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疫情中的德国:打开房门无一人戴口罩,关上房门找不到厕纸

举办阳台音乐会?拖着假狗出门遛?坚决不戴口罩?洗手大法好?尽管疫情形势日趋严峻,但好像欧洲人民并不紧张。欧洲抗疫到底是什么情况?我们来跟着在德华人狗子一起来看看疫情中的德国!

当默克尔说“新型冠状病毒可能感染德国70%的人口,最重要的是减缓新冠病毒的传播,来赢得人们发展免疫力的时间,并防止卫生保健系统不堪重负”的时候,我猜她的意思是“我们都会得的,只是要尽可能晚一点儿得,否则来不及治”。

事实的确如此,面对如此具有压迫性的疫情,上到政府部门、医疗体系,下到普通人,都有点儿「不堪重负」。

1

「口罩自由」

一个半月前,我在微信上问闺蜜:你们缺口罩吗?

一个半月后,她把这个问题原封不动地抛给了我。

而家中长辈已经开始筹措要怎么给我们寄口罩消毒水了。

我们缺口罩吗?

这很难说。

首先,3M的FFP2口罩的确非常难买到,而且价格十分昂贵。

但如果打开google或者amazon,搜索医用一次性口罩,会发现链接铺天盖地而来,每天都在迅速地被买空、更新库存或者链接、再上货,每张图片每条说明都在解释自己有三层,有封边,能挂耳,抗菌能力优秀,适合此刻使用。

只是价格和质量十分牛鬼蛇神。

目前,医用一次性口罩的单价大约在0.5-2欧/只,一般需要等上半个月到一个月才能收到。大部分购买链接底下有好几个差评(惹人怀疑)或者什么评价都没有(更惹人怀疑)。

而价格和评价并不和质量成正比。

之前我以1欧/只的价格从amazon一位卖家手上买了50只医用一次性口罩,收到后拆开盒子一看,虽然写着符合EN 14683标准,但实在薄如蝉翼,令人担心。

当我又一次精挑细选打开一个4.5星评价(虽然只有2个评价)的链接,觉得看起来似乎靠谱一些好像可以买买看的时候,读到了那行满分评论:“虽然只有两层,但我觉得对这次的病毒很有帮助!”

我不知道该不该对两层的口罩抱有信心,所以关掉了链接。

看起来更靠谱更放心的口罩一般1.5-2欧一只,比平时价格高了十倍不止,算起来每天只多花2欧,并不算多,但我实在不想为扑朔迷离的价格买单。

我们缺口罩吗?

不缺,因为我能买到口罩。

缺,因为我不知道我买到的口罩是不是有效,也不知道下一批口罩什么时候能收到。

但缺口罩这件事,有时反而解决了一个更棘手的问题:

我要不要戴上这只口罩?

2

「戴口罩的自由」

西方社会已经达成了一些共识:

「只有生病的人才需要戴口罩」

→ 所以戴口罩的人等于生病

「口罩只能保护别人,不能保护戴的人自己」

→ 所以没生病的人不需要戴口罩

在德语网络搜索“Coronavirus + Maske”会得到这样的信息:“ 到目前为止,尚未得到科学证明,在公共场所佩戴口罩会大大降低感染风险。 ”

以及“ 生病的人要戴口罩是有意义的,因为口罩可以减少通过飞沫感染他人的风险,但只有正确佩戴才有效。 ”

WHO在这方面也表了态(下图截自官网):

从小在「身体健康的人不需要也不应该戴口罩 」的教育下长大的德国人很难理解戴口罩防疫这个行为,又十分顽固地不愿从他国经验中吸取教训,所以目前德国街头(除了中国人外)是没有人戴口罩的。

由此又催生出了一个死循环般的灵魂拷问:

如果戴口罩有用(能防病毒)的话,为什么我们那么多人都不戴,就你一个人戴?

当整个社会向一个戴口罩的人发出质疑的时候,那个人是承担着非常大的压力的。

我们每一个人如果要戴口罩出门,临行前都要先回顾一遍戴口罩可能导致的后果:轻则 被询问、被远离、被用异样的眼神看待 ,重则 被罚款150欧、被打、被公交车司机赶下车 。

然后再将这些后果和自己生命的重量进行一番对比,觉得还是后者更重,于是做好心理建设,戴上口罩,走出门去。

之前老王刚开始戴口罩的时候,都是用围巾包得紧紧的再出门,直到有一天,加油站的意大利姑娘告诉他:“我能看出来你戴了口罩,Toll,很棒,我觉得这么做是对的。”从此他就把围巾摘了,光明正大戴口罩出门。

你看,意大利姑娘懂得吃一堑长一智,而德国人,还没吃到那一堑。

说实话日常生活中,不会和别人近距离接触的前提下,正常人需不需要戴口罩这件事,我也无法确定。但作为健康的人,“戴口罩自由”应当掌握在自己手里。

尽管如此,我还是不想简单地用“反智”、“愚昧”这样的字眼来定义这些不愿戴口罩也不愿别人戴口罩的人,毕竟我们自身也难免怀抱一些可笑的固有观念,也理应非常理解“从小在这样的教育下长大”是怎样的概念。

人总是倾向于和与自己意见一致的人抱团,以此来抵抗那些和自己不一样的人,并且更加坚定信念。至于是对是错,往往只能交给时间来评判。

我能做的,只是和老王一起管好自己,出门前把口罩戴上,回家后正确洗手,定期用最后的消毒液存货消毒。在使用最后一只口罩之前,在消毒液消耗殆尽之前,至少可以告诉自己:I feel so safe.

3

「消毒液、意大利面和厕纸」

卫生部长终于建议不再举行千人以上的活动了,于是曼海姆人准备举行人数限制在999人的音乐会。

六天前,场均五万人观看的德甲球赛还照常举行,目前也未叫停,但将转为空场比赛。

而最近的一场空场比赛,球场外聚集了数万名球迷。

这可以叫做“有一种热情超越生命”,可以叫做“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也可以叫做“不怕死”。

但其实德国人没想那么多,他们只是没觉得问题有多严重。

截止3月13日晚,确诊人数已近三千人,且几乎都是在一周内迅速增长起来的。但这似乎并不影响德国人的自信。

有些人觉得,这病毒“虽然叫作肺炎,但和流感也差不多”,毒性不高,致死率比流感还低,有什么好怕的?

有些人觉得,这病毒“只是对老年人和有基础病症的人来说有危险”,自己这么年轻,感染了也没事,就算有事还有医保呢,有什么好怕的?

有些人表示“对新冠病毒的新闻已经疲劳了”,认为很多行为(包括戴口罩出门、囤积物资等)都是过度防疫。

大多数人没把病毒当回事儿,照常生活,该出门出门,该泡吧泡吧,该party party。

但背地里抢购消毒液、意大利面、厕纸。

德国超市货架上再难见消毒液的事儿想必大家都知道。现在不仅超市没有,网上订可能也要一个月才能收到。

意大利面呢,是两周前的普通一天,我和老王去买菜的时候突然发现,家附近的这家超市里,摆意大利面和番茄酱的那两面货架几乎空空如也,当时就觉得德国人的“囤货”习惯也太微妙了吧(给我吃我还不吃呢(不是))。

当然后来慢慢还是补上了货,但超市自此总有些东西是缺的,有时是排骨或者玉米鸡,有时是常买的油,有时是常吃的米。(于是我们上亚超买了三十斤米......倒不是未雨绸缪担心买不到,就只是,喜欢吃米.......)

厕纸呢好像是欧美人一遇到事儿就会囤的东西,给大家看看我们常去的日化超市dm现在的存货情况:

(每款产品下方的两个红叉和两行字表明是否有货,

上面的红叉表示网上没货,

下面的红叉表示离我们家最近的超市里没货)

没错,附近日化超市里放厕纸的货架已经全空了,甚至刚听朋友说“广播里在讲慕尼黑有人跑去破超市门偷厕纸”......

说实话这是我在德国五年半以来第一次遇到需要抢购厕纸的情况,虽然还没到“停船暂相问,或恐有厕纸”的地步,但人心惶惶可见一斑。

那么为什么抢购消毒液、意大利面、厕纸,却不戴口罩呢?

我猜德国人怕的并不是病毒,而是日常生活无法正常继续。

得了新冠肺炎怎么办?

检测、隔离、治疗。

有医保,不用担心多花什么钱;大多数公司病假随便请,工资照样拿,不用担心工作怎么办;虽说大多数人租房住,但房租不会乱涨,治愈回来也不会进不去房。

就像生活中任何一个普普通通的小波澜一样,这件事情如果一定要发生,那么我们认命,解决它再继续生活,如果它没有发生,那么我们很幸运,可以照常平静生活。就像普通地生了一场普通的病,只不过这次一起患病的人多了一些。

而这件事情什么时候会到来呢?让我们尽量拖延吧,在想要面对它之前,一直拖延着。

上到政府,下到普通人,都不是积极解决问题、在能控制住的时候把火苗掐灭的心态,而是顺其自然,船到桥头再想办法,决策要权衡各种因素才能做,照默克尔的话讲,就是“我们会尽一切努力面对,尽可能渡过难关”。

但如果渡不过——那也没办法。

4

「我的困境」

2020年真是一个荒诞的年份。

原以为只是平平淡淡的、奔向集体小康的又一年。

结果转眼就化身成电影中通向末日的每一幕。

之前我每天都在想国内的朋友们要坚持住,为逆行者眼含热泪,为背德者咬牙切齿。

现在每天打开社交媒体,满满的正能量之余,是中文网络对国外疫情的深度挖掘,越看越令人心惊胆战。人们的心态也从受支援者转变成了看电视的人,从“山川异域风月同天真让人感动”到“看看那些白皮猪,西方世界完蛋了”,也不过短短一个多月。

而回到现实,打开房门无一人戴口罩,关上房门找不到厕所纸。

再看看身边的海外中国人,喊着“我有百万防护服渠道”或者“我要募捐十万欧”的人,和形势一转立刻回去避难的,可能是同一个人。

有人已经回国了,有人释放出毫不留恋人间的信号,有人不厌其烦地散播恐慌然后转过头来倒卖口罩,只有少部分理智的人收起不必要的担心,继续平静生活。

人这种生物,尽管我也身在其中,但真的,仍然很让我困惑。

近几年总是说“情绪稳定”很重要。但我想,倒是“性格稳定”更加重要,这能使得一个人在长长的一段路上,甚至在坠落的狂欢里,保持清醒,不至于沦落成一个模糊的影子。

这次的困境从少部分人做的错事开始,由全人类为少部分人的过错买单。从来都是这样的,这就是属于人类的天罚。

而在下坠到底之前,人各有命,死生在天。

愿我们都能求仁得仁,各得其所。

(聊城荣恒医疗器械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