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泛发动和依靠群众,同心同德、众志成城,坚决打赢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2月10日,在疫情防控一线调研时,习近平总书记如是说。

面对这场超大规模的战“疫”,无比团结的中华民族彰显出了巨大的勇气和无畏的担当。每一个人都是一道防线,“口罩”则是与每一道防线息息相关的防护用品。

今天的故事,就从口罩讲起……

口罩到了。

2月23日,于晓磊手机里的一个团购群弹出群主公告:口罩已清关完毕,正由EMS发往他所在的河南省信阳市商城县。

几天前,远在意大利的中国留学生张璐也收到了同样的消息,历时半个月,她捐赠给商城县的2000只口罩终于送到了医护人员和社区工作人员手里。

相比之下,李迪采(化名)还要再紧张几天,由她发起的为老家商城县捐赠的16500只口罩正在从境外运输回国,“在口罩送到之前,总怕出现意外。”

因为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肺炎疫情,口罩在一夜之间变成全国范围内的紧缺物资。随着疫情持续,缺口罩成了困扰很多人的问题。

信阳被称为河南省的“南大门”,紧邻湖北。截止到2月23日,信阳市累计报告确诊新冠肺炎病例274例,是河南省确诊病例最多的市,该市也因此被划为疫区。

身处疫区,在商城县里,口罩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口罩已售完

于晓磊上一次买到口罩,已经是一个月前的事情了。

1月21日,表妹王露从北京返乡,于晓磊驾车从商城县到信阳东站接站。出发前,表妹打来电话,提醒于晓磊要购买一些口罩,“北京西站的旅客几乎都戴着口罩,很多便利店里口罩已经断货了。”王露还说,她本想在网店下单,但页面显示不是缺货就是无法发货。

就在此前一天晚上,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在接受采访时首次表示,新冠肺炎肯定存在人传人的现象。

在信阳市,这个新闻显然还没有引起什么波澜。在等待高铁到站的几个小时里,于晓磊和随行的亲友到商业区逛了逛,处处都和往年春节前夕一样人挤人,几乎没有人戴口罩。在市里著名的小吃街,每个餐厅都人满为患,炉火烧得正旺,食物散发出各种香气,还有老太太挎着竹筐灵活地穿插其间,向食客兜售筐中的水煮花生。

因为王露的电话,于晓磊心里总有些不安。晚饭前,他给妻子打了个电话,嘱咐她在县城里买一些口罩。一顿饭还没吃完,妻子就回话了,“商城县的药房都买不到口罩了。” 于晓磊有点生气:既然没有人戴口罩,那么多药房怎么能买不到口罩?

很快,于晓磊就相信了妻子的话,因为他和亲友去了好几个信阳市的大药房,唯一的收获都是一句话,“口罩已售完。”

到了晚上9点多,在信阳东站附近的一个社区药店里,于晓磊他们终于看到了口罩。

10元一包,一包10个,不需要甄别品牌和型号,也不需要比较价格,于晓磊立马买了10包,亲友们也纷纷扫码付款。几分钟时间,这个药店的口罩库存就被他们买空了。

晚上9点56分,G525次列车到达信阳东站,于晓磊顺利接到了表妹。在出站口,他看到从那趟列车下来的乘客,果然无一例外都戴着口罩。

停靠2分钟后,G525次列车继续驶向终点站汉口站。当时,谁也想不到,一天多以后离汉通道被关闭,很快,这趟高铁列车也暂时停运。

武汉封城,湖北省内交通管制,全国各地陆续出现确诊病例……随着时间推移,人们意识到这场疫情的持续时间远超想象。随之而来的问题是,作为快速消耗品,本就不多的口罩更不够用了。

1月30日,已返回商城县数十天的李迪采被拉进了一个微信群,是她在北京居住的小区业主准备托人团购口罩和消毒酒精。李迪采明白,如果北京都严重缺货,老家这样的小县城更不用指望短期内能有口罩到货了。

与此同时,身在罗马的张璐先是听说一位武汉籍学生发起了捐款,接着她又在朋友圈看到一位老家在商城县的朋友正四处为当地医院募集口罩。

“我能不能想办法找到口罩?”李迪采和张璐有了一样的想法。

商城告急 信阳告急

“口罩什么时候能到?”从大年初一起,信阳市中心医院的医生李超(化名)每天都要把这个问题问个两三遍。

信阳紧靠湖北,市内有不少户籍人口在湖北工作学习和生活。2月9日,在“河南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第六场新闻发布会上,信阳市疫情防控工作指挥部副指挥长、市政府副市长侯钦东向媒体表示,截至当时,该市统计到从湖北返回人员近10万人,其中,从武汉返回的共计8万多人。

信阳守不住,河南就可能守不住。而李超和他的同行们面对的,不仅是治疗患者的压力,还有物资紧缺的压力,“尤其缺口罩。”李超说。

工信部发布的数据显示,正常情况下,我国口罩最高日产量为2000多万只。由于此次疫情暴发正值春节前后,大部分工厂已停产放假,再加上前期口罩储备量不足,导致疫情出现初期多地连医护人员对口罩的需求都无法满足。尽管部分口罩生产企业紧急复工,但受限于原材料和工人不足,直到2月7日,我国口罩产能也只恢复到往常的60%。

一开始,李超想通过自己做医疗器材生意的同学为医院采购一批医用N95口罩,后来他退而求购医用外科口罩,可即便如此,也迟迟不见口罩到货。催口罩,成了那段时间李超和同学交流最多的内容。

更让他担心的是,随着库存减少,医院连外科口罩都开始要求医护人员节约使用。原来,由于多种原因,与信阳市中心医院合作了20多年的一家口罩生产企业无法正常供货,“听说连院领导去都拿不到口罩。”

在县城,防控物资紧缺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商城县人民医院的医用N95口罩库存数字很快变为0,医用外科口罩则以每天3000只的速度消耗,而且很难补货。

河南并不缺口罩厂。距离商城县400多公里外的长垣市,拥有各类医疗器材企业近80家,平时占据国内市场销量50%以上。“以往,包括口罩在内的大部分医疗耗材都从那里来。”因为不断接打电话,商城县人民医院负责防控物资采购的副院长王剑嗓子已经哑了,“可疫情暴发后,长垣加班加点生产的口罩绝大部分都支援到了湖北地区,一时间已顾不上河南本省的缺口。”

据不完全统计,春节前从湖北返回商城县人员有8000多人,1月24日除夕那天,商城县确诊了首例新冠肺炎患者。“医护人员在隔离病区作战,我必须想尽办法为他们提供保障。”王剑每天都和数不清的厂商、供应商打交道,他口袋里装着纸笔,随时记下地址、报价、数量和电话等相关信息,“可还是觉得大脑不够用。”

尽管如此,在疫情出现后相当长一段时间里,王剑的收获都很少。重压之下,他开始整夜整夜地失眠。

1月27日,商城县人民广播电台发布了县内医院防护物资告急,急需社会爱心捐赠的公告。2月5日起,多家媒体微博平台发布信阳告急的信息:截至2月3日,信阳市中心医院医用N95口罩库存仅为88个,需要紧急调拨13000只,而这仅仅是信阳全市3天的消耗量。2月9日,信阳市第三人民医院医用N95口罩库存为0,相关工作人员哽咽着说:“医护人员相当于赤手空拳上战场。”

成为“口罩专家”

在张璐的印象中,以前罗马每个药店里都有口罩出售。因此,一开始她的想法很简单:买些口罩寄回国内。

可这时,她跑遍罗马的大街小巷,却没有买到一个口罩。“所有店员都告诉我没了,全罗马都没了。”当张璐问起能否去别的城市购买时,得到的答复则是“几乎不可能买到”。

很快,相识的中国留学生告诉张璐,别说医用N95口罩和医用外科口罩,当时在意大利连最普通的防花粉口罩都买不到了。

张璐决定拜托自己的牙医比安奇医生来订购口罩。“一步险棋。”她如此形容这一迂回做法。除了不知道能订到哪种型号的口罩以及到货时间不明确外,由于意大利税务部门会根据牙科诊所订购消耗品的金额来判断牙医是否偷税漏税,因此此举还可能让比安奇医生承担风险。

当得知张璐要自己花钱购买口罩捐给中国医院,比安奇医生爽快地答应了她的请求,还发动身边的医生朋友一起帮忙订购。北京时间2月4日下午,罗马的清晨,比安奇医生把4000只医用外科口罩送到了张璐家。第二天,张璐就将口罩打包寄出,2000只发往她的家乡天津,2000只发往商城县。

此时在商城县,李迪采正在迅速自学成为“口罩专家”。受北京小区业主群的启发,她建立了商城县的微信群,一方面想办法为市民团购酒精和口罩,更重要的是为县里医护人员募捐防护物资。

她遇到的第一个问题是,到底该买哪种口罩。

自国内口罩出现缺口后,市面上出现了各种型号的口罩。N95,KN95,KF94,医用防护型的,日用防护型的,还有工业防尘型的,“可真正能给医护人员用的,并不多。”李迪采说。

新型冠状病毒主要通过飞沫传播,一次性医用外科口罩和医用口罩通过飞沫测试,可以对该病毒起到很好的防护效果,适合医护人员和普通人使用,而普通防尘口罩没有防疫效果,更无法为医护人员提供保障。

“可即便是最普通的防尘口罩,也已经卖到了3元多一只,名牌的防尘口罩甚至卖到26元一只。”李迪采多方对比后发现,除医用N95口罩逐步涨到近60元一只外,有些微商和电商平台模糊防疫和防尘区别,把防尘口罩价格抬高到10多元到40多元不等。“前段时间网友在讨论为什么有那么多捐赠,武汉的口罩还是不够用,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许多捐赠口罩无法医用。”

一个自称小雨的女生告诉李迪采,她所在的公益群本意是要购买医用N95口罩捐到武汉,但从始至终厂家只提供了一张显示已签收的快递单照片,“捐过去的到底是什么口罩,我们也不知道。”

在路上,一直在路上

于晓磊恨不得每天都把家里剩余的口罩数一遍,生怕自己弄错了数字。在信阳东站附近花100元买到了100个口罩,是他近期觉得最庆幸的事。可即便一直省着用,到了2月中旬,存货也只剩下30只了。

于晓磊寄希望于自己加入的团购群,“群主托人从境外买了一批口罩,一直在路上。”

他不知道,如此特殊时期,防控物资如何飘洋过海并最终送到收货人手里,是一道难题。

“睁眼第一件事就是查询物流进度。”为了赶时间,张璐选择了运输速度较快的TNT国际快递,光运费就花了2000多元。可2000只寄往商城县的口罩到达郑州后,却迟迟没有继续往目的地发送。

“没有复工,无法配送。”张璐在商城县的朋友多次联系物流公司后,都没有得到明确的复工时间。加上河南省内交通管制,商城县又处于疫区,2000只口罩何时能走完“最后一公里”,张璐实在没有把握。

李迪采也被物流困住了。通过一位从事医疗器械工作的朋友帮忙,她本计划用收到的捐款从境外购买一批口罩。结果,在包机出发前几天,该国就暂停了往来中国的航线。后来,为了防控疫情,陆续又有一些国家采取了相同措施。

“有的人好不容易筹集了3700只医用N95口罩,想要定向捐赠给物资告急的医院。可他们尝试了各种途径,都不奏效。”李迪采说。

在国内,运输同样面临困难。一方面是多家物流公司难以复工,中国邮政、顺丰速运、京东物流等企业就承担了数量巨大的物流业务;另一方面,上述公司把有限的人力物力大多放在了处理各地驰援武汉和湖北其他地区的物资上,其他省份的业务自然会受到影响。

“而且如果是大量采购,政府或医院都必须要提供公函,这是防控物资能最终送到收货人手中的通行证。否则,即便是运输环节一切顺利,货物还是可能在途中被卡。”那位从事医疗耗材行业多年的朋友告诉李迪采,“从没觉得拿货像现在这么不容易。”

2月14日,商城县领导和王剑一起连夜赶到长垣市,拿着相关文件紧急采购了1万只医用外科口罩以解燃眉之急。

李迪采的烦心事一直不断。“我能给你货,但是没发票。”她试着联系了多家国内的供货商,疫情前售价1元左右的外科口罩涨到了6.5元一只,此外,供货商还无法提供发票。

没有发票,就不能保证货源的正规性,而且作为发起捐赠的个人,拿不到发票,李迪采就不能证明自己没有从中获利。“万一以后查起来,说我涨价倒卖口罩怎么办?”

她有些气馁,“想做点热心事怎么这么难?”

产能利用率100%

往年春节期间,杨健的奶茶店生意都很红火。从各地回到商城县的年轻人喜欢到他的店里聚会、聊天。今年,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奶茶店早在春节前就歇业了。

2月4日这天,杨健关闭多日的店门第一次打开了,陆陆续续还有人在店面前停留。原来,李迪采托人先期采购的一批消毒酒精通过重重关卡终于到了县里。

11000千克酒精中,有1245瓶是捐赠品,商城县疾控中心按照捐赠人的意愿分别送到医院和社区,剩下的255瓶则是群友团购的。李迪采和杨健商量后,决定借奶茶店来发放这些酒精。

“请大家都按通知的时间来取货,不要聚集不要接触。”杨健在微信群里反复叮嘱,又用长桌堵住店门,每送走一个取货人,他都用酒精擦拭桌面,只为把风险降到最低。

闲了许久突然忙活起来,杨健觉得挺高兴,“这算我为抗击疫情做了贡献!”

经过多次沟通,TNT公司将张璐的包裹改用顺丰速运从郑州发出。2月19日,经过近半个月的转运,2000只口罩终于抵达目的地。“县妇幼保健医院500只,县中医院500只,县疾控中心300只,和谐社区200只……”收到朋友发来的详细分配说明和照片,张璐终于松了一口气。

同一天,两名治愈的新冠肺炎患者走出了商城县人民医院的隔离病区,正式出院。截至2月23日,商城县已成功治愈9名新冠肺炎患者。到2月23日24点,商城县连续7天没有新增确诊病例,没有新增疑似病例。

商城县的疫情在好转,口罩缺口也在逐渐缩小。2月20日以后,随着河南省口罩产能不断增加,商城县人民医院又有了较为稳定的外科口罩供应。

为了应对口罩紧缺的情况,自疫情发生以来,包括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在内的多部门协同合作,帮助口罩生产企业解决用工、资金、原材料等问题。在前期,通过扩大生产、省际调度等方式保障一线医护人员对口罩的需求;到了2月中旬,则重点保障普通医用口罩和普通口罩的生产,支持复工复产。

2月9日,为鼓励企业增产增供,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财政部以及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出通知,把包括医用N95口罩在内的十类产品列入政府兜底采购收储的产品目录。同时支持有条件的企业尽快实现转产,重点生产应对疫情急需的紧缺医疗物资。

目前,我国有3000多家企业经营范围新增了“口罩、防护服、消毒液”等业务。截至2月22日,我国口罩的日产量已经达到5477万只,比2月1日增长2.8倍,近20天以来累计生产口罩5.7亿只。全国口罩产能利用率已连续多日保持在100%以上。

李迪采在北京小区的业主群里传来了新消息:进口外科口罩,可以开正规发票。

回商城县待了一个多月,除了睁眼闭眼都在想口罩、型号、货源,李迪采也收获了许多老乡甚至外地朋友的信任和鼓励。她陆续收到了近7万元的捐款,有的指定购买外科口罩捐给某家医院,有的只留下一句话:你看着处理。“这件热心事,看来还得继续做下去。”李迪采说。

仔细阅读了这批口罩的相关资料后,李迪采和团购群里的成员一致决定购买这批共计16500只口罩用于捐赠,群友们也可以酌情购买自用。

一切衔接结束后,李迪采更新了群公告,“请大家按需购买,不要囤货不要倒卖。”她说等口罩到货后,每个人捐赠的金额和对应购买口罩的数量以及最终口罩的去向,都会详细公布,“宁愿自己麻烦一些,也要把这件事做利索。”

(漫画:赵春青 )

(聊城荣恒医疗器械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