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真忠真孝(2)

却见王安邦老脸上被他老爹一巴掌乎出了四个红红深深的手指印。

他老爹气得脸红脖子粗,中气十足道:“你个小兔崽子长大了是不,翅膀硬了,想上天?”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你光知道一顿不吃饿得慌。知不道你大俺,就好这一口,不让抽,不让喝,是成心想让俺早进棺材不?

你个熊黄子,老子的棺材本你都动用了快一年了,也没见你打出几块厚点的松柏木头板来,白活了一大把年纪,还不如小红他爹那木匠哩!”

王安邦摩挲着紫如茄子般老脸讷讷道,:“俺这活是不好,也不能光怨俺啊。咱家祖传的老鼠药说是有什么424毒鼠强,镇里早不让卖了,俺干木匠是半路出家好不好?

别净想好事,这年头,能有个给您送终的,能有块薄木板盖,您就知足吧!

大,您老人家就一百个放心吧,卑卑滴,俺要偷工减料就不是人揍的。

不瞒您说,您哪天倒头了,咱这豆腐汤流水席,一定摆成个一字长蛇大阵,村里谁敢不让咱家大操大办,敢对咱王家大户颠熊憨,俺绝对让他们知道什么叫熊出没!

俺绝不会偷工减料滴,这板子要薄了,俺还怕您半夜里顶开,爬出来找您儿算账哩!”

他老爹一脸“俺要信你个王八羔子的话,俺这一大把年纪就都活到狗肚子里啦”的神情。

转首却对王一得笑眯眯道:“大兄弟咋得闲来啦,真稀罕嘞,坐。”

80多岁的王安邦手捂腮帮子,浊泪打转,低眉顺眼,委屈无限道:“这能怨俺?还不都是头两天送医下乡的那个省城大专家柳一刀说的,要咱爷俩,戒烟戒酒饭后走,一定能活九十九。”

他老爹气急而笑:“饭后一支烟,快活胜神仙!

俺怎么生了你个这样的熊憨巴儿。

什么能活99?俺都103岁了,这狗屁的专家,这不是咒俺喝包老鼠药,早死早投胎罢。

俺抽烟,气才顺溜,一日不抽,就憋了慌,一顿没酒,就浑身没劲打哈欠。

不抽不喝,俺这把老骨头,哪能熬到现在?早去见马克思去了。”

王安邦认死理:“柳专家说您那是尼古丁上瘾、慢性酒精中毒哩。”

他老爹举掌作势又要打:“乖乖来,你爷爷的老爷爷不是说过嘛,人言未必犹尽,听话只听三分,老祖宗的话你咋就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呢?

你大老了,迈不动腿了,以后你再出门,大不在你跟前,你个小娃娃得多长点眼神,逢人只说三分话,遇事甘当缩头龟!

等那啥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挨个千刀的狗屁专家柳一刀,活到俺这把岁数时,他胡说什么,你再信他!

再吱吱歪歪,你以为大真不舍得乎你!

你大这不是替你愁吗,何以解忧,唯有杜康!你就让你大喝个2两,俺还能蹬腿翘辫子不成?

这一塑料桶,哪能这么碰巧,装的是工业酒精,能喝瞎俺这老眼?

啥,偷加甜蜜素了,对身体有害?甜蜜素是个啥玩意,是糖精?怪不得甜滋的。

乖乖来,你一百个放心,你大也是个酒精考验的老八路了,还怕这糖衣炮弹?了不滴就当喝个那贵的要命的酒鬼酒呗。

大也没几年的活头了,现在就传给你你大的长寿经验,省的哪天一口气上不来就蹬腿翘辫子来不及说了。

温室的花禁不起刮风下雨,你大最喜看的就是那《动物生存秘诀大全》。

啥?乖乖你说解说的有相好滴,这哪跟哪唉,声音有磁性好听就行,咱吃饱撑得闲得慌,管他们的那些烂秧子事?

他了不滴就是犯了男人都容易犯都想犯的事,想当年,翠花那乃子……”

却听啪的一声,王安邦乎了自己一大耳光:“这季节就有蚊子了?”

“跑题了,言归正传,乖乖来,再喷啥闻香死,这蚊子一年到头都有,咱祖传的老鼠药再灵验,这老鼠还是那打不死的小强,啥?你大说的小强是打不死的小强,不是咱家那个不孝顺的王八孙子揍滴的王小强王小二。”

“你大到底想说啥来?滚,你个王八羔子别再瞎吉巴乱插话。奥,对了,就是想说那动物生存秘诀大全里说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咱老百姓啥苦不能受,啥药不能吃?以毒攻毒懂不?

易粪而食知不道?随便吃,随便喝,等大家都积累足够的毒素,就能耐药耐毒百毒不浸啦!

长寿,就不是梦啦!

但切记一点,话可以乱说,酒不能乱喝,像这地瓜干酒、红高粱酒呢你随便喝。

不管黑猫白猫,能捉老鼠的就是好猫,但那红猫酒你要坚决一滴也不能喝,会要老命滴!

对头,万花丛中过,红猫不能沾

啥?小心跨省追捕?医生?你大怕个屁,巴不得上城里再碰个瓷能被关进监狱蹲大牢哩,你们几个不是打心眼里就想把俺这包袱拽出去?

也奇了怪了,你大在城里步行街上碰了多少趟瓷了,也没碰上个有血性的城里人,你大哪次都是笑眯眯地收下检查费、治疗费、营养费,就是进不了监狱!”

他老爹转过头来指着王一得说:“你问问你小叔,他光着屁股长大的谁来?就是甩咱一条街上的叫啥夏……想起来啦,夏台吏,就是你夏尧舜三了爷家的二娃子,在大牢里上班,是不是说过监狱都是啥文明改造讲人性,不光不打不骂,还啥被服费、伙食费、住宿费、医疗费等等都是公家一条龙服务给包办了,那犯人不光不用掏钱,干活还给钱哩。

咱村的二妮不是给他蹲监狱的老爹写啥亲情帮教信,说自他爹进去后挖煤挣钱,省吃俭用,月月给家里寄钱,她就吃上白馍馍了,家里的地也有钱浇水雇人收割了。”

王安邦道:“呸,她爹以前就是个懒汉虫好不?咱家里还能指望您蹲监狱发家致富不成?”

“乖乖啊,这就是你大活了一百岁多,才总结出的长寿秘诀,法不传六耳,心中好好记着,逢人不可乱说。

乖乖来,你就让你大呡上一口吧,不多,就一口,就一口,谁要多喝一口,谁就是王八孙子揍滴!”

言罢,下腰从底下哆哆嗦嗦鼓捣了半天,拽出一塑料桶散装地瓜酒来,3两3的酒杯斟满上,颤巍巍地举到嘴边,个了绷子一仰,一口就闷了。

男子汉大丈夫,说一口,就一口!

这年纪小辈分高,也是颇尴尬的事,王一得对他爷俩,一个从不喊哥,一个更不敢称侄,见面只您您你你的称呼。

“唉,能有个老的打骂,也未尝不是一种幸福吧。”

小二他娘就躺在客厅里地板上,身下铺的是棉被子草席子,插鼻管吸氧呢,进的气少,出的气多,肚子几分钟才鼓一次,眼看就要不行了。

爷俩在旁边伺候着,就等着小二娘咽气呢!

她闭着眼迷迷糊糊道:“小二啊,是小二吗?你终于肯回来了,快过来,让娘好好地再看你一眼。”

王一得上前一步,推金山,倒玉柱,噗通一声,重重跪下!

“娘!俺回来啦!”

“20多年了,终于又摸着小二的头了!

娘天天惦记着你,这些年,在外面没饿着冻着吧?

你高低原谅咱这一家子了,回来了,回来就好,娘蹦高兴哩!

小二啊,你别怨家里,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

那些年,哪家不都是穷的要命?

以前的那些鸡毛蒜皮恩恩怨怨的事,那些爱得要死,恨得磨牙的人,还不都是穷逼出来的!

你大没啥能耐,只会逢集才去卖个老鼠药;

你哥细胳膊细腿,走路都得要扶着马杌子,能干啥?连个媳妇都说不上;

咱家里还有个老不死的,天天要烟要酒要猪肉,要你大天天伺候。

老而不死是为贼,小的都这么难养,这猪肉价涨的都要捅破咱家屋顶了,你说他这老不死老扒灰的怎么就能这么狠心,给咱家再添乱添堵呢?你大不是他亲生的?

你大那天气得要去做什么亲子鉴定,这得花多少钱啊,幸好叫娘给拦住了,要不还知不道惹出什么天大的乱子哩。

娘知道你高攀上皇城根下的俊媳妇了,怕人家嫌弃咱家穷,婚礼上又怕娘和你大一看就是乡下来的土老冒,给你丢人现眼,你不让咱家里去人,娘理解。

现在,娘和你哥你大你爷爷都是靠低保才凑合着过来,娘又检查出摊上坏病了,得要老鼻子钱哩,还治不好,你一得小爷爷再能得上天,他也不是药神!

当年真难啊!

家里节衣缩食,勒紧裤腰带,供你上学。

你出息了啦,能挣钱了,让你多帮衬下家里,也不算太过分吧。

你得故意地躲着家里,家里找你老岳家问你情况,惹他家烦了,咱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不?

不管如何,你好歹都是娘心头上掉下来的一块肉,不是赠的,也不是送的,更不是捡的,你再咋想,你再咋埋怨气得慌,咱家再朱门酒肉臭,娘都不怨你!

你来啦,娘好生欢喜哩!

下回再找媳妇别找太俊的,红颜祸水,你老实巴交的,娘不放心,抱的孙子别是隔壁老…变天了么?咋这么冷?

天冷要记得穿棉袄啊,小二!…”

外面艳阳高照,热乎辣的天。

小二他娘,身子却愈来愈冷!

声音愈来愈低,细如蚊呐,渐不可闻。

头一歪,终是倒头了!

王一得缓缓起身,泪流满面!青筋狂跳,双拳紧握!

(聊城荣恒医疗器械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