吗? 

用小王的话来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只要拥护党的领导,只要照章纳税,在他看来就没啥不行的。若想恢复汉唐君临天下之势,就要有世界主人的视角。 

至于我,反正现场看球是要自己掏腰包的。既然花钱了,那么能看到最好的表演当然就是最基本的要求了。 

这个道理跟做产品是一样的,只有把咱们的产品做到别人无可替代,那么市场始终还是咱们的。旧奴隶主们丢了生意,必然心有不甘,他们愿意怎么放苍蝇嗡嗡就怎么嗡嗡,咱们的产品该怎么卖还是怎么卖。好产品在那儿摆着,性价比在那儿摆着,光会打嘴炮没什么卵用。 

我们始终相信,只要坚持“五项原则”,只要自身产品过硬,就没有什么不能战胜的困难。

(聊城荣恒医疗器械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