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少文身店都有麻醉药,而这些药品禁止个人购买、使用。不少文身店都有麻醉药,而这些药品禁止个人购买、使用。嫌疑人冯某等人从网上买来的原料,然后加水勾兑。 嫌疑人冯某等人从网上买来的原料,然后加水勾兑。 私自勾兑的麻醉药被灌装进不同的包装瓶中,售往文身店。图片来源:BTV视频截图私自勾兑的麻醉药被灌装进不同的包装瓶中,售往文身店。图片来源:BTV视频截图

新京报讯 从网上购进麻醉药品后,在出租房内加水勾兑,专销文身店。近日,冯某等三人因涉嫌销售假药被昌平警方刑事拘留。

勾兑麻药用灌装机灌装

今年9月初,昌平警方接到报警,东小口一处出租房内,存在制造假销售假药的商贩。侦查员经过取证后,前往现场实施抓捕。

在东小口一处不大的院子里,堆满水桶,水桶里装的都是小药瓶装的药物。院子的承租人冯某称,这些都是麻药。

“原材料一般从网上进,有时也去外地进。”冯某称,他以前曾经营文身器材,知道文身店需要麻药,他从网上购买了一些麻醉药物,然后自己进行勾兑,专门销往文身店。

“主要成分是丁卡因加水。”冯某的出租屋里,摆放着一台手压灌装机,勾兑好的麻药通过这个器材装入药瓶中。

不合格麻药会让脏器衰竭

警方介绍,当执法人员进入小院实施抓捕时,冯某和他的妻子、侄子仍在勾兑麻醉药。

经检测,冯某制作的麻醉药含有丁卡因、碳酸利多卡因等成分,属于医用临床麻药的主要成分。

侦查员表示,乱用不合格的麻醉药,会引起脏器衰竭,另外对心血管疾病的病人可能造成不利的影响。

目前,冯某等三人违法制作销售麻醉药,获利上万元,因涉嫌销售假药被昌平警方刑事拘留。

本组稿件采写/新京报记者 刘珍妮 王万春

■ 追访

个人不得生产、使用麻醉药

《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管理条例》规定,未经允许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进行麻醉药品的试验研究、生产、经营、使用、储存、运输等活动。

据北京急救中心南区分中心医务科相关负责人介绍,医院使用的麻醉药及精神有依赖性的药物,是处方类药物中的特殊药品。使用单位,需持有类似于“麻醉药品专用卡”才能到定点的机构购买麻醉类药物,“不能说买就能买到,有这种资质的单位需要接受卫生部门的监督。”

该负责人称,医院使用麻醉药,必须是主治医师以上的人员才有资格给患者根据处方用药,并且使用情况经审批、填表、回执,“药房和卫生局也会抽查,用剂用量都需要说明确,有的瓶装毒麻药,使用后必须归还空瓶子。”

■ 探访

多家文身店使用麻醉药

药品来源、名称均是“秘密”

昨日,新京报记者走访了北京数家文身店,发现都有使用麻醉药情况,而药品名称、来源等,店家均以“有规矩”拒绝透露。

昨日下午3时许,在丰台区嘉园二里南门一文身店内,正在左手臂刺青的女孩刘霞(化名)有些疼痛,并伴有头晕。文身师阿丰建议她上床躺一会儿稍作休息,“不要紧张,放松。”但女孩在稍作休息后刺青时,结果仍有疼痛和头晕。

“要不要用麻药?用的话加200元钱。”在阿丰的询问下,女孩同意了使用麻药。阿丰助手随后从柜子里取出一支表面米黄色的软膏剂药剂,“这是局部麻醉,涂抹到刺青的部位,30分钟之后就不会疼了。”

阿丰挤出粉红色的软膏涂在了女孩的手臂上,并用保鲜膜包好。半小时后刺青时,女孩依然称还是疼痛。记者试图索要麻醉药的瓶子,但被阿丰拒绝,“每个店都有自己的规矩,这个不能看。”

同样,崇文门新世界百货处的一文身店,也有使用麻醉药的情况,“我们不支持也不反对你用麻醉药,用的话是120元一支。”同时,对方称“敷麻醉药一般起不到多大作用。”而朝阳区东三环中路的一家文身店称,“一支麻醉药200元,是文身专用的麻药,在一般药店买不到。”

但对于来源,都讳莫如深,不愿透露。

【名词解释】

利多卡因:利多卡因是医用临床常用的局部麻药,是目前防治急性心肌梗死及各种心脏病并发快速室性心律失常药物,对中枢神经系统有明显的兴奋和抑制双相作用,剂量加大,作用或毒性增强,当超过一定的血药浓度时,会发生抽筋、抽风等惊厥现象。

丁卡因:局部麻醉作用较强,毒性也较大,大剂量可致心脏传导系统和中枢神经系统产生抑制。

(原标题:出租房内自制麻醉药卖给文身店)

(编辑:SN017)

(聊城荣恒医疗器械有限公司)