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陈海峰 通讯员 冯先乾

一张圆润的“国”字脸盘,不施脂粉的端正五官,鼻梁上戴着一副无框眼镜,扎一个“马尾辫”,173cm的个头,说话声音温柔,脸上总是带着腼腆的微笑,不爱红妆爱戎装,谁又能想到这位文质彬彬彼有教书匠气质的“70后”女警官,竟是一名常年奔走在案发第一现场的法医。

现年41岁的马燕是民权县公安局刑警大队的一名女法医。受从事法医工作已退休的父亲的耳濡目染,马燕从小就就立志做一名匡扶正义的人民警察。凭证这颗初心,18岁的马燕从师范学校毕业后就到中国医科大学法医专业班学习,先后以优异的成绩获得临床医学、法学双本科学历。在每一起刑事案件现场勘验中把工作做精、做细、做扎实,也磨砺出马燕坚强、冷静的性格和细致、谨慎的作风,并很快成为行家里手、业务标兵,用实际行动在基层一线法医岗位上默默践行着“为死者言缉拿真凶,为生者权伸张正义”的从警誓言。

曾独自一人煮死者头颅到凌晨3点

作为一名法医,马燕经常与死尸、腐臭打交道,她不怕脏、不怕苦、不怕累,无论白天、黑夜,无论寒冬、酷暑,只要有案件她都会第一时间到达现场,曾独自一人煮死者头颅到凌晨3点,从不断散发恶臭的尸体上寻找证据,连续多日在40多摄氏度高温的果园、田地里进行勘查,一次次用证据还原事实真相,一次次准确无误地作出科学的鉴定结论,为案件侦破指明了正确的方向,为案件诉讼提供了有力的证据。

面对扑朔迷离的案件现场,凭借扎实的业务功底和丰富经验,马燕能从点滴的不为人注意的现场和蛛丝马迹入手,抽丝剥茧还原案件过程、探寻事实真相。一天早上,民权县公安局接到报警,北关镇石井村村民付某某在家中被人割喉死亡。案发现场是一个条件极其有限、光线阴暗的狭小空间内,在不动手触碰死者尸体,马燕仅通过对尸体在静态外观下的细致观察,完成了对尸体的初检任务。

进入现场之前,周围群众甚至是第一时间进入现场中的民警皆认为是命案,马燕接收到的信息是:死者付某某被人割喉而死。她那么老实善良的一个女人何至于落得如此下场?是谁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妪有如此深仇大恨,痛下杀手?进入现场之后,马燕排除脑海和心中的一切杂念,先后两次反复、细致地观察死者下颌部及周围皮肤软组织、下颌下损伤情况,尤其是死者两上臂、前臂及双手等部位,结合20多年的法医专业知识和实战经验,对该案予以准确定性。

“事实真相往往只有一个,且只能有一个”

进入中心现场10分钟后,马燕对“付某某疑似割喉一案”向局领导及时反馈了初检意见:该案件性质可以排除他杀和自杀,分析付某某死亡原因符合疾病猝死事件,死者下颌部及周围皮肤软组织未发现明显生活反应,说白了就是“死后损伤”,上述损伤部位符合幼犬啃咬特征。当日下午,民权县公安局法医解剖室内,在市局刑科所三位法医的指导下,马燕先将与死者同处一室的黑色幼犬进行了局部解剖,提出幼犬的整个胃组织,剪开胃小弯倒出其胃内容,人体组织——一块较为完整的舌体混合着血性灰褐色、未来得及消化的内容物暴露在众人眼前。

“事实真相往往只有一个,且只能有一个”,该事件的真相被完全揭开:就在付某某生前因疾病突然倒地猝死不久,死者下颌部及下唇部周围皮肤组织及部分舌体被其生前所养幼犬在舔舐呕吐物的过程中,继发啃咬撕扯所致损伤形成了疑似付某某被割喉的假象。至此,这起疑似割喉命案,以倒论模式对法医之前所分析的死亡意见予以证实。抽丝剥茧、解开层层谜团,让死者的各位亲属在客观事实面前得以解惑并彻底释怀。

群众报警所称的割喉命案非常戏剧化的转变为疾病猝死事件,虽说是调动了民权县公安局所有机动警力,包括全体刑警、刑事技术人员,大家在事后皆感叹虚惊一场的时候,也不免为马燕法医的专业技能而交口称誉。

谁说女子不如男,铿锵玫瑰展风采。勘查各类事故、案件现场3100余次;解剖尸体600余具,尸表检验1700余次,出具尸检报告、伤情鉴定文书、检验活体15000余份。这是马燕从事16年法医工作的成绩单。

(聊城荣恒医疗器械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