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岁的韩济生院士,走路依然很稳健,在会场上下台的时候,才偶尔让人扶一把。在北大博雅国际酒店的展台前面,参会者争相与其合影,韩济生院士也是笑盈盈地配合着。

从观众的角度来看,他的身体情况还不错。在6月12日的北大医学中西医结合创新发展论坛上,韩济生院士口齿清晰、逻辑严密地分享了他的团队在针刺相关技术治疗孤独症谱系障碍的最新研究进展。

分享结束后,韩济生院士又前往会客厅接受了40分钟的媒体群访。他将半个身子靠在左侧沙发上,两手相握,平稳的语气让采访的媒体放缓了语速。

韩济生院士本来是纯正的西医出身,但接受了国家任务,在北京医学院(北京大学医学部前身)组建了针麻原理研究团队,从此走上了中西医结合领域的科研之路。

随着研究的深入,韩济生院士从最初的的怀疑中医针灸,经过临床试验验证疗效,到阐明针刺镇痛和其他作用的科学原理,经过50多年深耕,将传统中医手针发展为数字化和非侵入性的神经调控治疗仪,建树颇丰,填补了现代医学上的诸多空白,在中外医学期刊上发表上千篇文章,最终成为了中医针灸原理研究在全球的领军人物。

韩济生院士也特别注重学术交流。在他看来,中医要想走向世界,就必须多多参与国际活动。在人才培养、学科建设上,韩济生院士认为高校应有“海纳百川”的胸襟,只有“多走出去、请进来”,相互交流和沟通,思想的火花碰撞才可能产生出理论的光芒。

从怀疑到深研,80岁再战中医针灸新领域

韩济生院士1952年开始从事教学科研工作,1965年开展针麻原理研究,韩济生院士将生命中的近60年时间,全部奉献在了针刺镇痛原理研究上。

他率先阐明了针刺人体一个穴位引起镇痛的时间空间分布规律,进而证明针刺可促进神经系统中分泌出5-羟色胺、内啡肽等具有镇痛作用的化学物质,发现改变穴位上电刺激的频率可引起脑中释放出特定的神经化学物质,包括一些神经肽,从而建立了针刺镇痛的神经化学学说。

“每个人针刺镇痛治疗效果的优劣取决于镇痛和抗镇痛两类物质的多寡和相对平衡。”据此原理,韩济生院士设计制造出了“韩氏穴位神经刺激仪”用于镇痛、解痉。1980年,这一技术被应用于海洛因成瘾治疗。

2004年,韩济生院士获得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重点科研基金,并前往美国与哈佛大学合作研究针刺戒毒原理,其间兼任哈佛大学精神病学科兼职教授。

2008年,在80岁之际,刚结束国际科研合作回国的韩济生院士,又为自己定下了一个新的目标:扩大针刺治疗的疾病种类,寻找新的适应症。“那时候我在想,做了这么多年的针灸,除了镇痛、戒毒,我还能用针灸解决哪些其他疾病。”

看准方向,韩济生院士开始了一场找寻针灸其他适应症的“春光行动”,将范围圈定为那些对国民危害大、西医疗效差且针刺可能有效的疾病。最后,韩济生院士将目光锁定在了孤独症和不孕症这两类“会让人失去希望”的疾病上。

韩济生院士提到,电影《海洋天堂》是其坚定将针刺技术应用在孤独症上的一个重要助推器。“孤独症患者家庭的天地是灰暗的,我们要用一缕阳光给他们家庭带来希望。”

13年探索,经皮穴位刺激疗法可有效治疗孤独症

孤独症谱系障碍(ASD)是一种广泛性神经发育障碍疾病,又被称为自闭症,核心特征是社会交往障碍、刻板重复行为,同时多数伴有语言障碍,智力发育落后等问题。近十年来,ASD、发育迟缓等神经功能发育障碍类疾病的发病率逐渐攀升。

2020年3月26日,美国疾控中心(CDC)发布的ASD的最新患病率为1/54。该比例比2018年报告的1/59增加了近10%。中国的患病率保守估计为0.7%,全球平均患病率为1.8%,男女患病比例为5:1。

近年来,发表在国际顶级期刊上很多研究发现自闭症的发病因素,除了易感基因和环境因素外,也与免疫、营养、氧化应激、线粒体功能异常、肠菌失调等生物学因素密切相关。

FDA也批准了一些针对治疗孤独症的药物,如利培酮、阿立哌唑。药物治疗能够减轻兴奋、多动、易怒、注意力障碍、自伤和重复刻板行为等症状,但也会带来一些副作用,如镇静、体重增加、急性肌张力障碍、迟发性运动等。

中国的科学家们也在探索着治疗孤独症的创新办法。

众所周知,针刺的作用是扶正固本,“扶持你原来的正气,巩固本身的能力,动员人体自身的力量克服疾病”。参照韩济生院士半个多世纪以来的针刺镇痛研究发现,电针可加速内啡肽等多种镇痛物质的释放,克服疼痛。

韩济生院士团队研究发现,孤独症患者社交能力低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其大脑缺乏一类社交因子,其中最重要的是催产素(OXT)和精氨酸后叶加压素(AVP)。这两种物质是下丘脑产生的两种神经肽。

实际测定孤独症患者血液中的OXT和AVP含量,确实低于健康人体;而病情严重的孤独症患者两项指标又低于病情较轻的孤独症患者,还发现孤独症患者的下丘脑灰质体积变小,与血浆OXT和AVP含量降低正相关。

此外,韩济生院士团队还将孤独症患者的母亲与正常儿童的母体的血浆相比,孤独症患儿的母体血浆中OXT和AVP水平也明显低于正常。找到了孤独症患儿的病因,韩济生院士团队便开始了针刺技术应用于治疗孤独症的研究。

经过数千年的传承和发展,针刺技术的形式从砭压、手捻针发展到了如今的电针。韩济生院士团队考虑到手捻针和电针对儿童不甚相宜,研发了更方便的邮票大小的穴位贴片,进行“经皮电穴位电刺激”,又被称为TEAS疗法。

基于以往五十余年的经验,韩济生院士团队很清楚,针刺相关技术在治疗中有很明确的“频率特异性”。在镇痛应用上,每秒2次(2 Hz)刺激的频率能够选择性激发人体内的单胺类神经递质和脑啡肽的释放,而100 Hz的频率则可以使大脑选择性分泌强啡肽。但是孤独症患儿所需要的OXT和AVP,应该用哪一种频率才能促使下丘脑大量激活和释放呢,文献中找不到答案,需要自己去探索。

在初期的动物实验中,经过反复的试验,韩济生院士团队发现,大鼠在9天内进行5次电针治疗后,脑内OXT和AVP含量升高,对环境的探索能力加强。给孤独症患儿用2Hz和15Hz交替的TEAS治疗后,血液中的OTP和AVP含量提高,症状有明显改善。在临床试验中还发现,孤独症患儿的症状不同,对经皮穴位电刺激这种神经调控疗法的反应也不同。韩济生院士团队深入研究了一种基于患儿和家长问卷的孤独症分类方法,并根据国情进行了改造,最终命名为北京孤独症分型问卷。根据患儿的症状和严重程度对患儿分类,然后确定治疗方案,可以大大提高治疗的有效率。

韩济生院士总结道,“以上所讲是当今所知的科学知识的表达,是团队成员和众多合作者经过十余年日日夜夜反复观察、实践、验证所得到的结果。”采用中西医结合的TEAS措施,辅以现代具有的经验和方法,有助于孤独症患儿减轻症状,极早融入社会。

(聊城荣恒医疗器械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