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掉坦克的托尼转头走向杰里科导弹,却被一群十戒帮看守杰里科导弹的小喽啰给拦了下来。

“叮叮叮叮叮。”无数子弹敲击在托尼的装甲上,打出一片火星,却没有打穿一片护甲,只是刮花了喷漆。

托尼看着这些曾经伤害过他和尹森的恐怖分子,冷笑一声,缓缓飞起。面罩里,屏幕上给出了杰里科导弹的弱点分析,托尼控制装甲开启了飞行稳定装置的最大磁力限制,两道夺目的等离子束轰击在杰里科导弹的弹体上。

“轰!”冲天的烈焰吞噬了整个十戒帮的基地,远处,之前关押过托尼的光头看着爆炸沉默不语,而刚刚从爆炸中逃脱出来的托尼挂着满身的伤痕飞上了天空,殊不知美利坚本土加利福尼亚州的爱德华空军基地发现了他。

屏幕上,观察员发现了一个没有携带美军空军代码的飞行物出现在雷达上,随即按下了警报,闻讯而来的观察组负责人赶过来,问道:“那时什么东西?我们有在那里的飞行许可吗?”

“接通国防部,他们会查清此事,打开监视器。”“这是不明飞行物,长官!”“长官,联系了最近的空军基地,不是美军空军。”

“CIA(中央情报局)接通了吗?”“他们问是不是我们的飞机,长官!”

“绝对不是我们的飞机。”“不是海军。”“也不是海军陆战队。”众多观察员七嘴八舌的向上级汇报。

“我需要一个准确的答案。”观察组负责人看着雷达图上的红点问道:“可以看见这个东西的样子吗?”

负责监视雷达图的士兵说道:“不行,长官,无法确认身份。”

“把武器开发部的罗迪找来。”观察组负责人对旁边的警卫下令:“也许他知道点什么。”

不一会,罗迪走进了观察室,而这回儿,托尼已经再次摧毁了一个十戒帮的基地。

“我们搜索了已知的所有的资料库。”观察组负责人对罗迪说道:“没有任何匹配的数据。”

“空中预警机和全球鹰眼已经覆盖这个区域了。”一旁的一个士兵提示道,让观察员开始扫描。

“这个东西凭空冒出来的?”罗迪问道:“问什么雷达上看不到?”“它的雷达反射面太小了,长官!”

“是隐形的吗?”罗迪问道,现在降低雷达反射的方法只有减小体型、吸收雷达波以及折射雷达波几种方法。“不,长官,是它的个头非常小,很可能是无人机。”

观察组负责人向罗迪问道:“罗迪上校,你知道这什么东西吗?”罗迪这个时候想起了托尼,他不仅与中东的恐怖分子有仇,并且掌握着高新科技。

罗迪拿出手机说到:“让我先打个电话。”

“hello?”“托尼?”两人同时说出了话。“你是谁?”“说我,罗迪。”罗迪听到电话另一头风声呼啸。

“你说你是谁?”托尼这回才在屏幕上看到罗迪的头像。“我说我是罗迪,你那边的噪音怎么那么大?”

托尼听这耳边的声音说道:“你说话大声点,我正在开敞篷跑车。”托尼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谎。

罗迪捂住一只耳朵说道:“我现在需要你的帮助。”“你这话说的有意思,我俩的关系还需要客气吗?”托尼笑着对罗迪说道。

“说道有意思的事儿,我们在你被绑架的地方发现有个恐怖分子基地被炸了。”罗迪平静的说出了这件事。

“那个地方本来就事情多。”托尼说话间喘了两口气,刚刚在爆炸中被冲击波刮到的的时候胸口闷了一下,现在还没缓过来,托尼喘了两口气后继续说:“估计是有人在互相火拼吧。”

“你怎么了,托尼?”罗迪听到托尼说话间喘着粗气,问道:“怎么喘不上气了?”

“没事。”托尼说道:“我正在峡谷里跑步。”托尼看到地上有一条峡谷,直接说了出来。

罗迪看到雷达图上那个不明飞行物跨越了一条峡谷,心中对托尼产生了疑惑,问道:“你不是在开车吗,托尼,怎么又在跑步?”

“是,我是到峡谷跑步。”托尼语无伦次的解释道:“但是我是开车来峡谷跑步的。”这些话托尼说出来自己都不相信,小声地说了句S**T。

“这地方没有我不知道的高科技武器吧?”罗迪问托尼。“长官,发现目标!现场图形传过来了!”画面中,是一个模糊的影子,罗迪怎么看都像是一个人型,只不过脚上喷着火。

托尼听着罗迪那边乱哄哄的声音,说道:“没有什么高科技武器。”

“没有就好。”罗迪说道:“因为我正盯着这个不明飞行物,并且我们打算把它炸上天。”

托尼盔甲里装的探测器发现了两架F-22猛禽战斗机追上了他,连忙对罗迪说道:“我跑到出口了,再见。”托尼说完控制着装甲往左一闪,拜托锁定加速往前飞去。

“‘舞厅’,这里是‘鞭索一号’,我看见目标了。”“‘鞭索一号’,那是什么东西?”罗迪问道。

“从来没见过。”“试试无线电通讯。”“没有回应长官。”一个通讯员在多次尝试后对罗迪说道,这也不怪托尼,他在制造装甲时没有过合作的想法。

“开启攻击!”观察组负责人没有再给罗迪说话的机会,对飞行员下令。

在屏幕上显示被制导激光锁定的托尼加快了速度,突破了音障。“它突破了音速,我已经锁定它了!”飞行员说完发射了一枚导弹。

导弹的速度可是数倍音速,不一会就追上了托尼。

“导弹来袭。”装甲上安装的简单智能发出了警报。“发射燃烧弹!”

随着托尼双腿外侧射出数枚燃烧弹,托尼终究没有被导弹击中。“对方发射了燃烧弹,使用机炮牵制!”飞行员通知了一声后无数穿甲弹射向托尼。

“嘭!嘭!”几枚穿甲弹射中了托尼,射穿了护甲,却被缓冲层卡住了。“打开副翼!”看到损伤报告中被击穿的护甲,托尼也感觉到身上被子弹击中的地方有些疼痛。

副翼被打开的装甲的速度猛的降了下来,第一架F-22猛禽战斗机上的飞行员看清了托尼装甲的样子,即时闪避开来,后面的那架F-22猛禽战斗机却来不及闪避被撞坏了机翼。

“这里是‘鞭索一号’,我被击中!我被击中!”被托尼不小心击中的F-22猛禽战斗机的驾驶员报告后拉起紧急弹射,从飞机里逃出来。“轰!”没过几秒,那架飞机就凌空爆炸。

“‘鞭索二号’这里是‘舞厅’,报告情况!”“‘舞厅’,这里是‘鞭索二号’,确认被击中,目标影像已经传输。”控制室里,罗迪和众人看到了一个模糊的红色人型的影子。

“鞭索二号,降落伞是否打开?”“没有,降落伞没有打开!”空中,看到弹射出去的飞行员没有打开降落伞,连忙朝下飞去。

‘鞭索一号’的驾驶员弹射出去后使劲拉着降落伞的拉环,可是怎么也拉不开,心中充满了绝望,不停的祈祷着,上帝、耶稣,甚至是……天使。

至尊圣所,熟睡中的天使彦猛然睁开了双眼,她在沉睡中听到了一个极其强烈的求生欲望的暗讯息,普通人的一举一动都会在暗物质位面留下痕迹,天使基因可以让天使们察觉到暗物质位面中的强烈波动,这让天使的信仰传遍了整个超神宇宙。

天使彦打开了那个发出强烈求生欲望的人所在地的虫洞,走了进去。

(聊城荣恒医疗器械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