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窦某某、陈某某贪污案( (2019)晋04刑终109号)

【裁判理由】本院认为,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窦某某作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其担任沁源县警务保障室主任职务上的便利,非法占有公共财产37820元的行为,已构成贪污罪。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陈某某不具有国家工作人员身份,在案证据不能证明其和窦某某有内外勾结、共同套取公款非法占有的主观故意,不构成贪污罪的共犯,应宣告无罪。

【案例】谢某某贪污案((2016)辽刑终295号)

【裁判理由】本院认为,天照金公司是草厂项目的建设方,房建总公司是施工方,天照金公司与房建总公司之间存在着债权、债务关系。天照金公司作为建设方拥有草厂的土地使用权和在建工程所有权,同时房建总公司享有对天照金公司草厂施工费用的债权。现有证据证实草厂工程没有决算,天照金公司没有支付工程款,天照金公司欠房建总公司的工程投资款1557.75万元债务挂在房建总公司账上。在房建总公司入股天照金公司后,两个公司之间是股权合作关系,虽然双方签订了投资声明,房建总公司退出天照金公司的经营,并将股权转让给上诉人谢某某,但现无确切证据证明天照金公司欠房建总公司工程款1557.75万元与股权有对应关系,作为房建总公司的债权,房建总公司的工程投资款没有被平帐,谢某某无法贪污该债权。现草厂被房建总公司占有出租,房建总公司的资产没有消失,在双方就草厂工程尚未决算,且没有证据证实谢某某与程某义共谋将该草厂非法占为己有,即具有“共同贪污”的主观故意的情况下,认定谢某某与程某义合谋将房建总公司投资1557.75多万元建设的草厂非法占为己有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故对谢某某及其辩护人所提“谢某某主观上没有贪污故意,客观上亦没有实施贪污行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不构成贪污罪”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

【案例】刘某某贪污案((2017)陕03刑初35号)

【裁判理由】本院认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刘某某构成贪污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指控不能成立。理由如下:1、起诉书指控第一宗刘某某贪污公司购车款50万元的事实,经查,因昆明公司与穆某甲之间确有口头的车辆买卖协议,且穆某甲已于2005年11月4日将其所有的黑色奥迪A6轿车交付给昆明公司,并由刘某某一直使用。刘某某也以购买奥迪车为名从公司财务提款50万元,只是因为该车辆不能过户而未将该购车款支付给车主穆某甲。故此时该款的性质已发生改变,已不属于昆明公司的公款,而是应支付给穆某甲的购车款,该款应属穆某甲所有,所以刘某某虽然将该款未支付给穆某甲而是用于自己购买房屋,但其并未贪污公款,而是侵占穆某甲的个人款项,且其在昆明公司亏损后,按照内部承包协议,其已将该房屋抵偿给厚物工程设备有限公司,用以归还昆明公司对厚物工程设备有限公司的欠款。故刘某某主观上没有贪污的故意,客观上也没有贪污的行为,故其不构成贪污罪。2、起诉书指控的第二宗贪污公款151万元的事实,经查,虽然刘某某要求王某丙将应付给昆明公司的151万元招标费转款到刘某某个人银行账户,但刘某某收到该款项后即将该款分别用于支付昆明公司欠其他公司的混凝土材料款了,其个人并未实际占有该款项。尽管该款项在昆明公司财务上记账为昆明公司欠刘某某个人债务151万元,但刘某某对该款项仅仅是享有债权,而并未实际取得该款项的所有权,债权是期待权,能否实现并未可知,且刘某某于陕航建之间有内部承包协议,如果昆明公司亏损,刘某某应承担偿还责任,刘某某也基于该协议,因昆明公司亏损巨大,刘某某声明放弃该债权,该债权刘某某实际并未实现。故刘某某对该笔151万元客观上并未实际占有,主观上认定刘某某有贪污故意也缺乏证据证实,故公诉机关指控的第二宗事实亦不能成立,公诉人当庭提出第二宗应认定为贪污未遂的意见,亦缺乏证据印证,于法无据。

【案例】冉某某贪污案((2015)泸刑终字第96号)

【裁判理由】本院认为,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冉某某在承包期间私自销售医用氧气瓶347个并占有了销售收入19万余元的事实存在,但由于医用氧气瓶本身为种类物,在冉某某承包期满后,氧气分厂存留的医用氧气瓶的数量仍大于新火炬公司移交给冉某某的数量,现有证据无法认定冉某某在承包期间处理的医用氧气瓶是新火炬公司所有还是其承包后购买。根据新火炬公司与冉某某于2008年6月1日所签订的《承包合同》第十九条的规定:“承包期满后,甲方(新火炬公司)以成本价的五折对乙方(冉某某)承包后购入的医用氧气瓶和运输车辆进行收购,或由乙方自行处理。如需继续承包,双方另行签订合同”,冉某某在承包期满后,对于其承包后购入的医用氧气瓶具有处分权,冉某某虽然在其承包期未满时就将医用氧气瓶予以销售并占有销售款,但由于无法确定其销售的医用氧气瓶是新火炬公司所有还是其在承包期间所购买,且承包期满后存留的数量远远大于新火炬公司移交的数量,因此现有证据不能证明冉某某具有非法占有新火炬公司的医用氧气瓶的故意,也不能证明其侵吞了新火炬公司的资产。故原判认定冉某某这一行为构成贪污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依法应予改判。

【案例】钟某某贪污案((2008)豫法刑再字第00013号)

【裁判理由】本院认为,原审被告人钟某某以顺河乡电力管理所钟某某的名义与路桥集团一局签订了租用变压器协议,钟某某经柯某某之手以28500元从新乡购买三台250KvA变压器运到驻马店高速公路工地安装后交由工程局使用,其购买变压器并未使用顺河乡电力管理所资金,供电公司郊区分局也不承认该三台变压器为单位资产,不承认出租变压器为单位行为,而变压器使用完后,路桥集团一局交还的又是钟某某个人,所以,从变压器的使用和处置的方式看,变压器不属于电管所公有财产而属于申诉人钟某某个人所有。不能因为使用变压器的押金款打入电管所帐户三天,出租变压器产生了7500元的经济效益,就认为该效益为公款,转帐只是一种付款方式,不能改变财产所有权。因此,申诉人钟某某与路桥集团一局所签协议的行为系个人行为,其出资购买变压器租赁给路桥集团一局所得利润系个人收益,钟某某使用本单位帐户转款不构成贪污罪。原审被告人钟某某的申诉理由成立,应予采纳。

【案例】刘某某贪污案((2015)果刑终字第4号)

【裁判理由】本院认为,上诉人刘某甲违反财务制度,采用假发票从单位财务套取资金的方法,将513000元转至其个人账户,并提取现金500000元后,对本公司部分职工说明维修锅炉节余了部分资金,打算用于组织本公司职工旅游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足以认定。其主观上用此款给职工旅游的动机和目的明显,没有贪污的主观故意,缺乏贪污罪的构成要件,故原审认定上诉人刘某甲主观上明显具有贪污故意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定案理由不能

【案例】王某某、李某某贪污案((2017)冀0503刑初27号)

【裁判理由】本院认为,被告人王某某、李某某作为董事长、总经理是公司领导人员,其召开集团公司会议给领导层发放奖金,并指令使用其下属实业公司账户上的资金,其中包含有黄骅大酒店56.7万元租金,即公诉机关指控的56.7万元国有资产,控辩双方对此均无异议。但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王某某、李某某与具体的财务管理人员被告人郭某某、王某5共同贪污,即采取该款不入账的方式予以侵吞,对此指控公诉机关未提交王某某、李某某指令郭某某、王某5二人实施不入账以及隐瞒该款项的证据,也没有提交四被告人共同预谋贪污的证据,本案现有证据无法证明四人具有贪污的合意;被告人郭某某、王某5负责财务管理工作,对于涉案该款项未在账目上进行正规记载负有责任,但二人并不知道该款不入账该如何使用,即被人侵吞占用,且二人也未使用或分得该款,因此公诉机关指控四被告人贪污罪证据不足【案例】向某某贪污案((2008)州刑二终字第36号)

【裁判理由】本院认为,龙山县脉龙界开发区为了开发山地种植药材,集体与苗木经营个体户庹年友签订的《购销杜仲苗合同》、《厚朴苗购销合同》是两份有效的买卖合同,已得到乙方庹年友的认可,且已实际履行完毕。依照合同规定,购苗木所需的购苗款、购苗人员的食宿、苗木运输途中的杂支、贷款提现所需费用均由乙方负责,只是由甲方开发区先行垫付,合同甲方开发区只负责支付合同上写的单价价款及树苗运费。履行完合同后依照合同规定结帐。依常理,履行完合同后,所赚的差价利润(获利)应属于合同乙方所有。这部分差价利润并不是开发区的公款,是应该付给庹年友的。原判将这部分差价利润认定为上诉人向某某贪污的赃款欠妥。从整个购苗及结帐情况看,没有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上诉人向某某贪污开发区的公款。故原判认定上诉人向某某犯贪污罪不能成立

【案例】刘某某贪污案((2013)榕刑终字第69号)

【裁判理由】本院认为,从贪污罪的主观要件分析,本案在案证据显示,上诉人刘某某的妻子蔡某甲与永泰县连心坝水电站签有《连心坝水库除险加固及渠道水毁修复工作承包合同书》。依照承包合同的规定,工程款虽属水利局所有,但上诉人刘某某作为承包方,有权领取相应的工程款进行施工。上诉人刘某某将工程款从连心坝水电站领出后,因为天气等客观因素影响致其尚未实施除险加固和水毁修复工程。本案现有证据不能排除水库确实存在需要除险加固,即报表上没有险情,但实际存在有险情的情况。因此,根据本案现有证据不能证明上诉人刘某某主观上有将工程款项占为己有的目的。从贪污罪的客观要件上分析,没有证据证明上诉人刘某某实施了贪污行为。上诉人刘某某作为承包方将工程款从水电站领出,是着手实施承包合同的开始。由于天气等原因的影响,承包工程无法动工,上诉人刘某某不可能对工程款进行结算、报账。原判关于上诉人签订承包合同将款项从水电站领出

【案例】吴某某等贪污案((2005)渝二中刑再终字第6号)

【裁判理由】本院认为:根据现有证据分析,伍某某是借款人(借条上署名的借款人是信用社),借款时写有借据,其被初审判决和再审判决认定为与吴某某共同犯罪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伍某某书写的借据其具体内容为:“借条,借到咸宜乡环流电站现金贰万元正,利息按9%计算(应为9‰),期限定于1985年5月份归还。借款单位,咸宜信用社,经手人伍某某。”借据中写明了借款单位是咸宜信用社,经手人是伍某某。虽然该借据上没有加盖咸宜信用社的公章。但是,一般情况下,法定代表人在任职期间为单位对外交往中的签名,民事法律关系上,应由单位对外承担责任。本案中伍某某写借条向环流电站借款,若是单位与单位之间借款关系,通常情况下,借回的款项应在单位入账,若用借款为单位做生意亦应有收入和支出账,伍某某经手向环流电站借款2万元,咸宜信用社账务上无记载。在本案中,如果要认定伍某某挪用公款构成犯罪,必须要认定伍某某经手向环流电站借款其所有权已经转为信用社,否则不能构成。尽管借据中的文字内容为咸宜信用社向环流电站借款2万元,由于信用社无账务记载此款,因此,应当依法排除是咸宜信用社单位借款,由此只能认定此款是伍某某私人借用的。伍某某出具的借条中载明了还款日期为5月份归还,距借款时只有一个多月,到期没有归还,可以通过合法程序追收。伍某某向环流电站借款无论是否经过王升科同意,由于其不是环流电站的职工,其行为与是否挪用公款,无刑事责任上的任何关联,因此,不应认定伍某某挪用公款。

关于伍某某在环流电站的存折上虚填2万元,是否可以认定为伍某某将借来的2万元,在借款到期时已作为环流电站存款填上了存折的问题。在信用社存款,必须是在收款员处交付款项,由收款员做收入账单,交会计做账后才能填写存折。伍某某在环流电站存折上私填的2万元,即没有实际交款,咸宜信用社没有、亦不可能按正当程序作收款入账。因此,不能作为已偿还环流电站借款上入了存折。若认定上了存折就是存款,就确定了是单位与单位之间的借用关系。若此认定,环流电站存折上有存款2万元,信用社有何理由不让支取。反之,只能证明咸宜信用社没有借用此款,也只能证明是伍某某私人借款。虽然伍某某在原审再审中提交的新证据,其中部分证据证明1985年3月前,咸宜信用社与他人做肥料生意是客观事实,但不能因此必然证明伍某某写借据向环流电站借款2万元,是为咸宜信用社集体做生意。既然是私人借款,即不能证明其是为咸宜信用社集体做生意,此借款就应当由私人偿还。伍某某向环流电站借款,其借款有借据,载明了还款期限,本案中无任何证据证实伍某某与吴某某有合伙做生意或其向吴某某行贿、吴从中获利而借款。如果要认定伍某某与吴某某共同犯罪,那就只能是对伍某某虚填存折的行为,认定为帮吴某某掩盖挪用行为,作为事后共谋认定。但根据现有证据据此认定太牵强。因此,不论是从法理还是从事实和情理上,都不能认定伍某某挪用公款构成犯罪。因为本案是以原审二被告人挪用公款构成犯罪按贪污论处而定罪的,不是对管理财物的人利用职务之便贪污公款构成贪污犯罪而定罪,原初审和再审判决将伍某某作为贪污罪的共犯而定罪处刑,是错误的,应予纠正。

【案例】杨某某贪污案((2016)云2801刑初542号)

【裁判案例】本院认为,贪污罪是指国家工作人员和受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委托管理、经营国有财产的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吞、窃取、骗取或者以其他手段非法占有公共财物的行为。本案中,被告人杨沙河虽系曼囡村民小组长兼任华新水泥技改项目征地协调工作领导小组成员,但其因自家橡胶林地的征收补偿问题而与技改项目征收补偿的出资方华新红塔水泥(景洪)有限公司,提出不足5亩按5亩补偿的要求,华新红塔水泥(景洪)有限公司同意按此进行补偿,在此基础上,被告人杨某某与景洪市国土资源局签订《华新红塔水泥(景洪)有限公司矿山开采征地拆迁补偿协议》,同意杨沙河被征占土地5亩(橡胶地),一次性给予乙方土地补偿和安置补助费及地上附着物、建筑物共计225000元。这种通过协商对补偿费达成协议的行为,并不具有“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吞、窃取、骗取或者以其他手段非法占有公共财物”的贪污罪构罪特征和要件。不具有犯罪特征的行为,并不因被告人的认罪悔罪而成立犯罪。

(聊城荣恒医疗器械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